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忙喊道。林颖当即就啊了一声,神色慌乱,她开始有怕了。

  “别怕,上吧,你的实力足够碾压他的。”我看着林颖被人步步紧逼,连忙就说道。要知道林颖的实力是真的很强,虽然对方多了一个武器,可是真打起来必然还是那个人输。只是林颖根本没见过这种动刀子的场面,所以怕了。

  林颖惊慌失措的扫了我一眼说:“万一他的刀子割刀我怎么办,那我就完蛋了。”

  我当时就无语,如果不断后退更容易受伤。随即我依旧狂攻那人,当我快要接近林颖的时候,我突然转向,直接对着另一个人猛然就是一脚。

  那人也是一惊,连忙放弃攻击林颖,退到了另一个身边。

  “没事吧?”我关心的问道。

  林颖胸前那对yu峰不断起伏着,脸色红润中带着紧张。她朝着我摇摇头。

  我拉着林颖的手当时转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跑。

  平时林颖的速度够快,此时竟然跑不动了,当时就把我无语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之前不是能够跟上我的吗?”我问道。

  林颖很无奈的说:“可是我现在脚软。”

  我狠狠的白了她一眼,眼看着那两个人就要到我身前。这时我左顾右盼了一下,发现自己正好站在小吃店门口。我的旁边放着一个烧开水的大水壶,壶口冒着大量的热气。

  当时我也不顾小吃店老板是不是同意,直接端起水壶就砸向那两人。壶中的水飞溅而出。

  “啊”

  “啊”

  …………..惨叫连连,那两个人乱蹦乱跳的。见状我也拉着林颖继续向前跑,林颖越跑越慢,急的我真想将她抛下的冲动。

  “大姐,你能不能给力点。”我边跑边喊。

  林颖可怜兮兮的说:“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了。我真被那两个拿刀的给吓了。”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女生再猛终究是女生,一旦你发狠起来,她们终究是带着害怕的心里不敢反抗。

  我随即蹲下,林颖楞了一秒,跟着倒也聪明,直接就趴在我的背上。当即我就感觉一对庞然大物不断的挤压着我的后背。温热中带着弹性,要说不爽那是假的。尤其是我的双手拖着她的翘tun,我的心脏此时砰砰跳动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奔跑了才这样还是因为某些………..“你怎么现在也跑的慢了。”林颖在我背后问道。

  “啊”

  Mj更G●新/}最快t上l-酷匠网?

  我这才明白自己此时在逃命,脑中怎么能去想这个了。

  我自然不会说自己脑袋想什么了,随即我就说:“你太重,跑起来慢太多了。”

  “谁说我重了,我的身材多棒。”林颖忍不住说道。

  我说她体重已经过百了,那还不叫重吗?要不是以前跑步就是负重跑,现在还真是很难跑的动。

  “哼,体重过百,那是说明我又高,那啥又大,多好。”林颖一副很有道理的说道。

  林颖说着,当时我的脑子不由得想起她胸前那一对,这尼玛,那东西确实让人看了可以不断吞口水。

  跑了三四分钟,我也是专门往一些较为复杂的路上乱窜,这才发现没有人跟上来。我连忙将林颖放下来,累的也是大汗淋漓,口吐粗气。

  林颖见我那样,当即还不忘挖苦我说:“体力真差,估计那方面能力也不怎么行。”

  “什么?你给我背着一个人跑跑试试。我能力行不行要在床上才知道,至少我可以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我瞪大了眼睛,毫不退让的说道。

  林颖玩味的笑了笑说:“哎哟,收拾我服服帖帖的?嘿嘿,我可不信你有那本事。首先你就打不过我,更别想占我便宜。”

  一说到本事,我就想起刚刚对付那人时,她害怕成那样表情。我懒得搭理她,而是靠着墙壁休息一会。

  这时林颖问我出了什么事,为什么那几个人要抓我。

  随即我就说:“这事你最好别知道的太多。还有之前我存银行的东西也可别泄露了。否则真有杀身之祸。”

  林颖这才认真的点点头她问我是不是因为昨晚酒吧的事情。我没说话,不过林颖应该猜得到。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早知道就不去酒吧了。”林颖道歉说道。

  我摇摇头,这些确实不敢怪林颖。这完全是我自己的主张,否则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也明白自己是太过急于求成了。

  “张悦,要不你去我家避一避吧。我哥的本事大,要是让他碰到那两个人,分分钟给打趴下了。”林颖说道。

  我也知道林颖她哥的实力,既然跟岳叔叔以前是一个部队出来的。那可都是特种兵人才啊。虽然比不上风,可也绝对是高手。

  不过我知道躲在她哥那也不是办法。治标不治本,我现在只能弄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休息之后,我便带着林颖一起去吃了一下饭。之后便回了宿舍。

  猫仔和高子星他们都在,见我回来倒也没说什么,他们并不知道我在外面出了事情。这时猫仔跟我说:“悦哥,我爸说了。他也替你解决不了。”

  我点点头,这个答案我早就已经想到了。目前能够做到制衡市长的估计也就朱书记了,可他显然是将我当成了一个废棋,所以根本就不打算帮我。

  “悦哥,去我家呆上一段时间吧。我爸说虽然他帮不了你,不过若是你去我家呆着,市长不靠正当的手段是拿你没办法的。”猫仔又一次说道。

  我微微一笑,猫仔他爸能够庇佑我一段时间显然已经不错了,至少也算是能够为我得罪市长。不过这些不治本的方法我也不再去想。

  下午的时候猫仔、方乾鹏以及高子星去上课了。我说自己想在宿舍睡睡觉,他们也没什么,便走了。

  所有人走了之后,我便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朱书记的号码,很快我就听到那沉稳而略显官气的声音。

  “朱伯父,我是张悦。”我说道。

  “张悦,那事我也是爱莫能助。”电话里说。

  “我还是给朱伯父听段录音,在看看能不能帮我吧。”我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