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喂……哎哟啊!”白面虫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叫着。

  我被他整的有些迷惑,不过这时候厕所里面的人都已经停止了打斗,躺在地上的也艰难的爬了起来,老老实实的看着管教。就白面虫一人还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我们的那个壮汉管教黑着脸走了过来。

  他走到白面虫旁边,弯下腰,问:“编号304,怎么了?”

  “哎哟……张管教,管教,救命啊!他……他想打死我!”白面虫一指我,作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就是他,教官你看我眼睛,他刚刚还狠狠打我肚子和腿来着,我现在痛的都站不起来了……”

  我的下体仍然传来疼痛,我没什么力气跟他争辩了,只是冷笑的看着他,看他还能怎么编。

  张管教站起身来,黑着脸环视一圈,他手里握着一把电棍,已经打开了,噼里啪啦的响着,在厕所里回荡着,厕所里静悄悄的,他开口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什么人参与打架了,都老老实实的站出来!”

  自然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了,我倒觉得这个张管教挺奇怪的,还叫人自动站出来,有谁会那么老实嘛!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少管所里的老规矩了,少管所里面打架几乎天天有,管教管都管不过来,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揪两个出来处罚一下,杀鸡儆猴,没看到的就不管了,这样说只是形式一下而已。

  张管教低下头,看着白面虫,面无表情的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白面虫嗯了一声,说:“刚刚我不是来这上厕所嘛,这个人他故意挑我茬,还先动手打我,我当然打不过他了,管教你看,我眼睛周围,都是被他打的!”

  白面虫一脸委屈的样子,配上他淤青的眼圈,还真像是那么回事,我虚弱的说道:“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你先找茬的!”

  管教像是没听见我说的话一样,对身边的一个值星员说:“把304带到医务室去,304,这两天你不用出工了,休息两天吧,等把伤养好了再说……”

  我顿时惊讶的无以复加,这他妈的不是赤裸裸的偏袒啊!我估计白面虫就是小九说的那个监舍老大了吧,家里给管教送过钱的……很明显就是了!

  酷!;匠^d网,永久!免Z●费看g.小c说.t

  我对张管教说:“管教……我……我不是像他说的那样……”

  张管教没搭理我说的话,走了过来,用一只手拎住我的衣领,阴沉着脸吼道:“跟我来!”

  他揪着我的衣领,把我给揪出了厕所,一路揪到了监舍楼的五楼,五楼上面有几个小黑屋子,上面写着三个字:禁闭室。

  他拿钥匙打开一个小黑屋子的门,把我塞了进去,这个小屋子很小,摆了一张桌子,一张小板凳以及一张狭小的床以及一个小便盆,小桌子上有一张纸一支笔。

  “关你一周的禁闭!这一周好好在这反省,桌子上有笔,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一篇五千字的检讨!否则就等着挨处罚吧!”张管教说。

  我的下身仍然是痛得很,一路上我跟张管教解释了好一会儿,但他却理都不理我,这着实让我愤怒,我也不作无谓的辩解了,因为我明白了一些规矩,这个少管所里的规矩!正如西瓜说的,这个地方山高皇帝远,管教的权利很大,即便是对你进行体罚,你也没有办法,只能默默承受……

  我拿起笔,看着眼前一张白纸,头痛的不行,一夜写五千字的检讨?这不可能!我又困又累,撑着写了一百个字的废话左右,就写不下去了。

  我暗想,管他呢!我还真写那么多啊,明早起来写算了,就算我不写,他还能杀了我不成……这么一想,我索性扔下笔,躺到床上,明明很累很困,但在这狭窄的床上,我就是睡不着,想翻个身,都有些难。

  委屈和愤怒堵在我的胸口,这个地方果然如它传说般黑暗啊,管教明目张胆的偏袒人,无视辩解,随便就给人关禁闭,学校都没这里这么差。

  而我的身上今天被打中的地方,也是火辣辣的疼,尤其是下体,脖子上也被勒住一条勒痕。

  我现在才明白,少管所这个地方,不是一帮学生,而是一帮叛逆暴力的少年犯们,他们出手要比那些学生混混狠多了,加之都到这个地方来了,也无所顾虑,打起架来格外的狠、猛,今天我可真是吃了大亏。

  好半天我才沉沉睡去,半夜被尿憋醒,醒来方便,发现自己的老二都有些青了,也有些尿血,方便的时候就跟针扎一样,疼得我差点没坐到便盆里面去,怒火再一次堵住了我的心头,让我难受至极,太痛苦、难熬了,我想出去……我想回家……不知不觉间,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温热温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