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冰冰担忧的看着我,显然她是怕我出事。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那有些凌乱的头发,说道:“放心吧,吃的亏不少,我也不会那么傻。”

  随即我问了一下悦门最近的状况。韩峰说目前正处于休养生息的状态,发展不错,只要在给一些时间,第一批训练的人也算是达到不错实力。

  听到这话,我也满意的点点头。

  之后我让陆冰冰先去休息一下,而我则是带着风离开了九中。我知道现在朱书记应该知道事情已经失败,我也不能再等他继续设计陷害我。

  所以我必须先下手为强,不能给他继续害我或者害我身边人的机会。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高子星,此时的高子星还并不知道我今天发生了如此重要的事情。

  “子星,我想要朱书记一家人的信息。越详细越好。”我对着高子星说道。

  高子星迟疑了一会,他叫我先去贵族学校一趟,见面再说。

  于是我直接就去了贵族学校,见到高子星之后他的神色似乎也变得严肃了不少。跟着他开口就说:“你跟朱伯父闹的不愉快了?他不是帮你摆平了市长了吗?”

  “他是阻止了市长来对付我。不过现在最想要我命的人却是朱书记。”我叹气着说。

  高子星面色一凝,问我怎么回事。

  我知道这些确事情不能跟高子星说,毕竟高子星是官宦子弟。我可以跟林颖说,也不能跟高子星说,否则官场上的明争暗斗估计还会牵扯出更多事情来。

  我说叫他不要问了,我问他能不能将朱书记一家人的信息给我。

  “你不是想将他家人给杀吧?”高子星听我说朱书记要杀我,立即就有些怕我以牙还牙了。

  我摇摇头说:“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祸及家人。不过吓唬还是得吓唬一下朱书记的。否则日后我的日子必然会不好过。”

  高子星开始再三犹豫,我明白他还是怕我弄出大乱子来。那影响的可就有他了,毕竟消息是从他口中探听而来。

  “是兄弟就相信我。”高子星见我那副表情说话,当即就苦笑不已。

  最后高子星也没在隐瞒,将朱书记的老婆、儿子、儿媳妇、以及孙女都说了一遍。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至于其他三姑六姨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高子星跟朱书记不是亲戚,仅仅只是他爸在官场上跟朱书记走的极近而已。

  不过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

  之后我便离开贵族学校。高子星目送着我,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去哪里?”此时一直闷不做声的风竟然也会忍不住问我。

  我说去朱书记家喝喝茶,感谢他今天对我的照顾。

  风不懂我的意思,不过他也没再问,只是站在我的一旁。路上我给韩峰打了一个电话,我叫他立马去跃雨幼儿园将朱丽雯给带走,至于用什么方法哄骗,那就是韩峰的事了。

  挂完电话,我便将朱丽雯的照片发给了韩峰。随即我带着风直接去了上次高子星带我去的那处小区。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韩峰这才打电话给我,说事情已经办妥。

  得到消息之后,我便上楼敲了朱书记家的门。很快门就被打开了。还是那个中年妇女,朱书记的老婆。

  她看见我,脸色微微一变,可没有了当初的热情。她说朱书记不在家,叫我回去。说着就想关门。

  我连忙将门推,直接破门而进。

  “张悦,你这可是私闯民宅,尤其还是市委书记的家。”那个中年妇女连忙喝道。

  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风站在我的一旁。我随即微眯着眼说:“不管朱书记在不在这里,我希望二十分钟之内他能够出现。否则你们的宝贝孙女会不会出事我就不知道了。”

  “你说什么?你把我孙女怎么呢?你个败类,绑架小孩的事情你都敢做,我马上报警。”中年妇女脸色大变。

  我也不受她恐吓,我说还有十九分钟,若是还想跟我墨迹,那就继续。

  w看{正Oh版F章H节《?上=&酷gL匠网#

  中年妇女终于不再威胁我,连忙就打电话给朱书记,跟着又打给她儿子以及儿媳妇。

  时间匆匆过去,不到二十分钟。果然朱书记赶了回来,他看见我坐在他家的沙发上,一脸阴霾的狠盯着我。

  接着朱书记的儿子和儿媳妇也跑了回来,看见我之后脸色煞白。

  她儿媳妇连忙就求朱书记说:“爸,丽雯在他手上。不管他要钱还是要什么都答应他,否则丽雯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

  “闭嘴。”朱书记呵斥了一声他儿媳妇,然后叫我跟他去书房说。

  我也不担心什么,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朱书记的命比我重要,所以也不敢跟我拼。

  第二次进他的办公室,我们之间的关系却已经完全不同。朱书记问我到底想干嘛?

  “想干嘛?你昨天怎么绑我女人,我今天怎么绑你孙女。现在是不是感觉忧心忡忡?你可知道昨天我有多害怕。”我随即怒喝道。

  朱书记见我发怒,也不敢反驳,他说:“我们都罢手如何?双方也没有利益的冲突,甚至我们可以相互合作。”

  我冷笑了两声说:“我不相信你,你也不会相信我。刀锋会的出现等于是让我推入浪尖之上,刀锋会不灭,后续他们都会来杀我。你说这个代价你该怎么还。”

  “我知道自己一时冲动。我帮你说情如何?”朱书记说道。

  我自然不会信他,而且朱书记的面子刀锋会根本就不给,否则刀锋会也不会为了杀我,根本不在乎录音是不是会被传出去。与其说朱书记利用刀锋会对付我,不如说是朱书记替刀锋会提供情报而已。

  “我们两人没有信任可言。我不是之前那个被你玩弄的小子。现在我只给你一个选择,那就是拿出你这么多年来贪污受贿的证据作为交换,否则今天你孙女的安全我可保证不了。”我说道。

  “我没有贪。”

  “你觉得我会信吗?”我冷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