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只要我一闭上眼睛,我就会想到我妈那种绝望的眼神……呵,她一定对我很失望吧。所有人的打击我都不在意,但我最在乎的人还是我妈,从小到大……她太不容易了。

  我也发誓,如果我能从这里出去,那么我一定要好好读书,远离那条危险的道路,摒弃一切不良想法,重新做人,重新做一个合格的好儿子……

  在留置室里呆到第三天的时候,那个吕哥带着两个警察打开了留置室的门,为我戴上手铐,带着我出了留置室。

  原来,杨正鹏的伤势鉴定报告出来了,他的头足足缝了十一针,构成了轻伤,而我已经承认了我的“罪行”,他又拒绝民事调解,所以,我马上就要被移交去少管所了。

  按理说,我十八岁了,本应该要去坐牢的,但鉴于我还没办身份证,并且刚满十八,因此被移交去少管所,一年的刑期。

  我精神恍惚的被带上了警车,警车缓缓开动,就在马上要驶离派出所的时候,我通过后视镜突然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站在派出所的门口,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我还是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瞬间我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我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努力克制着自己。

  警车一路颠簸,我靠着窗户,心中满是绝望,我的心情一片灰暗,我的天空全部都变黑了。同时,我的心中还充斥着恐慌,我会在少管所那个鬼地方呆多久?这会不会成为我一生的污点?

  警车开了许久,的我都快靠着车窗睡着了,天渐渐黑了下来,车子貌似进入了一片荒郊野岭,终于停在了SC市唯一一个少年犯管教所。

  我被警察带下了车,手上铐着手铐,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道大铁门,以及高墙、电网,这个场景貌似跟我梦里有些相似啊,我自嘲的笑了笑。

  首先我是被带到了一个办公室,两个警察查看了我的资料之后,给我编了号,三管区第六组,总编号503,应该是按人数编的吧,想不到这么个大的少管所居然容纳了这么多少年犯。

  接下来就是我最不愿意接受的一件事了,那就是剃光头,剃头的时候我很不配合,头扭来扭去,站在我旁边的一个警察用力的踢了我一脚,骂道:“老实一点!”

  这警察脚力还挺大的,一脚踢得我疼的眼泪水都出来了,我咬了咬牙,坐直身体。

  最后剃完头,一个警察给了我一套少年犯的衣服,有点类似监狱犯人的那种囚服,挺丑的,而且我还感觉有股味道,我还是忍着换上了,身上的东西、手机、烟、钱都被托管在那里。

  J$酷Ur匠网D唯一5正{m版。c,L其nk他◎`都~是盗版:

  然后我被带到了三管区,管教给了我毛巾、牙刷等洗漱用具,接着我被三管区的管教给带到了监舍,一个监舍就是一个小组,这个监舍原本有十一人的,加上我总共十二人。

  管教把我送到这里,给我安排了一个床位之后,就走了。我坐到自己的床上,被子和枕头都已经弄好了,都是白蓝相间的,很死板,床也非常的硬。

  管教一走,监舍里面顿时乱了起来,没有人问我是谁,我也不打算介绍自己。这里不是学校,是少管所,我可没那么多闲情逸致结交新朋友。

  正当我打算躺下休息的时候,“砰”的一声,我上铺的男生从床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我面前,不得不说,这家伙身手挺不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