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走后仅仅不到两分钟,三个身穿制服的人就冲了进来。他们立即就将我给抓住,我没有反抗,而且也没有反抗的力气。

  我不知道后面杨语琴是怎么处理的,不过此时却直接就被带进了警察局。这算是第二次来警察局吧,对于这里我还是带着一股敬畏。

  “说吧,你是如何将受害者击伤,然后实施强jian的。”我的面前坐着两个警察,他们看着我,一眼认定了是我的将杨语琴给奸了。

  我当时就说没有,说我和杨语琴都是受害者,我们被朱少刚直接暗算,然后就发生了关系。

  更9*新t最0。快上酷P匠网W

  结果我没想到的是,我说完之后,那警察竟然直接不问青红皂白,走到我身边,然后狠狠的就给了我一巴掌。

  我当即就感觉一阵眩晕,脑袋都变得有些迷糊了。

  “别动手,他本来脑袋受了很严重的伤,要是打出问题,我们可付不起责任。”这时另一个警察立即就拉着打我的那个警察说。

  我没想到现在的警察真是牛bi,竟然一开始就对我动手。可是我现在也没有跟对方较劲的资本,我还是说自己是受害者,我说等杨语琴醒了就能够证明。我叫他去将朱少刚给抓过来,他才是罪犯。

  那个打我的警察瞪着我,说:“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别给我多嘴。这件事情我会调查,要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就定你提供虚假情报罪。”

  我看着那警察,心里倍感不是滋味。没想到原本还好好的一天,被朱少刚偷袭,又被陆冰冰误会,现在连一个人民警察也这样审问案子。

  不过我现在其实最担心的还是杨语琴,我不知道这次她受的心灵创伤有多严重。但是我知道这次朱少刚彻底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从来没有这么去恨一个人,他是我第一个痛恨的人。

  后来那两个警察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暂时我也不想说其他的,否则只能是白讨一顿打。

  “受害者醒了。”当两个警察将我审问了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警察走了进来然后说道。

  我旋即一喜,只要杨语琴醒了,后面我应该就没事了。不过就在我露出笑容的时候,那个打我的警察突然说了一句:“受害者刚醒,不适宜询问。等明天再说吧。”

  “警察同志,那我了?”我看着那警察随即说道。

  结果我没想到的是,那个警察冲我诡异的笑了笑说了一句:“这么晚了,我难道陪你在这过夜不成。你去拘留所呆一晚再说,事情明天再处理。”

  说完之后,那警察直接就站了起来,然后示意身边那个警察,叫他出去。我当时就说我凭什么区拘留所,我现在也不是犯人,尤其是我现在的伤势很严重。换做以前我早就躺在了医院。要不是这本年我的艰苦训练身体条件好一些才能够撑到现在。

  可是那警察根本不管我说的这些,直接就叫人将我给拉着往拘留所走去。

  我现在难以平静,我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尤其是警察局内更加诡异,按照正常情况,哪怕是真是犯罪,现在我受伤也该呆在医院才是。而不是直接就进拘留所。

  而且我其中提过几次朱少刚的名字,却被那个打我的警察直接就忽略而。这些种种行为不得不让我怀疑那个警察一定是跟朱少刚有一腿。

  可是我现在却没有半点办法,一联系不到外界,二警察也不问杨语琴。这无疑是将我先搁着。

  走进拘留所,我的脑袋依旧还是昏沉的感觉。上次也挨过两个酒瓶子我直接就进医院趟了几天。可是这次我的脑袋中只是用一些纱布随意包裹着,别说医院了,就连一个好的休息场所都没有。

  轻叹了一声,虽然心里难受,不过我也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了。不管怎么样,我不信那群警察还敢对我错判不成。杨语琴总不至于强制说我强jian了她。

  “小子,怎么进来的?”当我走进拘留所中的一个房间,里面竟然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看着他们那一双双凶戾的眼神,我不禁有些害怕。这还是我第一次进拘留所,不过之前看电视电影业见过拘留所的一些事情。

  里面一直都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新来一般都是被欺负一遍再说。

  “问你话啦,小子哑巴是吧?”一个躺在拘留所唯一的床上的男子盯着我,语气不善的说。

  我说我被人陷害的,没有罪。结果拘留所内的其他八个人顿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们说进来的人都说自己是清白的。

  我随即也不想在跟他们过多纠缠,反正也就是一晚上的时间。能躲着他们尽量躲着他们。我说因为强jian才进来的。

  此话一出,立即不少人的眼神都露出惊讶之色。那个躺在的床上的男子竟然饶有兴致的问我把谁那啥了。

  我黑着脸说,老师。

  “操,小子真有本事。连自己的老师你都敢动,这性格我喜欢。”那个男的突然下床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不知道男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对方朝着我过来,本能的就向后退两步。我不得不怕了,毕竟这里是牢房,里面估计杀人放火的也不是没有,这绝对是比外面的人妖凶残的多。

  尽管我退了两步,不过那个男的走到的身边之后,当时膝盖就对着我的肚子使劲顶了过来。顿时我全身的立即都跟着散了,嘴巴张开,不断的做出呕吐的样子。

  “小子,别以为自己有什么本事。妈的,进来就给我乖一点。这是作为新人必须要经历的。”那个男的给了我一个膝盖之后,又给了我一个巴掌。当时打的我都懵了。

  紧接着拘留所的其他几个人也过来一人给了我一拳或者一个巴掌。我整个人立即就躺在了地上嚎叫不已,原本粗略处理的头部伤害也突然再次溢出了鲜血。

  我忍着,我现在必须将这些都给忍下来。也许今天会是我受过最多摧残的一天吧,不过这让我更明白了社会,看似美好,但却真实残酷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