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但愿是这样吧……”他说。

  兄弟?提到这个词,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犯贱还是怎么的,我就会突然想起扬天,他帮过我很多,也使我痛苦过,正因为如此,他在我心里的地位才分外重要。

  我忍不住问:“西瓜,你被兄弟背叛过吗?”

  王益凯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答了两个字:“有过。”

  “他是怎么背叛你的,你又是怎么对待他的?”我问。

  “呵呵……我把他当兄弟,可是他最后居然偷偷联合那帮人一起来搞我,有一次差点把我打死。并不是因为其他什么,仅仅是因为,他喜欢我女朋友,嫉妒我……唉,想起来也挺痛苦的,兄弟之间为了一个女的什么情分都没有了,后来……后来我派人打了他一顿狠的,天天整他,把他整的退学了,我还是觉得不解恨……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了。”他说。

  我苦笑了一下,说:“我也曾经被人背叛过,理解那种感觉,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比挨无数顿打都痛苦,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煎心一样……”

  气氛顿时很压抑,王益凯轻声说了一句:“算了,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困了,睡吧。”

  这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什么都没有了,在学校里被人欺负,而且还是被以前的那些兄弟们欺负,我问他们怎么了,他们也不回答,仿佛已经把我忘记了一样,最后就连老胡和于茂,他们也用那种陌生的眼神看我。

  醒来的时候枕头都湿透了,汗加眼泪,潜意识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连梦都能让人如此的痛苦。

  酷}匠网_X正!版首●;发h:

  又过了大约半个多月的样子,有一天中午,刚刚收工回来,吃完饭,张管教突然跑来找我,把我叫到了干部办公室去,也不知道是干什么。

  不过他的态度倒不凶,大概不是什么坏事吧,我暗想。

  在干部办公室,他平静的开始问我问题,平时见惯了他的凶样,突然这么平和,我还真是不习惯,弄不懂他要干什么,不过既然看上去不像是坏事,我也没担心太多。

  他问:“编号503,你呆在少管所里这一个多月,学习到了什么没有?”

  我很想回答:我学习到了干农活,学习到了怎么讨好值星员,学习到了怎么打架。但我当然不敢这么说了,我说:“我学习到了怎么样规矩做人,踏踏实实的做事。”

  他点了点头,问:“那你现在,有没有后悔你曾经做过的事呢?”

  “当然有,我很后悔,如果能让我出去,我肯定堂堂正正做人……”我说。

  接着他又跟我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无非跟我说我的生活还是充满阳光的,要我努力学习,将来出去了报效祖国回报社会什么的,我反正没听进去十分之一。

  他从屉子里拿出一张表来,递给我,我看见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少年犯减刑申请表。他对我说:“你回去之后把这份表填了,填完之后交上来。”

  我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禁不住的狂喜起来,减刑?这么说我不用在这个鬼地方呆一年了?我的心飞快的跳着,禁不住脱口而出:“管教,我是不是可以减刑了?”

  他说:“你的表现一直不错,这次有减刑名额,就给你了。记住啊,你只需要填姓名编号性别和家庭住址,把思想报告写了,然后交上来,其余的都不用填了,记住啊,其余的地方千万不要填!不然我不好帮你……”

  他说到一半忽然止住了,说:“就这样吧,明天早上一定要把表交给我。这很重要的,如果误了,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我激动不已,怎么会误呢?这么宝贵的机会我要误了我不是傻逼啊?我恨不得立马回去把报告给填了然后交上来……尽早减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