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收工,坐在教室里自习的时候,我趁机把那份"减刑申请表"给填了,按管教说的,我只填了姓名性别什么的,其余的都空着。

  王益凯看到这份减刑申请表的时候满是惊讶,带着羡慕的问:"宇信,你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给少管所的领导送了多少钱啊,连减刑的名额都给搞来了""啊我也不知道”。我说。

  他撇撇嘴,说:"你表现再好这个名额也不可能落到你头上啊,一般只有刑期超过三年的才可以减刑的。除非是你家里有钱有势,上上下下活动了很多,不然这个名额没可能落到你头上的"我愣了愣,顿时迷惑不解起来,我家里一没权而没势,怎么可能会这样呢,自从那次见过老妈之后,先是张管教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奇好,然后老妈又给我弄进来个手机,现在我还获得了这个减刑名额,这事确实挺蹊跷的老妈没有那么强的社会人脉,恐怕能帮我的,就只有冯建成了吧可是为什么那天冯建成没跟老妈一起来看我?越想我越觉得奇怪。

  我想破了脑袋都没能想出到底是谁在帮我,心里堵得慌,总感觉这事很不简单。但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只有到时候见着老妈了,问问她了表填完之后,第二天中午,我交了上去,然后生活仍然又再一次平静下来。过了差不多一周的样子,管教再次把我找到了办公室,对我说:"减刑通过了,等你的亲属办好保释手续,你就可以出去了。"一瞬间我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了,保释?进了少管所这个鬼地方,也可以保释出去?不过看管教的神情,他不像是在糊弄我啊。

  但我的心里也充满了疑惑,我这进少管所前前后后才两个月不到,就可以出去了?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我太了解老妈了,她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怎么可能上上下下打点这么多呢?

  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冯建成回来了,这一切都是他在帮我。从老妈的态度来看,她肯定是知道的。

  酷E9匠KT网正V`版)首k。发J2

  想到这我的心中所有疑惑都消除了,也更加喜悦起来,我马上就要从这个地方出去了,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冯建成。

  回到监舍,我把这件事情跟所有舍友们都说了,监舍里的气氛一下子高涨起来,猴子不可思议的说:"宇信啊,一开始你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家里就是什么普通家庭呢,谁知道你一年的刑期,居然进来呆了不到两个月就要出去了,你家是当什么大官或者做什么大生意的?"国哥附和:"真是深藏不露,牛逼,太牛逼了!"王益凯呵呵笑了两声,说:"你们说这些有的没的干嘛呢!宇信就快走了,虽然在咱们这呆的时间不长,但毕竟也都混熟了,都是兄弟!大家有啥想说的话赶紧说啊!得有点离别的气氛啊!"猴子叹了口气,情绪居然真的低落下来,说:"其实我真挺舍不得的,不过这也没啥,最重要的是,西瓜哥,你马上就要走了!这我才是真难过啊"监舍里原本热络的气氛都因为这一句话而低落下来,我有些能理解他们,幸好我是在西瓜前面出去,否则我也一定能为这事难过好久。

  "行了行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啊,再说我这不是还没走嘛!伤感个屁啊!"王益凯努力的挤出笑容,想使我们开心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