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出现确实挺让我意外,不过我不用想也知道这必定是黄雄整出来的。对于警察,我从来就没有半点好感。

  不过我也知道跟警察对着干必然是不明智的选择,随即我叫韩峰带杨语琴去医院,然后叫其他人走先散了。

  至于悦门的人,我让他们立即回自己的地盘上呆着。

  “要不我陪你去吧。”陆冰冰之前见我抱着杨语琴出来,没有吭声,这时她走过来,担忧的看着我。

  我摸了摸陆冰冰的脸,笑着说:“傻瓜,在警察局出不了事的。”

  “悦哥,这一定是那老黄狗搞的鬼,我们跟你一起去,也免得被狗给阴了。”韩峰当即说道。

  我皱了皱,虽然我也明白去警察局很危险。尤其是现在韩峰已经没有了背景,岳叔叔也…..,现在想要将我从警察局里弄出来确实很难。

  江梦雪说叫我先去,她去帮我找人。

  我感激的点点头,此时也只能看看江梦雪有什么办法了吧。

  随即我便跟着那几个警察进了警车。我这应该算是第三次做警车吧。也许是坐过了几次,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没有了之前的紧张。

  很快我就被弄到警察局的审问室。两个警察盯着我,一脸严肃的说:“老实交代你干嘛带着全校学生对校长动手。”

  我坐在那,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看向这两个审问室的警察。我不太相信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若这些人已经被黄雄买通的话,即使我说再多也是废话。

  随即我突然冒出了一句:“你们,我敢信吗?”

  “小子,你给我老实点。进来这里还敢用这种口气。信不信我把你……….”一个长相比较凶相的年轻警察拍着桌子,欲言又止。

  我当即就是一声冷笑:“是不是想说,我不听话,你就让人先招待我一下?”

  对于看守所的那些关着的犯人,说的好听是犯人,说的难听就是警察的一群狗,但凡不服者,关进去被一群犯人一治,必然服服帖帖。

  另一个差不多四十边岁的警察,双眼微眯的看着我,脸上透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对年轻的警察说:“你出去外面忙吧,我来审问。”

  年轻男子见状,略显恭敬的点点头,随即离开。

  “现在的你比我想象之中要狂的多。这不像我老朋友向我交代的那般好说话。”剩下的这个中年警察随即随着我说道。

  当时我就是一愣,对方这句话真不像是审问我,反而像是跟我聊天。他站起来朝着我走了过来,同时解开我的手铐,递给我一支烟。

  我想了想也没犹豫,他帮我点上,然后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仰望着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我是你岳叔叔的朋友,我叫张国龙。”中年警察这才缓缓的说道。

  我惊讶的看着他,但还是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这人说话是真是假。这时,这个叫张国龙的警察朝着我一笑说:“不相信我?”

  “我对警察都不敢相信。”我直言不讳。

  张国龙随即一笑,指着我有些无奈的说:“比起以前要谨慎的多了。上次你进警局的时候,也是你岳叔叔找我帮忙,这才将你保释出去的,为了此事,我还特意调到这工作。真心有些亏了。”

  “你真是我岳叔叔的朋友?”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岳叔叔在世时一直神秘无比,我也不知道他有些什么朋友,但我知道他的本事还是很大的。

  张国龙见我依旧这般,随即将手机相册打开。然后让我看了一张他和岳叔叔的合照。当我看到岳叔叔的样子,当时忍不住就伤感了起来。

  也许是见了我的情绪突然变化,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伤心了,那次的事情我也知道,不过迫于无奈,我不能跟他去冒险。毕竟这算是你们道上的事情。不过事后我也特意去调查过。别墅内并没有你岳叔叔的尸体。”

  “什么?”我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几分。

  对于别墅内的事情,我后来不敢去调查,所以并不知道。不过从张国龙的嘴上表达的意思,也就是说,岳叔叔有可能没死,那我爸呢?

  突然间,我内心又开始生出一丝希冀。或许我爸和岳叔叔没死也不一定。毕竟我没亲眼经过他们的尸体。

  !更新F最S/快:上y酷t匠X网

  也许是看出我的样子,张国龙随即就说:“你爸死了,而且是匕首刺入心脏而死,你岳叔叔的尸体却并没有看见。”

  尽管我还想着我爸的尸体也没被发现,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我爸最后还是死了。

  “你岳叔叔可能没死。要么是逃了,要么是被抓了,也可能最后死在外面。”张国龙说道。

  回想起我最后一眼看到岳叔叔的时候,他身上已经中了数枪,不过中枪位置确实都不是致命的部位,否则一枪就死。

  只是,如果岳叔叔没死的话,那么他应该过来找我才是。但岳叔叔并没来找我。难道是他伤的太重还在修养中?或者真如张国龙说的,岳叔叔有可能落到了刀锋会的手中。

  尽管此时我心里依旧担心不已。但是至少张国龙给我一丝线索,那就是岳叔叔可能没死。

  就在我愣神之间,张国龙缓缓的说:“我跟你说这么多只是让你相信,我跟你岳叔叔是好朋友。我不会害你。至于你岳叔叔的事情,现在不需要多想,若是他活着,必然你们还有见面的时候。现在还是说说你现在的问题吧。我今天一接到这个案子,一看到张悦这个名字,我便亲自来处理这事。”

  我这才尴尬的对着张国龙点点说:“张警官,对不起。之前的是因为……”

  张国龙制止了我的解释,而是说:“你叫我张叔叔即可。还是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能帮你,自然尽力帮你。”

  见对方这么一说,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直接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我对黄秋生下手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当时张国龙就皱着眉头,说:“你这事还真是麻烦,不仅牵扯到道上,而且牵扯到学校。外加上你将黄秋生给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