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力量增长了不少。”风随即说道。

  我笑了笑,没辩解。这段时间我的强度训练自然不会没有效果,若是论近战的话,我应该会比林子轶稍微强上一些,不过要跟风尹睿熠、风以及徐倩倩比的话,还是要差了不少。

  “情报堂立即出动,无论如何也要将剩下的两波人给我找出来。”我对着说道。

  “是”邓翔说道。

  我有看向林子轶还有林颖,跟着就看了一眼尹睿熠,然后说:“飞鹰堂配合情报堂,一旦得到消息,飞鹰堂出动抓人。林颖近战不太好,睿熠你协助他一起吧。”

  hA最新,@章节:K上%v酷匠WI网.

  尹睿熠哪里会不知道我这么安排的意思,随即点点头。林子轶兄妹,还有尹睿熠以及邓翔随即便离开。

  他们离开之后,总部内只剩下韩峰在我身边。

  等小弟将到刀锋会的这两个成员抬走之后,我这才对韩峰说道:“韩叔叔曾经是岩山市的市长是吗?”

  韩峰点点头,不过表情就不太好了,他说他爸妈现在都不再,目前躲到国外去了。

  我问韩峰,既然韩峰在岩山市当了那么多年市长,应该不至于这么轻易被人查出线索,应该是有人告发,而且还是大官吧。

  “这是自然。我们连云市的书记和市长都会对立的。岩山市也是一样,不过我爸最后还是输了一筹,最后落到这种下场。”韩峰无奈的说道。

  我点点头。官场上的那些勾心斗角我也知道一些。谈不上谁就是好人,而且我也没资格说谁如何。目前的我又算得上是好人吗?

  随即我就说我想跟他爸通个电话。韩峰当即就答应了,同时给了我电话号码。

  我直接当着韩峰的面给韩峰他爸打了过去,对方接到电话之后,有些警惕的问我是谁。我也温和的问候了一句说:“韩叔叔,我是张悦。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对方听到是我,也跟着温和的问了我几句,还夸我如何。想来也是韩峰跟他爸提起过我。接着韩叔叔问我有什么事情。

  于是我也开门见山的就说:“韩叔叔既然在岩山市当了那么多年的市长,应该知道岩山市书记的一些把柄吧?我也不隐瞒,我想弄倒岩山市书记,不知道韩叔叔可不可以帮我这个忙。”

  韩叔叔听我这么一说,当即就来精神了,他说他有书记的一些证据,不过也不多,如果拿出去也不能完全让书记倒台。否则他早就干了。

  “这个我也明白。韩叔叔有多少证据就给我多少。至于剩下的,我来想办法。若是能够处理好的话,也许能够帮上韩叔叔一把,或许还有机会洗清韩叔叔的罪名。”我说道。

  韩峰他爸听我这么说也没犹豫,于是将岩山市书记的那些丑事说了一遍,甚至他有几个小三的事情也都说了。虽然谈不上是重要的证据,可要是传出去也足够让书记的颜面扫地。

  之后韩峰他爸说物证韩峰手上有,若是需要直接找韩峰拿就可以了。而且还说了岩山市的某些官员手中必然也有岩山市委书记贪污受贿的证据,至于能不能拿到,就看我的自己了。

  事情搞定之后,我也随之挂断。跟着我将张扬给找了过来,毕竟他在岩山市呆的久,知道的更多。我问张扬可知道韩峰他爸所说的这几个官员的家庭地址。

  “这个我并不知道,不过这些可以调查的出来。给我五天的时间,我在岩山市的那些眼线应该能够办到。”张扬随即说道。

  我说好,越快越好。

  这事情暂时放下。一天之后,邓翔终于查到了刀锋会另一波人的线索,在加上林子轶的配合,那几十人也直接被消灭。

  三天后,刀锋会的最后一波人也随之被找出来,跟着被灭。

  这一消息传回到总部,也总算是让我安心了不少。我相信刀锋会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在派人过来了。

  “刀锋会,既然你都在对付我了。我若是在不想办法对付你。估计早晚还是得被你弄死。”我喃喃着说道。

  自从我听张扬说陆丰没死之后,我更加的坚定要灭刀锋会。说实话,对于刀锋会的恨意,我主要还是来源于陆丰。陆丰不死,我更加觉得对不起我爸。

  时间缓缓而逝,张扬最后花了六天时间才将岩山寺的几个官员的信息给弄到手。跟着我便张扬说:“我们回一次岩山市吧。”

  “你是打算将这些官员控制住?”张扬见我这几天调查这些官员的信息,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我点点头。我说想要铲除刀锋会,首先必须将刀锋会背后支持他的官员给铲除了。否则哪怕我们力量在足,即使轻松能够将刀锋会给灭了,可是一旦政府的人出来干涉,那悦门也得折了。所以首先我们要断了刀锋会的后背。

  “可是我们这么去岩山市会不会很危险?要不我去吧?你留在悦门。”张扬担心的说道。

  我笑了笑,拍着张扬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们小心点应该也不会被发现。”

  “恩”张扬点点头。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我和张扬似乎关系也慢慢开始缓和,我心中的坎子也开始渐渐消去,我和他说话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又过了两天,我带着尹睿熠、风还有徐倩倩以及张扬四人直接秘密去一趟岩山市。五人都化了妆,特意打扮的与之前的服饰不同,同时我们跟着旅游团去的。如此一来,必然不易被刀锋会的人发现。

  跟着张扬给我的地址,我第一站找的就是岩山财务所的所长吴涛。来到一处幽静的别墅,此处属于岩山市的郊区,不过却也是最为偏僻,人少的地方。

  走到门口,我按了一下门铃。接着就有人问我找谁,我说找吴涛。对方显得极为诧异,不过很快就打开了门。

  开门的是一个年龄只有二十多岁的女人,长的确实还不错。

  虽然吴涛五十来岁,不过我知道这人不是他的女儿。根据情报,她是吴涛的一个情fu。这栋别墅也是吴涛送给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