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冯建成则走到一辆面包车后面,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了一个大包裹出来,他将包裹扔在地上,那二十多个打手们也围了过去,我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个包裹里面装的都是家伙,一把一把的都是砍刀之类的。

  打手们纷纷捡起刀来,而冯建成再次走回车边,从后备箱中拿出一个箱子来,他把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把猎枪来。

  我吓了一跳,走到冯建成身边,偷偷看着这把枪,这算是我第二次看到真枪了。第一次的岳天奇的那把手枪,第二次则是这把猎枪了。

  冯建成摸了摸猎枪,转过头来便看到了我,笑了笑,递到我面前,说:"拿着。"。万一走火了,那可不我第一反应就是摆手拒绝,虽说我现在年龄也不小了,但毕竟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看到枪我还是感到害怕的,而且还是真枪是闹着玩的。

  "不用了"我摇摇头,说。

  冯建成笑了两声,说:"拿着吧,里头没子弹。"我这才安下心来,缓缓的伸出手,接过了枪,这把枪挺沉的,也没有电影里面那么酷,甚至还有些掉漆。我掂了掂,然后乖乖的把枪还给了冯建成。

  冯建成接过枪,笑了笑,问:"怎么,对这枪没兴趣?"我也不怕丢脸了,就答了两个字:"害怕。"冯叔叔哈哈大笑起来,说:"这正常,我第一次拿枪的时候,手都直哆嗦呢。"站在旁边的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微微笑了一下,看了看我,对冯建成说:"冯哥,这孩子挺老实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确实挺老实。"冯建成笑着说。

  我吞了一口唾沫,冯建成问:"是不是很紧张?"。我点了点头,冯建成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来,给了我一根,我把烟点上,吸了一口,才算是没那么心慌了务。"小宇,别害怕,你不是说你想做个男人吗?"冯建成微微笑道,"男人,应该天不怕地不怕,等会交给你一个任务""什么任务?"我抬起头,问。

  "等会杀进去了,救你妈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亲自把你妈救出来,让她也看看,你有多英勇。让她也知道,你长大了。"冯建成说。

  我嗯了一声,心中不断想象着在我妈看到我时的表情,感动?喜悦?生气?我突然充满了期待,心里又开始对冯建成感激起来。

  我和冯建成又随便聊了几句,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来看了看,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可以进去了!都拿好家伙!"冯建成扔掉手中的烟,吼道。

  那二十多个正在聊天抽烟的打手们一听到这句话,纷纷吐掉嘴巴里的烟头,戴好墨镜,拿稳砍刀,我也把唐刀抽了出来,把刀鞘扔回了车里。

  冯建成又打开了之前放猎枪的那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把手枪来。

  他把手枪扔给了小金,瞥了我一眼,只对小金说了四个字:"保护好他。"我们一行人纷纷走进了这个废弃的旧厂区,我在人群的后面,小金则一直在我身边,他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我。一帮人不紧不慢的走着,这时候黑漆漆的,这片地方还真是阴森森的,我只听见杂乱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呼吸声。

  两个打手在前面打着手电筒,手电筒的光亮照亮了前面,走过一排灰色的旧厂房,前方忽然走过来两个人,这两个人正是刚刚冯建成叫去"侦查"的两个壮汉嘛。

  其中一个壮汉朝我们挥了挥手,我们一行人跟在这个壮汉的身后,继续往前走去。

  我们走了一会儿,终于走到了一个两层厂房的门口,这个厂房早已锈迹斑斑的大门上贴着两个大字仓库,大门关着,而门口躺着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晕过去了,身边还有这一根带着血迹的木棍,显然是这两个壮汉做的了。

  之前那个带路的壮汉往前走了一步,用力一脚踹在大门上,门居然被他踹开了,我跟在人群后面往里面走去。

  这个仓库里面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一楼黑漆漆的,二楼却传来光亮,显然上面有人。我的心一紧,我妈现在就在上面吗?

  我们一群人轻手轻脚的往里面走,就在这时,一束手电筒的光亮照向了我们。

  "你们是什么人?"那个拿着手电筒的人警惕的看着我们,他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厂房里回荡着。

  一个打手直接冲了上去,一刀就朝着他挥了过去,那个人居然躲开了,但那个打手很快就又是一刀,这次砍在了他的颈部。

  那个人惨叫一声,显然是被砍中了颈动脉,他直接倒在了地上,血汩汩的的流了出来。

  冯建成喊了一声:"上楼!"二十多个人直接往楼上冲去,这厂房的楼梯也是年久失修了,我真担心这可怜的楼梯能不能承受我们这么多人的重量,会不会直接塌掉。

  %,看正版U章/节k=上¤+酷uD匠网

  我们刚刚冲上楼去,前面突然冲过来十多个人,这十多个人个个手里也都拿着刀片棍棒什么的,我们这边的这群打手们也冲了上去,混战在一起。

  我的血液在身体里翻腾着,我也想往前冲,但总是被小金拉着,被他护在身后。没办法,我只好观看他们打斗,不过有小金的身体挡着,我也看不完全,前面时不时的传来惨叫声。

  最恐怖的就是,有一只血淋淋的手掌,竟然直接飞到了我的身边,差点砸到小金。

  我看着地上那只血糊糊的手掌,那可是真的人的手掌啊我感到一阵恶心,现在我才感觉,我和关峰在学校里那些所谓的争斗,都只不过是小儿科。

  打了一会儿,对面的人似乎撑不住了,我们渐渐占了上风,不过这时候我还是更担心我妈的问题我妈到底被他们关在哪里了?

  我试图挣开身边的小金,到前面去抓一个人问问,但小金还是死死抓住我不放,我转过头对他吼道:"松开我,我要去救我妈!""怎么救?前面刀片乱飞的,伤到你了怎么办。"小金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不管!"我吼道,低下头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小金咬着牙,就是不松开我,我加大了嘴巴上的力气,咬了一会儿,他终于受不了了,对我说道:"你他妈的等着!在这别动!"他松开我,往前走去,我则乖乖的站在原地没动,不一会儿,小金拎着一个人回来了,他浑身都是血,显然为了抓这个人费了不少力。

  这个人更惨,整张脸都是面目全非了,身上也是皮开肉绽。

  小金松开那个人,那个人直接跪在了我面前,我一脚踢在那个人身上,问道:"你们把那个女人关到哪去了?"那个人喘着粗气,竟然还活着,他一句话都不说。

  "那个女人被你们关到哪去了?"我又用力吼了一次。

  那个人死咬着牙,就是不说,我紧紧握着手里的唐刀,气不打一处来,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举起刀,狠狠的砍了他肩膀一下。

  那个人惨叫一声,血溅得老高,似乎还溅到了我脸上,血腥味也刺激了我,我又问了一次:"你们把那个女人关到哪去了?再不说,我还砍!"那人这才战战兢兢的开口:"我们我们把她关在了最后,最后一个车间里"说完他就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血流过多昏迷过去了,还是装死,我一脚把他踢开,转身对小金说:"我要去救我妈。"这个时候我已经失去了刚开始时的恐慌感,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出我妈。

  小金看了看前面,这个时候对面的人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了,前面似乎也没那么危险了,他嗯了一声,说:"我陪你去,你跟在我后面。"我点了点头,我跟着小金的后面,缓缓的往前走去,路上小金还砍了两个人,我们才抵达最后一个车间,车间的门关着,不过这门看上去残破不堪。

  小金上前,狠狠两脚,门"轰隆"一声,差点塌了。这个小金果然是个狠角色,怪不得冯建成让他保护我呢。

  我们两个人往车间里走去,这车间里面安了一个电灯泡,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整个车间,车间里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椅子上还有没吃完的饭菜。

  但车间里却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愣了一下,随即愤怒的吼道:"妈的,被耍了!""不,等等!"小金突然说。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

  小金没有说话,而是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我这才注意到,外面的打斗声似乎都一下子停止了下来,相反却传来一阵更大的脚步声,接着我听到一阵笑声。

  这是怎么回事?我愣了一下,小金惊道:"外面看样子是出什么事了!"我们两个人走出了车间,冯建成那帮人都还在,但走廊那边却多了一帮人,我和小金走到冯建成的身边,而对面那帮人的前面,站着一个看上去十分面熟的男人,脸上带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