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H章节√上"酷匠,G网$Y

  老警察继续问:“为什么你不跟他好好说,而是一出手就拿啤酒瓶子砸人?”

  我耸耸肩,说:“跟他说了他也不听,因为他喝醉了,更何况酒吧那么混乱,我怎么说?”

  老警察翘着二郎腿,问我:“你那个女同学呢?把她电话给我,我联系她有事……一帮学生,没事的泡酒吧,真是不务正业,一点学生样子都没有!”

  我真想回他一句:你这个样子,也一点警察样子都没有,好不好?

  “你联系她干什么?”我问。

  “当然是找她作证了,如果她能出面作证,证明的确是伤者事先对她进行性骚扰的话,那么你小子应该可以申请民事调解,否则……”老警察嘿嘿笑了两声,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但我感到不安。

  我犹豫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吴婷可是在那个地方陪酒啊!那个杨正鹏不会是她的客户吧?越想我越觉得有可能,杨正鹏当时叫了吴婷一声“吴婷妹妹”,最后还说了一句“找你老板投诉”,吴婷立马就怕了。

  如果警方找上吴婷的话,肯定会查出她陪酒的事情,这事万一传出去了,吴婷以后怎么面对别人?我越想越觉得不安,算了,我还是帮人帮到底继续扛下来吧。

  我说:“对不起大叔,我骗了你。没有这么一个女生,是我为了减轻罪行,胡编的。”

  老警察皱了皱眉头,看着我,问:“到底这事有没有?说实话!坦白从宽!”

  我低下头,轻声说:“没有,是我胡编的。”

  老警察猛地一拍桌子,似乎有些生气了,说:“妈的,你小子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你还打算糊弄我们是吧?最后问你一遍,有还是没有,别想着糊弄人!”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真没有!”

  老警察再问了几次这个问题,但我要么沉默要么否定,老警察凶了我一番,也拿我没什么办法了。他又问了一些关于伤人时的细节和问题,能老实回答的我都回答了,其余不好老实回答的我就避重就轻,甚至编谎。

  折腾了好一会儿,老警车看了看时间,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再审吧,该问的都问了。”

  小警察把笔录推到我面前,又把一个印泥推了过来,我用手指在印泥上按了一下,看了看笔录,上面没有关于吴婷的事,这才放心的按了指印。

  老警察站起身来,看了看我,冷笑起来:“你这孩子挺聪明的啊,挺会打太极的,够圆滑!不过也没用,一切都得等伤者的鉴定报告出来再说了。”

  我礼貌的回答:“谢谢夸奖!”

  小警察指了指我,问:“老李,怎么处理这小子?”

  老警察伏在小警察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小警察连连点头,然后小警察把我拖出了办公室,到了走廊里的一个栏杆边,他又拿出三副铐子来,把我两只手给拷在了栏杆上,剩余的一副铐子则铐住了我的双脚,他对我说:“嘿嘿,小子,让你跟老李耍滑头,今晚有你好受的了!”

  接着他们把灯给关了,两个人说笑着离开了,而我则继续被拷在栏杆上。一开始,我对这种方式不以为然,认为这没什么,但时间一长,我就有点受不了了。

  这根栏杆挺高的,我的双手被拷着,腿站了一会儿,酸了,想蹲下或坐下吧,栏杆太高,我被拷着,无法坐下,想跺跺脚活动一下,双腿都被拷着,而且还是手铐,拷住脚踝,双腿无法分开,好是难受……

  我终于体会到那小警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我心里狠狠的咒骂着那个老警察,姜还是老的辣了,这老东西太阴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