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哦了一声,这时她变了一种表情,看着我,小心翼翼的问:"宇信,你还会回学校吗?"“不清楚。”我说。

  "你可以回来吗?"她说。

  "我想回来,但学校也不是我家开的,我都被开除学籍了,恐怕"我笑了笑说:"恐怕是回不来了。"她轻轻点了点头,很失望的样子,我跟她说:"吴婷,要不你好好读书吧,将来考上大学了才有出息啊。""我不打算考大学了,我的基础太差,再怎么努力,也没用了。"她说。

  我转过身,站到她前面,认真的对她说:"吴婷,就算你觉得没希望,也全力以赴一次好不好?就当是当是为你自己努力一次。"吴婷看着我,苦笑了一下我考上大学了,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你说。"我说。

  "我们两个重新在一起,行不行?"她看着我,眼睛里面带着真挚。

  我看着她的眼睛就要答应了,但最终那个"好"字还是堵在了嘴边,我扬了扬嘴角,说:"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你是自己为努力,不是为别人努力,别提这种要求。"吴婷的情绪低落下来,她看着我,说:"宇信,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你会帮你吗?"我笑了笑,觉得这句话不妥,又加了一句:"当然不是那种喜欢,就像是哥哥喜欢妹妹。”

  "呃宇信,我有话想跟你说。"她说。

  "你说吧。"不知不觉间我们走到了一栋居民楼的下面,她看了看,最终还是话都没说出来,她低下头往后退了几步,对我说:"宇信,其实你不必勉强不要因为你的同情心来帮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说完她转身就走了,我看着她走进楼道中像是被堵住了真是被她说中了,我为了自己的同情心想去帮助她想过她那样一个女孩是否需要我的怜悯与同情。

  最、0新uX章节上;j酷$匠*网@

  烦这种事情也能让人纠结?

  现在是十二月份了,南方这边是冬天了,一阵寒风吹过格外的冷,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得下雪了过得真快。

  回到家里,我用家里的固定电话打了个电话给周胜,不得不说,现在周胜真是我最信任的兄弟了。记得很久之前他也是第一个跟我的人,当时我不怎么把他放在心里,觉得他就那种趋炎附势的人,看我混的好了才来巴结我,那次揍晓伟,他站出来帮我,我对他的态度就有了改观,第二次是被诬陷为叛徒,他依然不离不弃的跟着我,他在我心里的分量肯定是越来越重了。

  电话通了,一接电话我说了一声:"喂,是周胜吗?""是,你是哪位?"他问。

  "我是你宇哥""宇宇哥!是你?"周胜激动的都有些结巴了,他不停的说:"宇哥,你出来了?擦,你现在在哪里,我想见你!"我笑了几声,一股暖流在我心中流动,我说:"这么激动干嘛!妈的弄得跟我情人似的,都这么晚了,外面又冷,见面的事明天再说吧。"他哦了一声,说:"那好吧,擦,宇哥,你不在的这段里我可想你了!你是不是真因为捅了古城而被抓去坐牢了啊?是的话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这是今天第四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了,我有点抓狂了,说:"妈的!第一句不问这个问题会死啊!这事说起来挺复杂的,也没啥的!""好吧,宇哥,你别生气,我就是好奇嘛!"他说。

  "别好奇了,有不是有趣的经历不过,你小子快跟我说说,在我离开学校的这段里发生了什么我问,这才是我打电话给他最重要的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