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碰撞声随之响起,那个男的向后爆退了四五步才停下。我落地之后,紧跟着又对那男的直劈过去。等对方站稳之后,我的刀已经到了近前。

  “不认输者死。”我的刀已经到了男子的身前,我的目光凌厉的看着这人,对方的额头全是冷汗。

  “我投降。”男子当即就喊道,手中的刀也随之一丢。

  我手臂随即使劲向上,原本迅猛落下的刀也随之停了下来,刀锋落在对方的肩膀上。倘若我不收力,估计刚才那么一下足够将对方的肩膀劈开一个大口子不可。

  我看也没看他,脚下一用力。身子迅速的朝着孙雷冲去。原本又拉远的距离随之拉近。就在我离他只有五六米的时候,我手中的砍刀毫不犹豫的就丢了过去。

  “嗤”

  三四斤的砍刀直接刺在孙雷的右肩之上,刀身所带的力量也让孙雷踉跄向前扑倒在地。

  我慢慢的走到孙雷旁边,此时对方趴在地上惨叫连天,他见我已经走到他的身边,当即就求饶的说道:“张悦,饶了我的命行吗?雷风帮归你。”

  “这个不需要。雷风帮已经归我了。”我笑着说道。

  孙雷听闻,连忙就说:“我把我所有的存款给你,只求你饶我一命。”

  “哦?”

  我立即就顿了顿,钱是我目前紧缺的东西。这个自然是多多益善。我说那要看他有多少钱了。

  “我还有两百万余款,全部给你。”孙雷说道。

  两百万确实不是小数目,估计这也是雷风帮这么多年的积蓄吧。随即我点点头说:“银行卡给我,还有密码。”

  孙雷现在不敢心存侥幸,直接将整个钱包拿给我了,然后将密码也说了一遍。我递给陆冰冰,叫她马上找一个ATM机试试。

  陆冰冰当即就离开,五分钟之后,陆冰冰跑回来朝着我点点头。

  “我饶你一命,不过腿还是得留下一条。这也防止你会翻身。”说着,我接过陆冰冰手上的砍刀,直接毫不犹豫的对着孙雷的大腿砍了下去。凄惨的叫声席卷整个街道。

  雷风帮的其他人,投降的投降,废了的便废了。整条街无疑透着浓浓的血腥味。还好是晚上人少些,否则更加不好收场。

  “带人将我们打下的地盘全部占了,防止有人捡便宜的。剩下的一些人立即清理大街,围观的人全部叫他们堵住嘴。”我连忙下了一系列的命令。

  立即韩峰、猫仔以及几个骨干开始忙碌起来。

  我看了看身边的陆冰冰,随即问道:“我狠吗?”

  “狠”林颖倒是先说了一句。

  “挺好的。”风说了一句。

  我在乎陆冰冰的看法。陆冰冰随即朝着我一笑,然后用手擦去我脸上被溅到的一些血渍说:“我不管你狠不狠,是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我都不会讨厌你,害怕你。”

  跟着我笑了。陆冰冰能够不远离我,害怕我,其他对我来说都不重要。背负着坏蛋的骂名我也无悔。我知道自己的身上已经背负着不少的人命。今晚一战,哪怕是尽量不杀人,可必然还是会死上几个。这些人命的背负者只能是由我承担。

  十八岁的成年礼,没想我用的竟然是血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x酷v匠网|}首j发^

  之后过去半小时,张叔叔打电话给我,说事情已经处理好,只是抓了悦门的几个兄弟去做做样子,过两天就可以放出来。

  有着张叔叔帮我顶着压力,外加朱书记顶上死压。我今晚的疯狂并没在百姓心中引起太多的波澜。

  至于城东的道上却已经开始传开。悦门也意味着在城东有着让人正视的力量。当然,暗中的那一百人却不被人知道,否则也勉强能够挤进中等势力。

  不过要跟封狼盟那种四五百人的中大型势力来说,差距还是不小的。

  回到了悦门的总部悦雪网吧,不久之后韩峰他们也收拾残局回来。看着猫仔和韩峰他们那猥suo的笑容,我知道这次收获应该不小。

  “悦哥,将所有的场子搜刮一遍。一百万的现金到手,当然,以后还会源源不断。而且我们在孙雷的场子还带了有一斤的面粉回来,而且还有一把手枪在孙雷的卧室放着。”韩峰说道。

  “哦?”

  我的眼睛一亮。一百万现金倒是不算多。要知道现在悦门地盘加起来大小也有着二三十条街,那些娱乐性场所每家搜一些,一百万很正常。当然,普通店铺的钱还没收,毕竟是晚上很多店铺已经关门。只要明天一收,估计也有着一百万以上。

  只是让我没想到孙雷手中还有白粉这种东西。看似一斤,可是这东西一克就好几百块钱。这么点估计有着十来万吧。当然,我没接触这东西,具体价格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最让我意外的是还有一把手枪。这东西在小势力中很少出现。不过孙雷有一把也不足为奇。

  我把玩着这枪,随即对风说:“接下来的日子你教我怎么使这个吧。枪法我可是一窍不通。”

  风点点头。

  今晚一战悦门也算是真正的崛起了。目前资金问题应该已经解决,除非我还想扩张,否则维持悦门生计已然不是问题。

  晚上十点多钟,郭鑫倒是还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恭喜我成为城东的另一股新兴势力。我就跟他虚伪的客套了一番。自己悦门的老底我自然要守住,否则一旦被封狼盟知道我已经能够威胁他,估计会对我下手。

  现在悦门的表面力量也就一百多些人,所以郭鑫还会跟我继续合作下去。

  “张老弟,后天城东商业联合会正好要举办。以你如今的势力已经可以参加,可打算去走走?”郭鑫问我。

  “商业联合会?”我微微惊讶。对于这些我知道的其实不多。不过我也知道都是上层人士在那炫耀显摆的活动。但也不得不说可以认识不少人。

  目前悦门也算是初起,还是得去社交一番,哪怕不能弄几个盟友,也总得跟一些没利益的公司或者势力搞好一些关系。

  于是我便答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挖掘艰难时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