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跟西瓜他们聊到很晚,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在少管所里是很常见的了,这里面就是这么黑暗,谁也无可奈何。

  酷^{匠\W网b永久免J¤费看小1说a.

  我对他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下次他们再欺负你,你就跟他们搞起呗,谁怕谁啊!大不了就被打死。”

  小九摇了摇头,轻声说:“打不过的,我是孤儿,在所里没关系,那个总是欺负我的人他家里是当官的,给管教们都送了钱,那个人他在监舍里抽烟、打牌,生龙活虎的还享受着病号饭,管教都视而不见的。”他又叹了口气,说:“算咯算咯,我都已经习惯了,再在这呆几个月我就出去了,忍吧。”

  我看着他憨憨的样子,有点生气,但我也知道,这个地方不是学校,并不是硬拼就一定能逆袭。这里的人都是一帮少年犯,个个都是犯了罪进来的,心狠手辣的人多的是。

  我挥了挥手,说:“那就算了吧,送你一句话啊,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小九嘿嘿笑了两声,说:“谢谢你了哟哥,回去干活去吧,管教快回来了。”

  我跟小九告别,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这农活干的我实在憋屈,老实说在家里,我妈都不舍得让我干家务活,这一来就干又脏又累的农活,真是受不了。

  我慢吞吞的干着活,过了好一会儿,管教交给我的任务仍然只完成了一点点。

  组长王益凯手里拿着一根鞭子,他走到我旁边,看着我,着急的对我说:“宇信,你快点干活啊,到了规定时间干不好活管教会打人骂人的!”

  我点了点头,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我紧握着铲子,艰难的干着活。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农民伯伯的辛苦,也体会了那种心情,此刻我真想吟诗一首: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本来就睡眠不足的我在太阳底下犯着困,我握着铁铲,撑着自己的身体,眯着眼睛想休息一下。

  身边的王益凯忽然挥动鞭子,狠狠的打了我一下,我疼得叫出声来,盯着他问:“你干什么?”

  “宇信,清醒一点,赶紧干活吧,不然等会管教过来了,打你可比我这一鞭子重多了!”王益凯皱着眉头说。

  不得不说,这一鞭子还真打的我清醒了一些,虽然说被鞭子击中的地方仍然是火辣辣的。我强撑着,继续干起活来,并加快了速度。

  收工时间是下午四点,在王益凯的监督下,我总算是勉强完成了手中的活。而我们这一组一个瘦弱的小子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没有完成“任务”,被管教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还命令他不准吃饭。

  收工之后,我们跟随着管教离开农地,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们被管教带到了三管区一栋破旧楼的一个类似于教室的地方,有桌子有椅子,一个教室可以容纳几十个少年犯,管教给我发了几本书,但都不是课本,无非就是一些关于法律、社会的东西,管教还给我发了一个本子一支笔,每天的作业就是一篇类似于检讨书什么的文章,比如说今天自己感悟了什么什么东西之类的。

  但都是自学,并没有老师教,我跟王益凯以及我们几个组的坐在一起,坐下之后,王益凯从自己带来的小包里面拿出一本英语书来,看了起来。

  我好奇的问他:“为什么我没有发英语书?”

  他笑了笑,说:“这些课本都是自带的,也是自学,你想学的话,就叫你家长来探望你,顺便带书来,不过要请管教抽支烟什么的,他才肯帮你带进来。也可以请少管所帮你代买,但很贵的,而且还得看管教心情。”

  我点了点头,翻了翻面前的书,都是一些很无聊的内容,给人洗脑的。王益凯指了指一本《少年犯守则》说:“这本书是要背的,一定要背上来,管教有时候无聊了可能会抽背,你背不出来绝对是一顿臭骂,还要挨罚的。”

  我嗯了一声,翻开了那本少年犯守则,从小到大,小学、初中、高中,这种操行守则我从来都没看过,觉得很无聊,我看了几条,硬着头皮背了两句,就实在是憋不出来了,我骂道:“妈的,真是烦躁,在外面要背书,进来了,还要背书!”

  王益凯说:“那有什么办法,背不出来也得硬背啊!我当初就是硬背过来的,活人能让尿憋死?”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他的英语书,问:“西瓜哥,你进来之前,成绩很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