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益凯顺手就拿起了一个空脸盆,而其他人也同一时间拿起了自己的盆子、毛巾,甚至有几个人实在没武器,就举起了自己的牙刷。

  我心中莫名感动,我才进来一星期,刚跟他们混熟,他们就肯这样子帮我了。都说少管所是个特别黑暗的地方,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情义,更何况这里关押的是一帮有血有肉、叛逆不羁又十分热血的少年。

  我也毫不犹豫的拿起了我的洗脚盆,随时准备干起。

  白面虫看着我们,微眯着眼睛,抱着双手,只不过他那小身板很难撑出什么气势来。他说:“王益凯,你真的决定要跟我们四组作对?”

  “喂喂,白面虫,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跟你们的人作对?明明是你们先来挑我们的茬的嘛!”西瓜嘴角上扬,脸上带着淡定的笑。

  猴子开口说:“我们六组从不主动招惹别人!”

  国哥接口:“但也不会甘心被别人欺负!”

  我、西瓜、猴子、国哥以及另外两名室友,总共六个人,手里拿着东西,看着对面比我们多出几个的人数,毫无惧色。

  我一开始还有些愧疚呢,毕竟这麻烦是我招惹来的。但是当我看到这些相识不久的监舍舍友们坚定的保护我时,我也禁不住感动了。

  最使我感动的还是王益凯,他果然讲义气,在我遇到麻烦时第一个举起东西准备开干的人,就是他。怪不得我们组的这帮人都服他,换了我,我也服。

  “艹蛋!西瓜,你真愿意为了这个新人跟我们四组搞一架结梁子?”白面虫脸上带着惊讶。

  王益凯耸耸肩,点了点头,说:“是啊!”

  白面虫拉下了脸,吐了一个烟圈,我本以为他会马上吩咐人动手的,谁知道过了十多秒之后他居然呵呵笑了起来,他说:“王益凯,你刚刚说,你们六组从不主动招惹别人,这话我一直认,我们四组也不随便找别人麻烦。问题是……”

  他故意停住不说,神色沉稳,像是在卖关子,不过看上去真像装逼。

  西瓜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他笑笑说:“白面虫装什么逼呢?我还懒得知道呢,干不干?不干就让开,我们要回监舍了,还有十分钟就锁门了,值星员要查房了,我们可不想扣分挨罚!”

  白面虫冷哼一声,似乎丝毫不担心,他把嘴巴里叼着的烟屁股吐掉,说:“这样吧,你说你们组从不招惹别人,这小子,也算你们组的一份子吧?”

  “当然算!”我抢先说。

  “那好,上星期他为什么无缘无故揍我兄弟?我兄弟惹他了吗?这狗B还拿铁铲打人呢!”白面虫骂道。

  “我是看不过眼你们欺负那个可怜的小伙子,他是你们的舍友啊!你们怎么能做那么恶心的事。”想起来我胃里就翻腾。

  白面虫看着我,眼神冷冷的,他说:“还JB舍友!你以为谁都跟你们六组那么和谐似的?在这个地方,谁权利大,混得好,谁就有权去欺负别人!你不懂这里面的规矩?多管闲事还觉得自己是对的是吧?”

  我看了看身边的西瓜他们,他们个个都神色自然,显然已经习惯了。少管所里的规矩的确是这样,在这个地方,可没有家长、警察、哥哥姐姐什么的替你出头,如果你没有一个好家庭和讲义气又善良的舍友,那么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会被人欺负,能靠的,只有自己的拳头!

  我冷笑一声,说:“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几个变态,连男的都搞!”

  这个白面虫被我揭穿了,居然没有一点不自然,他说:“别人搞男的关你屁事?老子就是喜欢男的,你能怎么样?”

  果然这也是个同性恋啊,我的胃愈发难受了。

  西瓜惊呼道:“艹,原来你他妈的喜欢男人啊!果然变态!兄弟,你干得好,我支持你!”他还像模像样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猴子他们几个也作出嫌弃与鄙夷的表情。

  白面虫一副憋屈的表情,他显然是在克制着自己的怒火,我暗暗的猜着,也许他是惧怕六组的实力或者是忌惮别的才不敢开打的吧。

  他深呼一口气,摆了摆手,说:“那也是老子的私事!你们管不着!王益凯,最后问你一遍,要么把人交给我们,让他给我的人道歉,让我的哥们出气,要么搞一场架,自己选!”

  “我选干架!”王益凯毫不犹豫答道。

  “好……TMD,算你狠!”白面虫指着我们恶狠狠的说道,挥了挥手,说:“上,打!”

  jY酷,匠网(O首R^发

  他身旁的八个人朝我们冲了过来,而白面虫却迅速闪到了这几个人身后,真是怂,大概也是因为他太矮小了,打起架来肯定吃亏。

  我的血在血管里翻滚着,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打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