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连一分钟都没有跑出去,那三个人立即就跑到了我们的前面。他们面色狰狞,尤其是看着我的样子,仿佛要吃了我一般。手中的酒瓶摆动着,开始朝着我们贴近。

  “怎么办?”陆冰冰小声的问道。

  此时我发现陆冰冰也显得有些害怕,毕竟是女生,平时她跟学生打打也还行,不过碰到这些社会上的混子,陆冰冰明显也露出了女生应有的胆怯。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对着她坚定的说了一声,我保护你。然后我走到陆冰冰微微靠前的地方。

  “臭小子,真有你的。在这竟然碰到你,上次保护一个妞,这次又保护一个妞,你还真是护花使者。两次打我们的人,这笔账要是在不算算,你真当我们哥几个银枪蜡纸头吧。”那个剃了一头鸡冠头的男子撇着嘴边上前走边说着。

  我心里也是很紧张的,先不说三个人就很难对付,而且他们拿着酒瓶,那一瓶子砸下来,头不破都不可能了。

  “你先回去,快点。”我对着身后的陆冰冰说道。

  陆冰冰问我自己怎么办。我说你要是走了,我自己就能跑。陆冰冰没有杨语琴那么傻乎乎,随即转身就跑。

  那三个男的看见陆冰冰要跑,立即就有一个人朝着她冲了过去。我哪会让他阻挡陆冰冰,二话不说我直接对着那人两步化一步的跨了过去,然后一个拳头对着那人脸上就砸了过去。

  那人见我动手打他,反手就是啤酒瓶朝着我脑袋砸了过来。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酒瓶就要落在我的脑袋上。我当时就是猛的额头向前一倾,那男的不算高。我毫不犹豫的就将额头向着对方的脑袋撞过去。

  “砰”

  “嘭”

  …………

  啤酒瓶砸碎的后发出的清脆声音,以及头撞头沉重的声音此时都交织在一起。我最先感觉的还是脑袋一沉,有种眩晕的感觉,随即后背的脊髓仿佛欲裂开的感觉一般。

  我的身子直接就撞在那男的身上。那男痛吟了一声,也被我一个脑袋撞的有些晕溯的跟着我前倾的方向后退了两步。

  “疼死我了,草泥马。我打死你。”晃过神了之后,这男的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拿着另一个酒瓶再次对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我的心就是一颤,然后双手使劲将他往外一推,同时借着力气直接向后退。他的酒瓶直接就从我的鼻尖擦过。

  我只感觉自己的冷汗直流。而另外两人见这个人没将我收拾了,也没有在追已经消失了的陆冰冰,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睁大的眼睛看着他们每人举起的酒瓶,目前剩下的五个酒瓶要是都落在我的脑袋上,能不能活我都感觉是一个问题。

  我没有犹豫直接就朝着陆冰冰跑的方向跑去,虽然仅仅只是一刻,我相信陆冰冰应该上楼了吧,我一边跑,脑袋还是昏沉沉的,尤其是后背,我感觉一定在流血,不过我现在不管那么多了,就是使劲跑,只要将这些人甩了再说。

  可是就在我超前跑了五十米之后,只见一个人影朝着我迎面冲了过来,速度挺快的,她手中拿着两块板砖。

  我的姑奶奶。我看这陆冰冰竟然还返回来,我真是连死的心都有。我叫陆冰冰快跑,结果她根本就不听我的,直接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本来就是迎面而来,五十米,冲刺也就几秒。所以我直接就看见陆冰冰已经到了我身边。

  “拿着”陆冰冰递给我一块砖然后对着那些人冲了过去。我这时才发现陆冰冰竟然是赤脚跑的,怪不得比穿高跟鞋跑的快。

  瞬间陆冰冰已经拿着一块板砖对着其中一个男的砸了过去。我现在哪能跑了,陆冰冰竟然还傻的冲回来。要说什么叫傻女人,我现在是理解了。

  我拿着板砖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就冲了过去。同样一个板砖对着之前砸了我后背一下的那个男的脑袋砸去。不过对方打架经验自然是比我足了,现在有了准备,已经不能那么轻易让我得逞。

  陆冰冰还真是彪悍,她一个人打两个社会混子竟然也不显的慌乱。她一板砖在手,那就是冲,使劲朝他们砸过去。

  看着凶猛的她,我也鼓起勇气,她打两个,我打一个总的打的过吧。我板砖也不断挥舞着,而那男的酒瓶也不敢轻易的砸过来,只要一碎,他就算没有武器了。他看着的就是我的脑袋。

  而我就是看见能够砸到他哪都使劲砸下去。尽管我还是不能够将那男的砸中,不过总算是牵制住了。我现在就等陆冰冰能不能将那两个人解决了。

  那两个人两男的在陆冰冰的凶猛攻速之后也连续叫惨叫了几声,我知道离胜利不远了。可是就在我觉得快要赢的时候,可是就在这时,我竟然看见一个店面的隔栏处突然冲出来一个男的。他速度很快,手中同样一个酒瓶。他直接就从后面举起就对着陆冰冰砸了过去。

  我的心感觉都跟着崩了起来。我这时才想起来那个在烧烤店被我砸的男子似乎之前就没跟来。现在竟然会突然出现。

  看着那男的酒瓶的力量,我真的怕了,我脑中翁翁直响,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保护她,保护我喜欢的她。我身子猛然转身,直接就朝着陆冰冰撞了过去。我要将她撞开。

  gu酷Z匠!网/A首发!d

  “嘭”

  “砰”

  我撞到陆冰冰的香肩,她整个人被我猛然一撞,整个人踉跄的移开了两步。而我的手举起挡下拼酒。

  可是我高估自己的速度,酒瓶的速度太快,我的手才伸出去一般,酒瓶已经砸了下来。位置正是我的左肩。

  声音依旧还是那么的清脆,可是我已经辨认不出这是酒瓶碎的声音还是骨头断的声音。可能是爱一个人吧,有时候真会有着为她拼命甚至为她死的冲动。我现在悍然无惧,那种被砸的痛苦被我忍了,我的板砖毫不犹豫的敲在了那男的脑瓜子上。他本来就在烧烤店被我砸的脑袋出血,现在一个板砖下去。他的眼睛停滞一会,然后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张悦,你怎么了。”陆冰冰看着我被砸,大喊道。

  我说没事,快点打。

  疼,不管是后背还是左肩,都疼。可是要是我现在倒了,陆冰冰要打三个无疑是危险。我要撑住,我感觉我想在就有着这么一股力量让我撑住。

  我转身拿着板砖,板砖上还沾着那男的血,对着身边最近的一个男的砸过去。陆冰冰因为被我撞开,我却陷入了两人的围攻之下。

  眼看着两个酒瓶过来,我心拔凉拔凉的。我知道不可能在躲的过了,心也随之一横。要死也要拿着一个垫背的。

  我没有再躲,而是直接就板砖砸了过去。那个被我锁定的男子见我竟然直接就跟我那样跟他拼,他竟然也不躲,估计是认为我吓他的吧。

  连续三声交织在了一起。我的砖头也裂了,两个酒瓶也裂了。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出现短暂性的失明,头上鲜血流了下来。我而那个被猛我砸中的男子踉跄两步倒在了地上,我笑了笑,整个人也站不住,直接就摔在地上。

  “张悦,张悦……….”

  原来脑袋被砸真的很痛,连我的五官感知都弱了,我感觉有人在喊我,可是我已经分不清声音的来源。我就静静的躺着,我动不了,唯一感觉就是脑袋欲裂的感觉,鲜血在流淌着。

  也许是过了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一天。当陆冰冰蹲在我身边,她还在呼唤我名字的时候,我眼睛微微睁了开头,看着陆冰冰那模糊的脸庞,我笑着说了一句:“我能够保护你,我真的能够保护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光棍节,张悦又是一次深情表白,爱真的需要勇气。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