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小曼走出教室的身影,我想笑,但又有些怕。尼玛,万一老子的胡椒粉真把她辣成狗比了,她对象会不会把我吊在学校的歪脖子树上吊打啊?

  算了,吊打就吊打吧,他奶奶个熊的,老子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打,挨打也是种练身方式啊对不?

  -酷!匠!网首R发、

  林小曼去了没五分钟就回来了,但也没什么异样,我就郁闷了,你说他大爷的,老子这胡椒粉不会没啥子效果吧?

  尼玛,这胡椒粉可两块钱一包呢,这要是没效果的话,老子这钱不白花了?

  她刚坐下,上课铃就响了,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我们这班主任也算有点特色了,挺骚的,每次上课穿的都是短裙小黑丝,看的老子都硬了。

  这节课很出奇,我没有盯着班主任的黑丝长腿看,而是斜眼望着林小曼,看她有没有什么动静。

  课上一半的时候,我就发现不对劲了,看的我都想笑。

  尼玛啊,这林小曼这骚货,居然两腿夹紧的摩擦了起来,而且右手抚摸着那个地方,脸色特别的难看,就好像特别的难受似地。

  我想笑,又不敢笑,生怕被她发现了什么,只得把圆珠笔的盖子咬在了嘴里憋着不笑。

  从小我爸就教育我说,恶有恶报,这果然没错啊,叫你个骚包借着有钱天天欺负老子,这次吃苦了吧?

  大概过了三分钟,林小曼就受不了了,脸色赤白赤白的,站起身夹着腿就对班主任说“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想上趟厕所....”

  班主任不愧是好人,瞪了林小曼一眼珠子,骂了句懒人屎尿多,然后才让林小曼走。

  这骚包,走之前还瞪了我一眼珠子,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吓的我顿时身体一颤啊,就好像撸管射了一般。

  林小曼这一走,愣是下午都没来上课,坐在后面的那个女生还喃喃自语的说小曼去哪了,咋一下午都不见人呢。我当时挺开心的,回头就来了句,八成是看病去了,听说她有子宫内膜炎加宫颈炎。

  我这一说,那个女生就白了我一眼,嘿,这社会是咋了,是人是狗都能对我耍白眼了咋的?干他大爷的!

  我们因为是高中,放学挺晚的,尤其是我们高一,搞得比高三还晚下课,他大爷的。

  放学后,我很开心的第一个冲出了校园,这不得不应证了一句话,老子虽然上课天天迟到,但老子放学跑得快啊!

  刚跑出校门,我就傻眼了,不晓得哪个傻逼绊了我一下,老子直接摔了出去,大概有两三米吧,摔的老子顿时两眼冒月经。

  爬起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高三的傻逼拿着一根竹竿在对我笑,尼玛,合着是你个王八蛋用竹竿拌的老子啊!

  我正想张嘴就骂的时候,那个傻逼旁边又走过来了几个人,领头的居然是林小曼和她对象王凯!

  卧槽,果然是不是冤家不聚首啊,明眼人都知道,我今天干的坏事被林小曼给知道了。我想跑来着,结果还没跑的,我身后不知道啥时候又冒出来了一个人,一脚就踹在了我的屁股上。

  他妈的,老子因为没有防备,直接一膝盖就跪在了林小曼面前....

  他大爷个卵的,因为老子是额头着地,疼的我差点就没叫爹。我还想爬起来来着,结果刚弓起腿,就被王凯给一脚踹在了头上,我又噗的一声撞在了地上。

  因为是放学时间,路过的学生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一个个都跟二五八万似地看着我笑。王凯搂着林小曼,很嚣张的对我说,尼玛的个怂B,敢整我女朋友,今天不把你打出屎来,我就不信王,改姓狗!

  我心里呸了一声,心想你个狗比,你就不姓狗,长的也像只狗啊。我张嘴想说什么来着,可没等我说出口,王凯一挥手,他的几个马仔冲上了就是对我一顿胖揍,打的老子是一愣一愣的,半天都没喘过气来。

  他们打了我差不多有十分钟吧,终于收手了,估摸着要不是伟大的保安来得快,老子还这能被王凯这狗比打出屎来。

  王凯临走时,搂着林小曼又是特别牛逼的对我说让我以后低调点,要不然以后见我一次打我两次。

  我他妈被他打成这样子了,哪还有嘴硬的勇气啊,只得跟个瞎包似地直点头,直到他们走了,学校的保安才走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我呸,这伙孙子,刚才王凯打我的时候你们不敢劝,王凯一走你们就装雷锋了,狗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