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这么被拷着,过了两个多小时,腿都酸的不行了。眼皮子也沉重的不行,但只要一打瞌睡,腿就哆嗦一下,立马醒过来。

  我就这么站着,站到后半夜,肚子又饿眼睛又花,总感觉自己受不了了。我咬咬牙,硬挺着,身体也摇来晃去的,格外难受。

  我的双手双脚都酸的不行了,我就这么咬着牙苦苦撑着,这一夜真是格外痛苦啊”“。

  不知撑了多久,天终于亮了,我又捱了一个多小时,走廊里终于传来了脚步声。来的是那个年轻警察,他拿着一袋油条和一杯豆浆,见到我时笑了起来。

  "怎么样,这一夜舒服不?"小警察问道。

  我咬着牙,一句话都不说,不知为何,看见他那副得意的神情,我就特别不想求饶。

  "哟呵,还挺犟的!得了,那你就继续拷着吧,本来还买了早餐给你吃的,现在看来是不用咯!"小警察晃了晃手里拿着的油条,说。

  这金灿灿的油条和纯白的豆浆对于一夜没吃东西、肚子空空的我,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诱惑!我心里一直念叨着,要挺住不能丢面子,咬牙撑住!

  R\最VG新U章br节上}酷匠!网.

  于是我开口说道:"小哥,你放开我吧,我受不了了,头晕眼花的"比起那两个老家伙来说,这个小警察看上去像好人多了况且他也没怎么为难我,虽说昨晚是他拷的我,但应该也是那个老警察给他的指令不过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算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老警察,我肯定也会服软最新章节。

  小警察呵呵笑了起来,放下油条豆浆,替我打开了手铐,手脚终于自由了,我又是跺脚又是甩手又是扭屁股扭腰的,活动一番,仿佛听见自己骨头都在响。

  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我扶着脑袋靠着墙,轻轻摇了摇头。

  "瞧你,顶不死了吧?来来,跟我来,吃点东西。"他朝我努了努嘴。

  我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值班室,他拿出两根油条给我,我大口的嚼了起来,以前我倒是挺讨厌吃油条的,觉得没营养又不卫生,但现在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三口两口的我就把一根油条吃完了,喝了一大口豆浆,差点呛到自己。

  小警察开玩笑:"你可慢点吃,别回头吃的急了,没被饿死反被呛死,那我们所里责任可大了。"我说:"你如果再晚点来,那我恐怕真得饿死了。""哈哈,有那么夸张吗?很多人都享受过那种待遇的,保证你很久之后,还印象深刻。"小警察说。

  我大着胆子瞪了他一眼,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着看着我,笑容比那两个老家伙给人感觉舒服多了。

  我边吃东西边对他说:"你人挺不错的,比那两个老老警察好多了。""老家伙"这个词差点就脱口而出了,好险。

  "是吗?我就是看你年龄还小,又是为了帮同学忙,可怜你罢了!要知道,我们可是光荣的人民警察,打击罪犯是丝毫不能手软的"小警察说道。

  "别贫了"我说。

  吃完了早餐之后,我俩又聊了一会儿,那两个老家伙也来了,我本来以为他们会接着审我的,谁知道并没有。小警察把我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里面有两张狭窄的木床,不过都是空着的,他对我说:"这是我们派出所的留置室,你先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已经派人去通知你的家属了,他们下午就会来。"我愣了愣,问:"通知家属?""是啊,你虽然已经成年了,但还没有身份证,并且还在上学,当然要请监护人了。"小警察说。

  我莫名感到恐慌,这么说老妈马上就要知道这件事了?我把手插进口袋里,点了点头。

  "怎么了?害怕了?"小警察问。

  我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没说是,也没否定。但小警察显然已经在我惊慌的脸色上找到了答案了,他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他走了之后,我躺到留置室的木床上,这床又窄又矮又硬,还没被子,磕的我背疼。但我应该要知足了,能睡这里,总比被拷在栏杆边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