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也是吗?”他那边居然还挺吵的,他说:“今晚游戏有活动,我在网吧通宵玩梦幻呢。”

  我叹了口气,说:“胖子哥啊,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呢,我该上哪去找岳天奇啊……”

  老胡说:“你这么晚没睡就是为这事发愁呢啊……”

  “废话!我这不是打电话跟你吐苦水呢嘛,唉,这叫什么个事啊,我今天在公园转悠了一天,硬是连岳天奇的影子都没瞧见……”我抱着电话跟老胡抱怨起来。

  我抱着电话足足跟他念叨了十多分钟,老胡也真是有耐心,他一直在电话那头静静的听着我抱怨,一句话都不说。就在我被他的耐心感动的时候,突然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声吼,还伴随着拍键盘点鼠标的声音:“哎呀我擦,这怎么这么卡呢,我总是抢不到怪,艹……”

  那声音不就是就是老胡的嘛!敢情他压根没听我说话,把电话扔一边玩游戏玩的兴起呢!

  “我草泥马,胡超,草泥马!你他妈的接电话,草草草草!”我暴怒了。

  也不知道老胡是不是听见了我“深情”的呼唤,拿起电话跟我说了一声:“喂,啊,你继续说呗,我听着呢!”

  “听你麻痹啊,你丫的玩游戏倒是玩的欢快!把你兄弟扔一边,你算人嘛你!”我说道。

  “嘿嘿……”老胡笑了两声,说:“对不住啦,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骂道:“尼玛啊!敢情我跟你说那么一大通,你一句都没听着?”

  老胡叹了口气,说:“哥们,哦听见了,我能理解你的苦……可是这事我也没什么法子啊,我巴不得我能帮到你,可毕竟古浩南要找的人是你,我又没那么多钱,看着你犯愁,我也无奈啊……”

  “唉,算了,实在找不着岳天奇,我就去求宽哥帮忙吧……唉。”我咬了咬牙,说:“我现在也想了,不管咋样,都不能给钱给那个古浩南,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老胡说:“你硬气!等等……宽哥……对了!对了!”

  “怎么了?”我问。

  “我想起来了!宽哥有可能认识岳天奇!”他说。

  “什么?你没开玩笑吧……”我说道。

  “是的!你还记不记得咱们上个学期的时、时候,于茂帮宽哥去跟那个壮汉单挑,我记得最后打完之后,宽哥好像说了一句‘天奇哥’,没准说、说的就是那个岳天奇呢……”老胡激动的都有点结巴了。

  这也太扯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城西区可就太小了……不过老胡的记性还真是好,这么久的事情他都还记得呢……

  老胡接着说:“你可以去找宽哥,向他打听打听岳天奇的下落……你就跟他说你是岳天奇的弟弟,他应该不会隐瞒你吧。”

  我犹豫再三,还是接受了老胡的建议。到时候找着了宽哥,万一是老胡记错了,他压根不认识岳天奇的话,那么我就干脆求他帮忙。

  人呐,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我不愿意低声下气的去求人帮忙,却被困难逼迫的不得不去求别人。而现在我也意识到了一点,就是我们这些所谓的学生混混,跟社会上的混子压根就没有可比性,人家动不动就是动刀动枪的真干,而我们跟他们比起来,真有点小打小闹的感觉。

  一个想法也冒出来了,如果这次能够找到岳天奇的话,那么我就真认他当大哥,让他成为我在社会上的“靠山”。就像是古城靠着他哥古浩南一样……

  %更L新最快5上*√酷匠e网@9

  星期五的下午,我逃了课,独自一人来到庆南街,打算去找宽哥……穿过脏乱的街道,凭着记忆,我走到了宽哥的游戏厅前。

  但令我迷茫的是,此刻,游戏厅却是大门紧闭……难道是没开门吗?但不像啊,游戏厅的帘子被撤了下来,此刻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我走上前去看了看,游戏厅的门上都有一层灰了。

  我从街头走到街尾,诧异的发现,今天的庆南街,貌似也很冷清,许多店铺都没开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啊,不过既然找不到宽哥,我也没办法了,只好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这条街。

  走到街尾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人,贼眉鼠眼,蓄着一撮猥琐的小胡子,还特别装逼的戴了一个黑色鸭舌帽……诶,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啊?

  猛然间,我想起来了,这不是逍遥台球厅管事的耗子嘛!

  耗子看到我时也是愣了一愣,随即走到我面前,停下脚步,用力的给我肩上拍了一下,乐呵呵的说:“哎哟我艹,小宇!”

  自从我没在台球厅看场子之后我好像就没跟耗子见过面了,以前暑假看场子的时候,常和他在一起喝啤酒开玩笑,关系倒还不错。不过一个多月没见面,我都差点把他给忘了。

  “耗子哥!好久不见啊,哈哈!”我说道。

  耗子嘿嘿笑了两声,说:“是啊,你小子开学以后怎么就不来庆南街玩了?艹!”

  我装模作样的说:“学业繁忙呗!”

  “死去!少在这装好学生!”耗子嘿嘿笑道。

  “对了耗子哥,你这个时候怎么不在台球厅呢?”我疑惑的问。

  耗子笑脸一僵,叹了口气,说:“台球厅关门歇业了……现在庆南街不少店铺都歇业了,你没发现?”

  我感到不安,说:“发现了啊,这是怎么了?”

  耗子叼上一根烟,说:“这事有点难说,不过不关你的事……”

  我说:“耗子哥,实话跟你说,我是来找宽哥的……有要紧事找他,不过游戏厅关着门呢,我也不知道该上哪找他,你能帮我联系他不?”

  耗子愣了愣,吸了口烟,说:“小宇啊,跟你说吧,宽哥他被人砍了,现在还躺在医院呢。庆南街这段时间也发生了不少事……唉,说来话长,你是不是遇着什么麻烦了?说给我听听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