我堂哥叫了声说,宝宝仔,你个B养的不是说以后不收废品了吗,咋还这搞啊!

  宝宝仔这才注意到我跟我堂哥,用那脏兮兮的手擦了把满是污秽的脸,走过来骂道,我草啊,不收废品老子能干啥啊,吃你的喝你的草你的啊?

  我堂哥哈哈一笑,说吃我的喝我的没问题,你要草我的话那只我只有让我家的老母狗跟你讲究下了。说罢就掏出烟就给宝宝仔甩了支,然后又拿了支给我,我连连摇头说我不抽烟,我堂哥立马就说一个板栗敲在了我头上,说真尼玛没叼用,男人,出来混讲究的就是吃喝嫖赌,连抽烟都不会以后就别学人家打架了。

  被我堂哥一激,我就草了,接过烟借了宝宝仔的打火机点着眼就吸了口,尼玛,这烟一抽,差点没把老子呛的肺都出来了。想把烟甩掉来着,我堂哥瞪了我一眼又说,你要是把烟扔了,那王凯打你的事我可就不管了啊!

  我当时真想把我堂哥摁墙上草,真尼玛能扯呼,有这么教坏人的嘛?

  乐乎了一阵子后,宝宝仔拿出了两条凳子给我们,我跟我堂哥刚坐下,宝宝仔就问我堂哥说,四子,你个老B养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吧,今天找我是干啥来了。

  我堂哥一笑,说你个叼毛,比以前在牢里的时候更精了啊,简直都要活的成精了,狗日的!说着,他就拍了拍我的脑袋对宝宝仔说,我这不争气的弟弟在学校惹了点事,我本来想帮他摆平的,结果被狗日的警察给盯上了,实在没办法露面啊,这不就想叫你帮个忙吗!

  宝宝仔听后就打量了我一眼,。然后问我堂哥说准备咋办,一刀子还是两刀子,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这点小事不就是放个屁一样的嘛。

  趁这时候,我仔细的打量了宝宝仔一眼,面向看着挺帅的,帅的都没人格了,估计把脸洗干净后,能让我们班那些骚货一个个自己扒了裤子给他挨个搞。只是在他左脸上有道不深的刀疤,看着倒不影响美观,让人觉得他挺狠的。

  我堂哥又续上了一支烟,说别整太大了,一刀子见红就好了。宝宝仔一笑说行,没问题,这事简单的很。我一听,以为他两开玩笑呢,啥一刀子两刀子的,这要动刀子了,不得自己把自己送派出所么,所以也就没当回事。

  /最新J章/n节X◎上rA酷$C匠@L网

  然后他两就开始各自吹起了牛皮,吹自己最近又搞了哪个村哪个村的姑娘,我堂哥吹的那叫一个不要脸,整的好像他是李敏镐似的,姑娘都往他床上送。而更不要脸的还是宝宝仔,这B淫笑着对我堂哥说,你丫别吹牛,老子前两天还强了个小少妇呢。

  我堂哥白了他一眼,说我看你这牛皮吹的就不错!有水平!宝宝仔说吹你马拉个币的牛皮啊,就前天晚上,有个小少妇从我的门口路过,我看长得还不错,拉进来就给她办了,真尼玛爽!

  我堂哥听的一愣一愣的,说你丫是不是又给我编故事呢,哪有这么好整啊,你就不怕人家报警啊,或者叫家人干你?

  宝宝仔得瑟的说,报她妈的警,在这方圆几十公里,谁不认识我啊,放她走之前我就跟她说了,她要是报警的话,我坐个几年牢出来绝对捅她全家!

  然后呢?我堂哥问了句。

  宝宝仔淫笑了下,说然后啥啊,然后昨天晚上老子又去她家找她了,就在她家牛棚里干的她,曹踏马的可刺激了。我堂哥嘴角不禁流下一滴口水,问道说你胆子咋这么大啊,不怕被她家里人知道了啊?

  宝宝仔自豪地一笑,在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说,怕个卵啦,我就不信在这小地方有人敢跟我动手,谁踏马敢动老子就捅谁,反正老子又不是第一坐牢,大不了再坐几年呗,牢里有吃有喝的,比这收废品好多了吧。

  听着宝宝仔的话,我还真就没怀疑过,说真的,在我们家里还真就人人都认识宝宝仔这个二流子,这B就个过街狼狗,人人都想打他,但又没人敢打他,毕竟他也是出了名的狠。我们村里就有个年轻人,高中的时候跟宝宝仔为首的混子组织打架,结果被宝宝仔的小弟抽了脚筋,不但没赔钱,反倒他家里人还差点被宝宝仔的人给砍了,后来警察出面,也就抓了两个人拘留了事,就那年轻人,现在还在我们村里拄着个拐杖呢。

  他们两吹了好一阵子,然后我堂哥说时间也不早了,他准备今晚就去广东,然后就吩咐宝宝仔今天下午就帮我去把事办了。

  宝宝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包在他身上了,然后在一个棚子里骑出了一辆摩托车叫我上车,我也知道宝宝仔这是要现在就去学校找王凯,心想宝宝仔都陪我去学校了,以后在学校肯定特有面子。

  上了摩托车后,我堂哥就跟我说,他这次去广东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他也就只能帮我这么一次,以后自己一个人要多强硬一点,自己狠了就没人敢惹,然后又让我以后有事解决不了就找宝宝仔。

  宝宝仔吐了我堂哥一身口水,说你个傻*废话还是这么多,有老子在你还怕你弟弟吃亏啊,说着,就一拧油门带我飞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