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吻住杨语琴之后,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理早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那份青春期特有的好奇与激动。这一刻我的荷尔蒙也不断的增加,身上开始不受控制的热了起来。

  原本还哭泣的杨语琴在我的吻以及乱摸之下,也开始有了反应。我当时心里就是一声冷笑,我知道杨语琴就是装的。

  跟着我就动作加快了不少,她的秋衣也被我脱了下来。看着杨语琴那白皙的身体,以及那对仅仅只有内衣包裹的凶器。我更为激动了起来。而杨语琴竟然也抱住了,那副暧昧的样子,说不上的动人。

  “去床上。”杨语琴竟然对着说了这么有含义的话。

  我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杨语琴本来就苗条,不重,我直接就抱了起来。跟着我就走进了房间。现在我的心别提有多激动,一想到十七年的处男今天就要摆脱,而且眼前的还是个美女,就是激动不已。可是正当我脱了衣服想准备尝试我的第一次时,杨语琴制止了我,她说叫我带安全帽。

  “安全帽?”我楞了。

  “就是套。”杨语琴脸颊通红,然后说道。

  我挠挠头,然后说没有那东西。废话,我怎么可能有那东西。本来我今天来只是想报复一下杨语琴,最多也就摸摸胸什么的。没想到杨语琴到后面竟然那么主动,当时我就受不了了,哪还管那么多。

  “没这个东西不能整。否则万一出了事,你付不起那责任。”杨语琴坚决说道。

  现在正是我最难忍受的时候,让我现在不整,简直就是让我欲火焚身了。最后我冷静了我一下,我说不整了,我只想看看她那底下长什么样的,只要给我观摩一下这事情就算揭过了。

  结果没想到的是杨语琴双腿闭的很紧,她说我是骗她的,一定是想等趁着她张开的时候强来。

  被她这么一说我当时就无语了。不过她也不知道我的内心想法。其实我的主要目的还是想看看那跟男人不同的地方。整她我还嫌脏了。

  我再次威胁她,结果她还是不肯,她说叫我去买套,只要有套她就张开。这弄的我真是急的不得了。可是杨语琴不肯张开腿,我还真不敢强来,毕竟让我威胁她一下也就算了,真做出那种霸王硬上弓的事我也做不出来。

  最后我妥协了,我说我去买。我让她一定要在公寓等我,别耍我,否则我就将照片公布出去。

  杨语琴叫我快去。那眼神竟然也带着一丝渴望。看的我都受不了了,心里不禁鄙夷她,之前还装,还哭。现在却那么期待。

  不过我不知道的是,女人在这方面有时候比男的更加渴望。当然,前提是你要挑起她,否则她就没那种特想的感觉了。

  我冲出教室公寓,学校周围是有店铺的。不过不管有没有那东西我都不敢去买。毕竟这里是我呆了两年多的学校,认识我的人很多,要是知道我买拿东西,我的脸还是放不下去。

  于是我骑着自行车,跑了十多分的路程。离开学校范围,我这才去找套。我当时也不知道这东西具体什么店有。这时我正好看见马路边上有一个很小的店铺,估计就五六平米的样子。只见上面挂着牌子,写着保健用品。不用想我也知道那地方一定有了。

  我慢慢的走过去,眼神不断的在周围瞟来瞟去,生怕被人撞见。终于我贼眉鼠眼的走到店铺的时候,竟然发现没人。我开始在店铺的墙壁以及柜台上寻找着。

  平时不敢细看,这次细看这种店铺,各种东西都充斥着我的眼球,有假的男性器官,还有什么充气制品。至于那什么药更是多的数不胜数。不过我的眼神终于看到了套。

  我捏了捏手,鼓起勇气喊了一句:“老板,买套。”

  跟着,只听见我的头上的阁楼发出嘭嘭的震动声。我抬头,最先看见楼梯上出现一双大白腿。跟着整个身影才慢慢的走了下来。竟然是一个女的,准确的说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

  只是让我受不了的是,现在也只是傍晚,天不黑,而且很冷。她竟然就穿那么一些,大白腿就不说了,她全身就那么一件夏装连衣裙,胸前那对玩意真是大,至少比杨语琴的还要大一号。看的我都砰砰心跳。

  跟着她很淡定的拿出的从手中拿出一个玩意,正是男性的底下的那啥。结合她的穿着我真怀疑她刚才是不是自己拿着那玩意在阁楼上面自己解决寂寞。

  “小鬼愣着干嘛,要买什么快点,没看我穿的少很冷吗?”那妇女对着我说道。

  我随即就指了指柜台上的套,我说要那东西。她立即就拿出了好多牌子,牌子中有分各种类型。我哪知道这东西竟然也有讲究,看的我眼花缭乱。

  “你到底要哪款,快说。要是不知道,我可以给你建议。”见我犹豫,那女的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我说我也不知道,看看哪种比较便宜。其实主要是我只有十块钱,这还是我两天中午的饭钱,中午因为去周茂家,所以没用。

  “便宜的就这几种,说说要什么型号吧。”她排除了一些,但是在我面前还是摆着五六种。我是真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也许是见我真的是傻帽吧,她问我是不是第一次买,第一次用。我当时就点点头,那女的立即笑了笑,丢在我面前三盒,她说前面的那些适合老手用,新手用厚的,更不敏感,坚持久。

  跟着她问我是要大号还是中等,或者是小号。我这就楞了,最后我想起陆冰冰的鄙视,心里想着,自己的那啥不会真的很小吧。想着,我就说了一个‘小’字。

  结果那个女的对我笑了笑,丢给了我一盒。当时我真是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头去。

  “十八。”那女的说道。

  “额我当时就郁闷了,我没想到这么贵,最便宜的十八,这贵的得多少。想想整一次要这么多钱,我现在都郁闷不已。

  我问她能不能便宜一点,结果她说这是五个装,已经很不便宜了。我这才明白一盒不是只有一个。这时就唯唯诺诺的说我就只要一个就行,我说用不了那么多。

  W酷。X匠p网永rU久$d免g费y1看0K小说"

  当时就又被那女的鄙视了,她说我真没用,一个晚上用一个。最后跟我说了零卖五块钱一个。我点了点头,哪管那些,五块就五块吧。拿着一个在手,我立即就转身要跑。那女的竟然还对着我大喊:“第一次一定不要紧张,否则进不去。”

  我哪里听的那么多,直接骑着自行车就冲回了教师公寓。当时进入杨语琴的宿舍时,她白了我一眼,说我怎么那么久才回来。

  我自然不敢说自己是不好意思,而且不懂得怎么买。我就说挠挠头没说话。她叫我拿给她看看是不是真买了。我就将东西递了出去。

  “小号?”杨语琴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竟然带着一点鄙视。让我真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现在我哪还管那么多,必须将她给搞定了,尤其是可以看见底下。我和杨语琴走进房间,毫不犹豫的就将她压下去,前面的动作我也重新温故了一下,就准备脱她的裤子。

  心里真是挺激动的,可是这时候杨语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叫她挂了,她点点头,不过当她拿着手机的时候,竟然脸色跟着便了。

  随即她叫我别动不要说话,跟着就接通了电话,我趴在杨语琴的身上,自然听到见电话里面的声音。

  是男的,准确的说这声音就是那个混蛋校长的。我听到那混蛋对杨语琴说,宝贝想不想我,现在要不来我家,我老婆走了,我想你。

  这声音,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而杨语琴则是脸色冷了下来,原本还有的潮红尽数退去。她对着电话说,朱少刚我已经跟你一次了,你说事情已经过去,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这听的让我似乎感觉不对,好像也是那混蛋威胁杨语琴,她才跟朱少刚那啥的。结果我跟着就听到那校长继续威胁,他说就最后一次,若是不听他的,他就起诉杨语琴她弟弟。

  我听的不是很懂,但是这件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竟然都扯到了杨语琴她弟弟身上。结果杨语琴失声大哭了起来,她说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就会欺负我,你要告就去告吧。

  说完杨语琴就把电话挂了,同时怒视的看着我,眼神中露出那种绝望。她使劲的用拳头打在我身上,然后说:“你和朱少刚都是不好东西,就会用这些威胁我,不是要玩我吗,来吧,使劲玩吧,我恨你们。有种你就将照片给传上去,要死一起死。

  我没想到杨语琴突然转变的这么快,不过我被他说的也倍觉得自己不是东西。我不该是这样的,我威胁、捉弄她就算了,我若是真的将杨语琴给上了,我不就真成了陆冰冰说的那种人一样了吗,这还是我吗?我感觉自己的脸算是真的丢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公子说:

  大家也不要觉得我更新的比较少,若是有人去用电脑点击目录就可以看出我的每一章字数比其他作者的多很多,比如这章就是别人的两倍字数。我也努力,时而两章时而三章,加更等我想好了,在公布给大家。更新时间是中十二点和十三点,如果有第三章,那么就在下午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