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聊到很晚才睡着,这一晚上我睡得很不踏实,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被枪毙。最近总是做这种可怕的梦,尤其是在做这种梦时,想醒醒不来,才是最恐怖的。

  我是被人给推醒的,睁开眼睛,推我的人是王益凯,王益凯紧张的看着我,对我说道:“宇信,赶紧起床!还有十分钟就集合了!”

  我揉着眼睛直起腰来,窗外天还灰蒙蒙的,这个时候应该才早晨六点多吧,以前天天睡懒觉的我,这么早起来,还真是不适应。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脑袋仍然迷迷糊糊,但我知道我必须要起来了,我慢吞吞的穿着衣服,仍然晕乎乎的。

  监舍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绿色军装戴着军帽,板着一张脸的大汉走了进来,正是昨天那个带我来宿舍的管教,他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他走了进来,怒吼一声:“哨子都吹了两声了,还不下去集合,作死喔!”

  我这才注意到监舍里面只剩下我和王益凯两个人了,在管教的呵斥下,已经穿着整齐的王益凯只能先离开了监舍,我越急越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穿好囚服。

  管教走到我面前,用力喝道:“还不赶紧下楼集合!快点!”说完他手扬了起来,棍子朝我打了下来。

  我连忙跑出了监舍,一路跑下楼,楼下一个破旧的操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了,都排好了队伍,一个高高瘦瘦穿着军装的男子正站在队伍的前面,口中含着口哨。

  我跑到他面前,他喊住我,问:“为什么迟到?”

  “对不起教官,我是新来的。”我低下头,说。

  、n酷匠/网首Q"发e|

  “新来的?”他瞥了一眼我胸前的编号,给我指了一个位置,说:“站到那里去。”

  我走到那个位置上,那个位置正是在王益凯的旁边,我对王益凯小声说:“今天早上谢谢你把我叫醒,要不然我恐怕得被教官骂死。”

  “骂你?打你轻点都算好了!宇信,你没看过管教给你的作息表吗?早上六点二十准时集合,然后出操。”王益凯说。

  我点了点头,嘟囔:“早知道昨晚不睡那么晚了……”

  早操开始了,我们首先是跑步,围着这个破操场跑十圈,这操场不大,但也有200米了吧,不过当然是比不过我们学校的。我们一边跑,还要一起唱“团结就是力量”,要多煞笔,有多煞笔。

  然后就是打军体拳、踢正步等等,一个过程下来,挺累的。

  早操做完之后解散了,我跟着王益凯他们去食堂吃饭,少管所的饭真是难吃,一个干巴巴的馒头一碗汤,排着队伍领早饭还得忍受食堂阿姨的臭脸,但不吃又饿,也没办法了。

  吃完早餐,就到了出工的时间了,我们三管区的所有少年犯们在管教的带领下,到了后山一片类似于农场的地方,很大,看来,我们就是在这里干活了。

  我们六组跟五组、四组一起分半个农场,管教给了我们铲子、手套之类的东西,吩咐我们干农活,然后就到农场的那一头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