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忽然紧张起来,不敢说出来……到了这个关键时候,我反而忐忑不安起来,万一岳天奇拒绝为了我解决这个麻烦,我该怎么办?

  岳天奇笑了笑,说:“小宇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不就是想要我帮你摆平这件事吗?这事简单,几个小痞子,包在我身上了!”

  没想到还没等我开口呢,天奇哥就自己答应下这事了,顿时我被感动的有种抱着他大哭的冲动。

  “不过嘛……”岳天奇的神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我心一沉,原本轻松的心情再次变得沉重,看他这样子,是不是他还有什么顾虑啊……

  岳天奇看着我,认真的说:“那什么,我帮你这么个大忙,你是不是该报答我一下……比如,请我吃羊肉串什么的。”

  原来是这事啊!我顿时哭笑不得,这奇奇哥也太爱整人了吧,这一下子大悲大喜的,我可受不了啊。我本来想义正言辞的批评他几句的,到嘴边却变成了:“行啊,天奇哥,去哪吃?”

  “去大白羊那吃呗,照顾照顾他生意,他现在赚钱也不容易了,前段时间跟城管当街干了一架,羊肉串炉子都被踩破了,现在估计又搬地方了……”岳天奇说。

  “那我们怎么找他?”我疑惑的问。

  岳天奇神秘的笑笑,敲了个响指,说:“我有办法!不管他搬到哪,我都找得到他……”

  “啥办法,真这么有效?”我见他一脸神秘的样子,问。

  “废话!我能给你吹?五分钟之内,我就能知道他在哪了!”岳天奇得意的笑道。

  我也起了好奇心了,什么方法这么神呐?抓住岳天奇的胳膊,问:“天奇哥……什么方法啊,能不能跟我说一下?”

  岳天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耸耸肩,说:“我的办法就是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里呗……小宇,你真单纯!”

  ……

  在岳天奇的带领下,我们七拐八拐的走了十多分钟,终于成功抵达了“大白羊”的羊肉串摊,“大白羊”的炉子果然是换新的了,不过他好像一点都不开心,闷闷不乐的烤着羊肉串。

  岳天奇潇洒一挥手,说:“大白羊!挺久不见了啊,今天给你弄了比生意,来四十串羊肉串!多放辣椒啊……”

  四十串羊肉串,真不知道岳天奇是不是饿猪转世的……五十串羊肉串,那可就是一百块钱啊,这要是以前,我还真是有些肉疼。但是现在跟以前不同了,周胜和我那几个小弟经常在班里找那些老实又不缺钱的学生要“保护费”,齐涛那家伙居然还靠帮初中生平事来挣钱……

  一个星期至少都能收上个几百块钱,唉,真不知道这样子欺负好学生他们有什么优越感……但似乎每次他们收上来的保护费都交给了我,而且大部分都是我花掉的……不过我不也经常要请弟兄们吃饭抽烟嘛,我一边默默承受着良心的折磨,一边又享受着金钱带来的欢乐……这罪恶的世界!

  我和岳天奇一人拿着二十五串羊肉串,在小桌子边坐下,还买了几瓶啤酒,边喝边吃,聊着天,甚是享受。

  更pU新&◇最}。快◇:上2酷T匠Y网1D

  这时候行人不少,羊肉串摊却是挺冷清的,新疆哥们仍然站在摊子边,惆怅的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岳天奇朝着他挥了挥手,喊道:“热哈曼,坐下来一起吃吧,反正你也挺闲的!”

  原来这个新疆哥们叫热哈曼啊,热哈曼犹豫了一会儿,也坐到了小桌边,就坐在岳天奇旁边。他拿起啤酒瓶猛灌了自己一大口,然后一抹嘴巴,抱怨道:“MLGB的!这生意没法做了!”

  “怎么了?”岳天奇关切的问。

  “艹,不知道是谁在那造谣,说新疆人通过羊肉串竹签来传播艾滋,这事还闹的挺广的,妈的,买羊肉串的人越来越少了,再这么下去,我还是回新疆去吧。”热哈曼甚为不爽的说道。

  岳天奇拍拍他的肩,说:“别着急嘛,我这不是带人照顾你生意来了嘛……”

  无论岳天奇怎么劝,热哈曼都是愁眉苦脸的模样,岳天奇索性不劝了,一个劲的讲笑话,不得不说,奇哥还真挺幽默的,讲的笑话都挺逗的,气氛总算是活跃了起来。

  这时候的岳天奇一点架子都没有,一点也不像之前在地下赌场那样般有威严了,其实我还是很佩服天奇哥的,年纪轻轻,就混到那么高了,虽然在别人眼里他看上去有点“疯疯癫癫”……

  活的随性,才是最真实的!

  天渐渐黑了下来,街道两边也热闹了起来,只不过羊肉串摊的客人仍然少得可怜。热哈曼喝得多了,一开始紧拧着的眉头也渐渐松开了,酒还真是个不错的的东西,它有时候还是可以使人短暂忘记忧愁的。

  不过坐的久了我反而有点着急了,想开口问问岳天奇关于解决古浩南的事,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来,真是纠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