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她居然没有注意到我,我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胳膊,幽幽的说:“真是猿粪呐!”

  她转过头来,见到我时就像见到鬼一样,竟然被吓了一跳,她问:“宇信,怎么是你?你逃狱了?”

  我白了她一眼,说:“逃个JB狱啊?我是光明正大从少管所里走出来的……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进少管所的?”

  “这事全学校都知道了,学校还张贴了告示呢,对你的处分是开除学籍,勒令退学。现在那公告还没撤下来呢,你要去看看不?”关妍说。

  “草……我怎么不知道呢。”我不爽的说道。

  “诶,不过挺奇怪啊,你废了古城一条腿,就坐了这么几个月的牢?”关妍不可思议的问。

  我不满的说:“什么坐牢不坐牢啊,说的多难听啊!还有,谁告诉你我废了古城一条腿的?”

  “学校里有人传的啊,现在学校里还有挺多你的传闻的,听别人说高一那个古城现在已经不来学校了,就有人传他是腿被你废了,不敢也不能来学校了。”她说。

  怪不得刚刚我一路走来那么多人都一副害怕我的样子,也不奇怪,随便就敢“拿刀废你一条腿”的混混,谁敢惹啊。更惊悚的是,我去“坐牢”才两月,就再次出现在了校园里,难怪别人会害怕了。

  这谣言啊,真是一个有意思也可怕的东西,谁能知道我捅他之后的心里矛盾呢,又有谁能知道其实我压根不是因为捅了古城这事而进少管所的呢?

  这些我也懒得去澄清,也没有澄清的意义,兴许对我来说还是件好事呢。

  关妍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我看着她,忽然认真的说:“好吧,我只好告诉你真相了。”

  *J酷:匠:网永=X久免@Q费1+看小√◇说●

  “什么真相?”她问。

  我低下头,弯着腰,贴近她耳朵神秘兮兮的说:“其实我是从少管所里逃出来的。”

  关妍似乎是被吓了一跳,看着我震惊的问:“真的啊?快来告诉我你是怎么逃的!”

  “呃……首先呢,我在少管所的地上,挖了个洞,然后花了很多时间,挖了一条地道……”我耸耸肩,说。

  “然后呢?”关妍看着我,眼里满是兴趣。这姑娘平时看上去挺聪明的,这会儿怎么这么迟钝了,难不成她还真信我是从少管所里跑出来的?

  我继续说:“后来我就从地道里跑出来了啊,钻出去的时候我还顺便往地道里扔了几个地雷,如果有人顺着地道走过来的话那他就悲催了……呃,后来我觉得不够,又在少管所门口放了一个定时炸弹……呃,这会儿估计少管所已经被炸平了。”

  关妍看着我,突然平静了下来,她低下头,似乎是在沉思,静静思索一会儿之后她突然抬起头来凶巴巴的对我说:“你编故事骗老娘!”

  “你现在才知道啊?”我笑了起来,说:“你别跟我说,你还真信我是从那里面逃出来的?”

  “你们男的怎么都这样啊,忽悠女生特别好玩是吧,真讨厌……”关妍说道。

  一股寒气突然从我脚底升起,我看着她,这他妈还是以前的那个关妍吗?她在撒娇吗?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说:“妍姐……好好说话行不?大晚上你这样说话是要吓死人啊。”

  关妍送了我一个白眼,说:“那是以前你不了解我而已,其实我这个人是非常女生的,为什么你们人人都把我当男人婆?”

  “你本来就是啊……”我说。

  她转过头来凶狠的看着我,我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话说我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你,更真实。”

  我抬起头看了看讲台,教室里还是乱哄哄的,上课铃响都快十分钟了,老师居然还没有来,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师那么不负责任,我暗想。

  我感觉喉咙有点痒痒,反正老师没来,更何况我已经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想到这我肆无忌惮的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拿出一根放在嘴里,想要点燃,关妍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臂,她不满的说:“要抽烟滚出去抽,别在这抽,烟味呛死了。”

  “那我偏要在这抽……”我突然起了一种想跟她作对的心态,甩开她的手就想继续用打火机点烟。

  “你不抽烟会死啊?!”她说。

  “你闻一下烟味会死啊?!”我也回道。

  关妍无奈的看着我,僵持了一会儿,她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来,递给我,说:“给你这个,不抽烟行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