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琳很无助,但此刻谁也帮不了他,汪强已他的酒量目前应该还在眩晕中,投靠他没用。想着,程琳把带着酒臭和污垢的衣服脱了下来,光着脊梁,晚上没有白天的炎热,微风轻轻地吹着。出来的急忙,身上什么都没带。程琳翻摸着口袋。“shit,就一块钱。真是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其实说到这,英雄汉这词用的真的不准确。至于为什么,前面大家应该懂了。

  酒喝多了就易口渴,程琳光着脊梁漫步在街上,手里来回弹着硬币,行人很少,此刻程琳估摸着也应该有晚上11点多了。“连个超市都没有吗?”程琳自言自语到,“这一块钱现在看来还真“值钱”啊,一瓶水足以让我舒服许多,可有钱没处花是个问题。”身体缺水让程琳越来越难受,开始的漫步变成了疾走,慢跑,快跑。由于身体太虚,程琳跑几步停下来喘着大气,刚一弯下腰,‘啪嗒。叮····’硬币顺势掉了下来,飞快的滚没了踪迹。“我靠!”程琳这辈子也许都不会有今天这么倒霉的时候,先是成绩的打击,然后挨揍,再是这样。程琳崩溃的捂着脸,他现在最想的应该是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好了,这下没心思了。”他家是肯定不回,钱也没有,连至于上衣也脱了给扔掉了,程琳彻彻底底地当了回流浪汉,而且是没有经验的。程琳在街上来回游荡,身体的缺水实在是让他痛苦不已,慢慢的,他感觉自己不行了,这个不行不是要死,而是死死不了,活受罪的感觉。

  程琳也许不会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身体极度脱水的他真的会不行的。程琳瘫坐在他经常打篮球的广场上,眼里不停地冒着星星,耳边感觉总有人在说话。程琳不听地叫着自己,困意袭来,直接闭眼躺下了。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有的只是来回穿梭的夜猫。这时,一辆车停在了程琳身边。程琳隐约着看着车里下来的人,但他真的认不出这是谁了。因为现在他已经脸色发黄,嘴唇发白。

  ^最新‘章Q节v上W~酷3匠网iR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母。其实他俩一直在他身后。‘好啦老程,孩子都这样了,他应该知道错了,不就是考的不理想嘛,给你顶撞了嘛,学校总会有,大不了拿些钱,你看着孩子这样,你心不疼吗?”说着,程琳的妈妈赶忙扶起来他,“干嘛啊傻站着,帮忙啊!”程琳的爸爸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恨铁不成钢?“哦哦。”夫妻俩一起把程琳抬回车里,掰开他的嘴,给程琳喂水。“儿子,儿子?醒醒,醒醒。”程琳的母亲拍打着他,程琳这时慢慢缓了过来。程琳的爸爸把衣服脱了下来,盖在了他的身上。“妈。”程琳虚弱的声音彻底击垮了母亲的心。“儿子,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让你受这样的罪。”眼泪充满了双眸。待程琳好些后便一起回了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