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我一时也有些拉不下脸来跟耗子说,我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后说:“其实我就是想找宽哥打听一人的下落,那人,宽哥应该认识……”

  “什么人啊?”耗子问。

  “呃……就是岳天奇!”我说道。

  耗子吃了一惊,问道:“啥?天奇哥?你找天奇哥有啥事?”

  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不想把我那丢脸事说出来,有时候我还真有点痛恨自己这种要面子的臭毛病……我说:“其实吧,我就是想请他带我认识认识天奇哥……”

  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呢,耗子的脸就沉了下来,他摆了摆手,说:“小宇,天奇哥可不是谁想认识就能认识的!这事估计宽哥不会搭理你……”

  我有些尴尬,心里埋怨耗子还真是多管闲事。但我如果直接跟他说我是天奇哥的弟弟,他会信吗?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呢,万一他不信,不还会惹来嘲笑嘛。

  越想我越急了,今天可是星期五了,明天上午放学,那个古浩南就会来找我拿钱了,如果我不尽快找到岳天奇或者宽哥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没办法,被嘲笑就被嘲笑吧,我鼓起勇气说:“其实吧耗子哥,我跟岳天奇早就认识,我真……”

  谁知道耗子再一次打断了我,他脸上带着惊奇,他抬起手就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你小子别乱说话!啥熟不熟的,天奇哥能搭理你?”

  我有一些恼了,说道:“耗子哥,我骗你有啥好处啊!真是有事!你认不认识岳天奇,认识的话就帮我找他,不认识的话就算了!”

  耗子愣了愣,随即认真的问:“你真认识天奇哥?”

  我想了想,说:“不仅认识,而且还挺熟呢,他是我哥……”老实说我跟岳天奇虽然见过几次面,关系也算可以了,但还真的称不上真正的“熟”。不过奇哥总是乐呵呵的,又随和,跟谁都像是自来熟呢……

  耗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努力止住笑,憋着笑说:“小宇啊,你啥时候吹牛逼吹的这么正经了呢……”

  “哎呀,耗子哥!我真没跟你吹牛逼!我真的认识天奇哥!”我咬了咬牙大声说道。

  “那行……你说说天奇哥的体貌特征。”耗子说。

  我苦苦思索起来,那么久没见,我还真有点想不起来了……我凭着记忆说:“个子挺高,瘦,好像理了个子弹头吧……我还记得,他有一辆蓝色的摩托车!”

  耗子不笑了,他皱起眉头,嘟囔:“好像还真给你说对了呢……”

  “所以说吧!”我连忙说,“耗子哥,我真没骗你!”

  “呃……不过你这么急哄哄的找他有什么大事啊?特别要紧?”耗子摸摸脑袋,问。接着他又狐疑的看着我,问:“还有,小宇,你没忽悠我吧……”

  我都有些急眼了,跺了跺脚,说:“忽悠你有什么好处啊?唉唉,这事说来可长了……”我皱了皱眉头,耗子还是有点不相信我啊,看来得吓唬吓唬他了。

  @更新Td最3W快-上M酷."匠9网

  我咬了咬牙,紧接着说:“总之吧,这件事情是比较紧急的!也是天奇哥上次见我时托我做的!耗子哥,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在逗你吗?万一这事耽搁久了,可就麻烦了,耗子哥,我要乱说,我就是一狗篮子!”

  我怕他不信,还作出了一副发誓的样子,耗子打量了我半天,也不知道是被我吓唬住了还是怎么了,他摆了摆手,说:“得了得了,看你这样子,就相信你吧……实话跟你说吧,天奇哥我倒是认识,但他不认识我。我就是一小弟,他肯定不记得我了,但我知道他常在哪……”

  我惊喜的叫了起来:“他在哪啊?”

  耗子却不说,他神秘兮兮的笑了一下,再次问了一遍:“小宇,你真是天奇哥的弟弟?”

  “没骗你,我真是!”我真是弄不懂他了,这问题他都问过一遍了,为什么还要问呢?弄得我都不耐烦了,我可没多少时间了!

  耗子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动作极其猥琐,表情也极其猥琐。他说:“小宇啊,我带你去见天奇哥,等会儿你见着天奇哥了,能不能帮我说几句好话……我听说3号街的两个大场子最近好像缺人来着,台球厅现在也歇业了,看能不能把我调过去。”

  敢情这还有要求啊,我也只能点头答应了。耗子嗯了一声,把手极其装逼的插进裤子口袋里,对我说:“跟着我走吧,我带你去找天奇哥……”

  说完他转身慢悠悠的朝着马路对面走去,我则乖乖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路上,看着他那慢吞吞的脚步,我都忍不住想捡块砖头敲他脑袋上了……

  我们穿过了几条街,差不多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我们走进了一条街,而路边树立着的残破的路牌上,写着:城西区3号街。

  敢情这里就是城西区3号街了,按老胡打听来的消息,这里应该是岳天奇的“势力根据地”了吧。这个街区还挺大的,天还没黑呢,就挺热闹的了。

  在耗子的带领下,我们七拐八拐的,走进了一个不大的小区中,又在耗子的带领下,走到了一栋两层小楼前,这栋小楼还挺隐蔽,看上去有些年代了。

  小楼的大门开着一条缝,倒是挺安静的,耗子带着我走到门口,他将大门推开,带着我走了进去。

  这栋小楼的第一层,倒是挺大的,得有两百多平米了,里面摆着十张台球桌,进去,右手边靠墙就是柜台了,而最里面有个通往二楼的楼梯,不过拉了帘子,还有点神秘呢。

  但这里却有点冷清,有几个人喝着啤酒,打着台球,甚是悠闲。

  我轻声对耗子说:“这个台球厅生意可真差啊,咋开在这么个隐蔽的地方呢……”

  耗子白了我一眼,说:“台球厅只是一个假象,看到那楼梯没有?上去二楼,就是赌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