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啊,林小曼这B还真贱,我早上给了她一个台阶下,她中午却还是叫她对象来整我了。

  中午刚放学,班里人正一窝蜂往外冲的时候,林小曼她对象王凯就来了,挺吊的,还带了三四个人,不仅面目凶煞的,手里还都拿着木棍,吊的都能上天飞了。

  我操,我想跑来着,结果尼玛还没跑成就被一根横空而来的木棍给打脸上了,疼的老子门牙都差点没掉下来。我还没反应过来,王凯带着他的人就冲了上来,揪起老子就往桌脚上撞。

  他们打了我有十来分钟吧,打的我在地上直打滚。林小曼跟班里的人就都在旁边冷眼看着我,我真是日他们祖宗了。

  王凯打的我月经满脸射的时候,冷笑了声就跟我说,我早就说过了,叫你别装逼,见你装逼一次打你两次,你忘了吗?

  我呸了一声,忍着痛说去年买了个表的,你别给老子站起来的机会,不然老子一定得弄死你!我这话刚出,王凯就在我脑壳上踹了一脚,说行啊,我等你来弄死我!

  说罢,他就大笑着搂着林小曼往教室外走,他的几个小弟临走前还一人踹了我一脚,真是日他们家祖坟了。

  班里人都走空后,我才艰难的扶着桌子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脚印,我望着林小曼的桌子暗下决心道:你个骚包,老子要不得整的你月经不调,我就不信吴!

  下定决心后,我便一瘸一拐的往外走,想去镇上的五金店买把刀,他妈的,下次谁敢动老子下,老子绝对废了谁!还有林小曼,别说你他妈是个女的,今天的事我忍了,你个狗日的要是再下次还敢来老子头上拉屎,我绝对废了你!

  #N酷}匠网唯一WF正版,其z%他R都是`盗Bf版

  走到镇上的时候,我正寻找五金店的时候,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日,居然是我堂哥!

  这给我激动的,差点就没跳起来了,正想叫他一声的时候,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拉着我就走。

  走到一个小巷子里的时候,我就问他不是被派出所抓走了么,咋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这话音刚落,堂哥就是一脚踹在了我的腿上,说你个兔崽子巴不得老子回不来了是不。然后他就告诉我说,原来啊,他是因为上个月在县城偷了两根电缆才被抓的,今天早上公安局那伙怂包软蛋带他去指认现场的时候被他给趁乱跑了,现在正满大街抓他呢。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是醉了,尼玛人才啊,警察手下居然都能逃脱!

  不过呢,我没有说话,只是跟个哑巴似地。因为我实在是不好说什么,难不成老子要唆使他说跑得好,还是劝他去自首?

  我堂哥见我不说话,也就没再说什么,带着我就往前走,走了没几步,他就骑上了两摩托车。我见这摩托车都没插钥匙,就问他这是谁的车啊,我堂哥倒也挺直接的,直接就跟我说偷的,咋了?

  我去,我也是无语了。

  我堂哥骑着摩托车跟开飞机似地带我装逼带我飞,我也不知道他这是去哪,就跟他说了上午王凯又打我的事。

  我堂哥骂了句草,也没说什么,继续骑着摩托车飞着。

  出了镇上后,进了个村子他就骑进了一个大院里,这院子脏兮兮的,到处都摆满了废品,我堂哥停下车后,带着我就往里面走,走了没几步,我们就在一个废墟里见到了一个人…

  这B估计是这垃圾回收站的老板吧,满脸黑油的正在拨弄着一堆废品,我堂哥一见他,就叫了句,宝宝仔,你个狗日的现在发财了啊!

  看着这个满脸脏兮兮的男人,我认识他才怪,但要说宝宝仔,我们整个县的人估计都认识。此人曾经可是号称我们县的扛把子,做事高调的很,据说他风光时手下小弟几十号人,而且都是从广东带来的外地仔,打架可狠了。后来听人说这B好像是因为抢运钞车,被警察给追的满街跑,后来被警察开枪打到一条腿才抓到他。

  当然,我也是后面才听我堂哥说,他以前混的时候跟宝宝仔可是冤家对头,只不过在监狱里两人成了狱友,宝宝仔比他先进两年,判了十年,他两连出狱都是一起的,那关系简直就是生死战友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