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杨语琴那伤心的样子,我也沉默了。当然,我不是因为自己移情别恋,而是没想到杨语琴竟然还喜欢我。

  酷,匠uB网L永久D*免费看=q小说B

  最近我可是能够刻意避开她就绝对不跟她见面什么的。

  我轻叹口气。缓了缓神,突然我发现自己最近叹气的次数明显多了。

  “好了,别哭了。我真心没有跟舒萱好上。之前舒萱叫我去后山却是给我挖了一个坑,我差点就跳进去了。”我随即解释道。

  结果杨语琴还哭丧着,她说我骗人,说我如果对舒萱没意思的话,怎么别人叫我去后山我就去了。

  “额”

  我感觉自己已经无言以对。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难缠,随即我只好将周六的事情说了一遍。杨语琴这才停止了哭泣,然后幽怨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还真是懂得怜香惜玉,帮她揉脚。这待遇哪个女生享受过。”

  我当即就白了她一眼,看着这个宛如小女生一样爱吃醋的杨语琴,我忍不住说了一句:“我上次被你骗,不也照顾你一个月,甚至帮你洗内衣内裤,我也没说什么。”

  杨语琴听我这么一说,当即脸就红了起来。我甚至看到了她脸上的那抹温存着的幸福。然后她问我,能不能在照顾她三天。

  我当即就瞪大了眼睛说了一句不行。

  废话,当初我照顾她只是认为她真的去打胎了,这才那么干的。可是现在叫我无缘无故去照顾她,我真怕在捅出篓子来。

  杨语琴见我拒绝也没在说什么,我去食堂吃饭之后,她也回到了公寓。远远看着杨语琴的背影,我又是一声叹息。

  有了之前的教训之后,我出行大多都有人跟着。当然,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显摆,而是防止周畅偷袭之类的。

  晚上晚自习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过来一条短信。上面写着:“白天的事情对不起。”

  当时我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发来的短信了。随即我也回了一句,我说我和她的事情算是扯平了,两人各不相欠。不过我后面还是添加了一句,我叫她还是不要太过盲目的崇拜某人,否则受伤的依旧是自己。

  打完字之后就发了出去。对于舒萱,我没有多大的友情可言,也谈不上恨,只是对她比较无语了一点而已。

  本来我以为这事情过了之后,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周畅也就不会再找我麻烦。却不想晚自习放学之后,我的电话响起,打过来的是王羽轩的电话。

  我当时就接了,可是电话里的声音却不是王羽轩。

  “张悦,来一趟学生街。否则我保不准王羽轩要受到什么痛苦。记着,是你一个人。”那个声音随之响起。

  我当时一愣。我立即就想到是不是上次那四个男的。不过很快又随之否定。那几个人根本不知道我和王羽轩的关系,而且对方的声音很年轻,估摸着也是学生。

  如此一想,我立即猜到应该是高子星和周畅。

  随即我挂断电话,然后看着身边这一群一直跟着我的兄弟,也不隐瞒直接说:“王羽轩被抓。高子星估计是准备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陈小白当即就说现在去救王羽轩。不过我说对方之叫我一个人。

  韩峰急了,他说我一个人去必然是有去无回。

  这点我也知道,不过要说不去救王羽轩也是不可能的。虽然对方不可能杀了王羽轩,可要是折磨他,那有时候可比死还要难受。

  “你们都带好家伙,我在前面走着,你们小心埋伏在附近,一旦我喊,你们就冲过来。”我说。

  韩峰点点头,同时我身边的十多个人也立即准备好了家伙,一般也都是凳脚或者木棍之类的。

  随即我率先朝着小巷走去。现在晚自习放学,大约十多左右,所以小巷子还是蛮多的。不过随着我深入到内巷,人也渐渐少了下去。知道最深处的地方,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影。

  不过当我向右转,走到另一条小巷的时候。赫然前方一群人站在那,手中都带着东西,而站在最前面的正是王羽轩。

  他见我真的一个人来了,当即就苦笑不已,他说叫我快跑,一个人来了不是送死嘛,还说他没事,周畅不敢拿他怎么样。

  不过跟着周畅就对着王羽轩狠狠砸了两拳在肚子上,示意他闭嘴。然后对我说:“张悦,我还是很佩服你敢一个人来的。不过我这人可不像星哥一样非得大费周章正面打败你。”

  我当即就听出他的意思,无非就是说准备今天废了我呗。

  “周畅,我感觉你比高子星更适合做老大。”我笑了笑说道。

  周畅当即脸色一变,他说叫我不要在这挑拨离间。我笑而不语,其实这句话我是说真的,周畅确实比高子星要更懂得处事。不过周畅毕竟不如高子星那么有着牛逼的后台。

  “说吧,你要怎么才能放过轩哥。”我也不带墨迹。这一年来经历的事情不少,更是有差点命都赔上的,所以现在我也不至于害怕什么的。

  周畅笑了笑,他说条件很简单,那就是我留下,王羽轩现在就可以离开。

  “你当我傻吗?要是我真留下,你也不一定会放过王羽轩。”我说道。

  周畅说:“我可以用信誉保证。”

  当时我就笑了,对于这种可以玩阴的人,信誉根本不值钱。如果是高子星说这句话我还会信。

  王羽轩叫我别犯傻,一换一,那他还是选择留下,他说自己更扛揍。

  看着王羽轩这么义气,说实话我就更加不可能真的不管他离开。我的心里也必然会过意不去。

  我慢慢的朝着周畅接近,同时我的右手套早已经带好。也许是看见我朝着他靠近,周畅也没有在询问的我的意思。直接就对着我冲了过来。手中的棍子朝着我的头劈了下去。

  “够狠。”我吐了两个字,然后也不畏惧,直接迎接而上。同时发了一个暗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