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生病

  而我却感到全身无比的冷,杨恒到底会对冯建成做什么?我的心上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

  我妈本来打算让小金送我们回我们自己家的,但小金执意把我们送回了冯建成那里,他的理由时,都已经久没回家了,都这么久没回过家了,家里肯定又乱又脏,水电估计也停了,就先住在冯建成那里,第二天回去收拾也不迟。

  况且我的衣物什么的,也都在冯建成那,妈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下来,于是他开车把我们送回了冯建成家。

  说起来在冯建成家住了这么久,我也还真是习惯了这里,我把老妈安排在客房,老妈大概也累了,居然没跟我说很多话,就直接回房睡觉了。

  我草草洗了一个澡,也上床睡觉了。

  这一晚上,我失眠了,明明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半夜的时候,我很还神经质的给冯建成打了两个电话,但听到的始终都是那个冰冷的回应。

  和冯建成相处了这么久,我和他,也都有一些感情了。杨恒到底会对冯建成做些什么?冯建成是生是死?这些问题都一直让我睡不着觉。

  胡思乱想到了半夜,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却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冯建成倒在血泊里,不停的挣扎着醒来之后,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了,闭上眼睛,就是梦中的那一幕。

  O酷‘F匠)1网yQ永久免费看~小IT说…6

  一直到天亮,我只感觉脑袋越来越晕,眼皮越来越沉重,这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我是被手机来电铃声给惊醒的,醒来的时候我仍然感到头晕乏力,但手机仍然顽强的响着,我嫌烦,这才接了起来。

  "喂,谁啊?"我不耐烦的问道。

  "宇哥,是我啊,你昨天咋没来学校啊?"是周胜的声音。

  "是你小子啊我昨天有事去了,所以没去学校,怎么了,又有大事发生?"我问。

  周胜说:"大事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我看见扬天被人打了。"我一个激灵:"这还不算大事?怎么回事?被谁打的?被关峰?""艹,宇哥,你跟他可真算有深仇大恨啊一提起他被打,你就兴奋的跟吃了伟哥似的。"周胜说。

  "别开玩笑了!赶紧说是被谁打的。""哦,貌似是被高一的一帮人打的,今年高一可真够嚣张的,直接冲上楼来打人了!领头的是一个长得挺坏的男生,听别人说是今年高一的老大,叫什么古城来着。"他说。

  我问:"扬天被打的怎么样了?""不清楚,反正那时候扬天只带了三四个人,正在走廊里抽烟聊天呢,就一伙儿高一的冲上来了,二十多个人的样子,直接就围住了扬天。打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吧,孙子(教导处孙主任)过来了,他们才跑回楼下。"周胜一口气说道。

  "知道了!妈的,今年高一真够嚣张,真是不把我们这帮学长们放在眼里了。"我说。

  "可不是嘛宇哥,你今天回不回学校?听你声音怎么有点哑啊,是不是生病了?"他关切的问。

  我咳嗽两声,这才感觉有一点不舒服,我说:"别担心了,今天我就不去学校了,明天我肯定会去,对了,你记得找我们班同学跟老师请个假啊我可不想被扣分,到时候被留级。""宇哥,你还真信那套啊那都是老师吓唬人的。"周胜嘿嘿笑道。

  "不说了,我还得睡觉呢"我说。

  "宇哥,你是不是真不舒服啊?你家在哪呢,我抱个花篮来看看你。"周胜说。

  "滚蛋,你这王八蛋是咒我死呢是吧?小心我去学校揍你"周胜大概是以为我真的生气了,连忙道歉:"宇哥,我错了,你别介意啊。"我笑了两声,随即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些开心,却又感到生气,开心的是扬天被打了,生气的是今年高一实在太嚣张了,几乎要骑到我们高二头上来了。

  当然,这一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我们高二目前分裂的太厉害,没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和老大。如果是以前,高二大部分都是团结在一起的话,那帮高一的冲上来时,每个班基本上都会冲出来一批混子来帮着打那帮嚣张的学弟,高一的是万万不敢那么嚣张的。

  可是现在呢,却变成这样了,真是感到悲哀。

  我原本的计划,被这群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学弟们给打乱了,真不知道这对我是福是祸。

  我的脑袋和肚子都不允许我暂时去想那么多了,我下了床,只感觉头重脚轻,口干的要死,大概是感冒了吧。

  我打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客房的门开着,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我喊了几声"妈",都没有人应我,看来这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想起昨天晚上老妈曾经和我提过,她今天要去找原来单位的领导,要求恢复工作什么的,大概是已经出去办事了吧。

  桌子上摆着一份已经冷的发硬的面条,大概是老妈中午煮的,留给我吃的,不过可惜我起晚了,面条都硬了,汤也是冰冷的,恐怕吃不了了。

  我打了个呵欠,实在感觉难受的厉害,还是出去买点感冒药,回来再睡一觉吧。

  我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了家,走出小区,我在附近转悠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家药店,我走进药店,在服务员的指导下买了一盒感冒药,出了药店,买了一瓶水,把药给吃了。

  这时候我仍然感觉肚子很饿,便在街边随便找了一个摊子,准备买碗面吃。

  等面的时候我实在无聊,便走到面摊旁边的书报亭边,准备买一本杂志看看,就在这时,一张报纸,忽然吸引住了我。

  报纸一个挺显眼的地方,有几个大字:市郊原XX公司废弃工厂昨夜发生大型火灾,在某厂房中发现七具烧焦男尸,目前此案正在调查中。

  我看了看这个报道,当我看到下面的一张配图时,我总算是明白了,这报纸上面写得,就是昨天晚上,我和冯建成去的那个工厂!

  我的手在微微颤抖的,七具男尸这当中,会不会有冯建成的?

  我不敢往坏的方面去想,就在这时,我听见旁边两个买报的老大爷在议论。

  "听说没有,昨晚市郊一工厂起火了。"甲老大爷说。

  "这可真够邪门的听说那工厂废弃听多年了,厂区里都长草了,咋会突然起火呢?"乙大爷说。

  甲大爷说:"会不会是有人杀了人,把尸体扔在那里,然后烧了工厂毁尸灭迹哦?""怎么可能吗,那么大个厂房,说烧就烧"乙大爷说。

  我没有继续听他们的议论了,我走回面摊边,面条早就已经好了,我看着眼前的面条,有点不想动筷子,我真怕我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会是真的。

  我感到脑袋一阵一阵的眩晕,最后我只吃了两口面,便回到了家。

  老妈这时候已经回家了,她看上去心情还算可以,正在切菜,见我回来了,她温柔的问:"小宇,去哪里了?怎么没有去学校?""感冒了,头晕,请了假了。"我说道。

  "不舒服?要不要妈带你去医院看看?"老妈关切的问。

  "不用了,妈,你看看这个。"我从口袋里拿出报纸来,放在桌子上,老妈拿起报纸看了看,脸色瞬间变了。她放下报纸,脸色凝重的说:"这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有点害怕,害怕那几具被烧焦的尸体里,会有冯叔叔的。"我轻声说道,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在割着。

  老妈忽然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小宇,我知道,你跟冯建成住在一起,相处了这么久,你肯定对他有感情了但你要记住,你跟他,不是一路人,明白吗?"我看着老妈,说:"妈,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他"老妈淡淡的说:"可是,你的担心有用吗?以后不要想这些事了,把他的出现以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当成一场噩梦,以后,咱们娘俩一样好好生活。我今天回去收拾了一下我们原来的房子,吃过晚饭,我们就搬回去。""妈,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我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老妈。

  老妈轻叹一口气,说:"绝情?就算是绝情,我也是为了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而受到什么影响"老妈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显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也对她打击不小。我愣了愣,突然感到内疚,虽然我心里仍然放不下冯建成,但我表面上也只能说:"好吧,妈,以后这些事,我都不再问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我也会当成一场噩梦,都给忘掉"老妈嗯了一声,慈爱的摸了摸我的头,说:"小宇,你终于长大了,懂事了以后好好读书,别胡思乱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