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跟着江梦雪就到了一中对面的步行街上,然后跟着走进了一家菜馆。

  这家菜馆我曾经也来过,里面的东西挺好吃的,而且是仿古楼阁的环境,优雅安静。当然价格自然不用说了,当初我也是沾着陆冰冰这个小富婆的光才来过一次。

  江梦雪将我们领进包厢之中,里面早已经有两人坐在那。不过从他们的坐姿以及神态上不难看出,其中那个穿着白色西服的男子很明显是占据了主动权,另一个人有些拘谨小心,或者说沉默很多。

  江梦雪脸色立即露出笑容对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喊了一声:“哥。”

  跟着又对另一个沉默严肃些的男子喊了一声:“威哥。”

  那个叫威哥的立即从原本严肃表情中挤出一丝笑容的对江梦雪说:“梦雪你可真慢,你看陵哥坐在这都有些迫不及待想吃了。”

  江梦雪当即就露出萌萌一笑,跟着向我介绍。她指着白衣西服男子说:“这是我哥江武陵。”接着又指着另一个皮肤偏黑的壮硕男对我说:“这是我哥的兄弟赵威。”

  跟着江梦雪又将我们介绍给了江武陵。

  我也不敢怠慢,自己面前的这位可是真正混社会的人物,随即我喊了一声:“陵哥好。”

  “哈哈,不错。我听梦雪提起你几次,听说你在高中可是闹出不少动静。符合我的性格。”江武陵很随和的说。

  我说那只是小打小闹而已,上不得台面,更比不上陵哥这样在社会上混的大人物。

  江武陵立即就摆摆手,说:“我就是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好好读书。导致出来也就混成这样,如果我读了高中,在高中就拥有一批兄弟,这出来混,那可就轻松了不少。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

  我心里不禁暗叹,不愧是出去混的。哪怕是想到学校,都会想着如何将学校的学生拉入自己的阵营之内。

  但不得不说江武陵说的对,高中确实是极好建立一批兄弟的地方。

  江梦雪当即就带着埋怨江武陵,她说江武陵就知道往好的地方想,可是在高中想要建立一股势力同样困难,还说我现在在九中麻烦就不少。

  我知道江梦雪这是故意提起我目前的难题,目的是想让江武陵帮我一把。

  江武陵看了江梦雪一眼,眼睛微眯,似乎看穿了她的心事一般。随即说道:“小悦,你说说你在九中混的如何?”

  面对这种大人物何况还是江梦雪的亲哥哥,我知道不隐瞒。大致说了自己的事情,包括从进来九中的初衷都跟着说了一遍。

  江武陵倒也很有耐性,边吃边听我讲,不管是冲着江梦雪的面子,还是真的欣赏我,他在我面前都没有跟摆过架子。

  江武陵听完我讲的,立即就开始摇头,原本的笑脸也变得严肃了很多。他对我说:“小悦,你是梦雪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弟弟。有些话我就直说,你的想法从始至终就不对。你太过纠结,太过犹豫,狠劲不足,想法太过幼稚。”

  江武陵立即将我给批的狗血淋头,一无是处。不过江武陵说的也不无道理。

  我从进九中抱着的是读书态度。可是每次却被逼着跟人动手,到最后更是慢慢的陷入了九中学校的恩怨之中。

  江梦雪嘟着小嘴,瞪了江武陵一眼说:“人家还是个学生,你要求太高了。”

  “请陵哥指教。”我立即端正了态度。

  江武陵见我没生气,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浮现了出来,他没有理会江梦雪的埋怨而是说:“从你二中的行事,我可以看出你的才能。可是你确实太过犹豫,或者说举棋不定。你总想着认真读书,可真正的读进去了吗,又或者混的如何?说白了依旧只是被二中赶走的丧家之犬。”

  KX更$)新D最qg快上O…酷j◎匠‘…网

  “你…….”陆冰冰当即有些忍不住了,她不允许有人骂我。

  不过立即陆冰冰就被我给压了下去,因为江武陵说的没错,其实我至今依旧是一事无成,任何一件事都没有办好。

  江武陵看着陆冰冰笑了笑,然后毫无顾忌的继续说:“这就是你目标不明确,犹豫的地方。既然选择读书,那就必须忍,无论是别人打你,甚至是欺负你身边的人,你都只能忍。不过感觉你做不到。”

  没错,我确实做不到。

  “如果你做不到,那么你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反抗,而且是不停的反抗。只是你的反抗说白了,只是别人欺负到你头上,你才做出反应而已。可是我一直觉得那依旧是一阵弱势的表现。既然选择了不屈,我觉得唯有先发制人才更能够以绝后患。如果你狠了,如果你强了,你觉得他们还敢在你头上动手吗?这才是真正的保护,想要保护你想保护的人,那么,你要率先成长,成长到别人忌惮你,害怕你的高度。”

  江武陵犹如一个导师般几乎每说一点都说道我的致命要害之上。他说的没错,一旦别人先欺负到自己的头上,那么先受伤的还是自己或者自己身边的人,若是那样的话,还是我最后报了仇还有用吗?保护的人已经被伤害。

  正如江武陵说的,只有站到一定的高度,让别人忌惮你,害怕你,这才是对自己身边的人最好的保护。

  突然间,我感觉胸口挤压许久的不解竟然烟消云散。或者是自己太固执着别人不欺负我我就不欺负别人的想法。

  我既然打过人,甚至收过别人的保护费,我还算是好人吗?既然是坏蛋,我就该做坏蛋真正的样子,而不是存在于善良与坏蛋之间。

  我站了起来,对着江武陵深深的一个鞠躬,我确实很感激江武陵的直言不讳。

  “陵哥,我懂了。”我说道。

  江武陵面带微笑,不过还是摇摇头说:“知道方向是好,能不能走出一条让别人畏惧你的路,还得看你的真正本事。不过我只提醒你一点,想让兄弟们跟你混,你要做到的是前提不让他们饿肚子,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跟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