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在商场里随便逛了一会儿,然后解决了晚餐,走出商场时天已经黑了。我往家中走去。

  冯建成这时候居然回到家了,他一身酒气,正躺着沙发上呼呼大睡,大概是和朋友应酬去了吧,我暗想。

  我轻轻推了推他:“冯叔叔。”

  他睡得并不怎么熟,被我推了两下就醒来了,他揉揉眼睛,一双眼睛里少有的透着茫然,嘟囔道:“小宇回来了啊?”

  “冯叔叔,回房间去睡吧睡沙发上多不舒服。”我说道。

  冯建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打了个呵欠,轻声说:“不睡了,小宇,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说,你先坐这,我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我嗯了一声,冯建成从沙发上下来,往卫生间走去。我坐到沙发上,隐隐感觉他要跟我说的这事肯定和我妈有关,难免有些激动和好奇。

  不一会儿,他回来了,他坐到我旁边,点燃一根烟,猛吸一口气,像是清醒了不少。

  冯建成看着我,严肃的说道:“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时间定在后天,宇信,你可要想好了,你知不知道那是一件多危险的事?”

  我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必须跟着去,因为我想要亲手救出我妈妈。”

  “既然你想好的,我也就不劝了。”冯建成吸了一口烟,说:“我送你的那把唐刀,后天就是你的武器了,那把刀你觉得怎么样?好使吗?”

  “那刀我很喜欢,挺好使的。”我说。

  “那就好,这两天我还得把我在SC市这些生意什么的都安排好,这次不管怎么样,都要救出你妈!救出你妈之后我就想办法杀了杨恒。这样子你们母子就不会再次受到伤害了。然后我就回F市,从此以后不再打扰你们母子。”冯建成淡然一笑。

  我看着他的表情,忽然感到不安,冯建成这是打算把什么都赌上吗?我心中也很矛盾,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要谢谢眼前这个人,还是该恨他。

  十多年前,他害了我父亲,如果不是他,我爸不会走投无路去绑架,也不会死在高速公路上。如果不是他,我爸现在肯定还活着,我们母子也不会过得这么苦。如果不是他,我母亲现在还好好的呆在我身边,而不是生死未卜。

  这么来说,我的确是该恨他,可是我确实有些恨不起来。

  冯建成,他还算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的,如果他没有良心,那么他就不会带着我爸的骨灰回SC市,试图报答我们母子。如果他没有良心,那么他也不会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只是为了救出我妈。如果他没有良心,他也不会被我爸的死折磨那么多年。

  而我和我妈原本安稳平静的生活,也不会因为这个人的出现,而激起那么大的波澜。

  这些事情实在是想得我脑袋痛,我也不想想了,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纠结这些,也毫无用处,我只想快点救出我妈,让我妈安安全全的回到我身边。

  半夜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梦见我妈满身都是血的站在我面前,而我挥舞着冯建成送我的那把唐刀,却什么用都没有惊醒之后,我满身都是汗。

  还好这一切都只是梦,都不是真的,但我心中还是隐约有不祥的感觉。

  一天多的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冯建成并没有回家,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星期一这一天,也就是冯建成所说的去解救我妈的日子了,可是他依然没有回家,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我感到害怕怕他会出什么意外。

  这天早上,从起床开始,我的心就跳得飞快,莫名的感到心慌,做什么事都平静不下来,大概是我太紧张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个一个台的换,却总是无法将心思定下来。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黄昏,再到天逐渐黑了,我都没有等到冯建成回来。

  大约到了晚上八点多的样子,我实在是有些等不急了,心里胡思乱想着,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我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朝着门那边走去。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冯建成不是有钥匙吗?他为什么要按门铃呢?

  一想到这,我便紧张了起来,尤其是,当我想到那个杨恒还来过这里时,一种恐慌感笼罩了我,我不由得还是有点埋怨冯建成了,干嘛要带杨恒来家。

  为了确保安全,我并没有直接开门,而是打算通过猫眼,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冯建成。透过猫眼,我看见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皮肤略黑的人,他身边没有别的人,貌似只有他一个人,因为他戴着墨镜,所以看不出他的年龄。

  既然不是冯建成,那就不开门!门铃仍然在顽强的响着,可我打定主意,决定不理会。

  就在这时,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扯着嗓子”吼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我连忙走到桌子变,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居然是冯建成的。

  我想都没想就按下了接听键,那头传来冯建成的声音:“宇信,我现在已经坐在车上了,我刚刚派了一个人过去接你,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到了吧?记得带上刀。”

  我的心这才落下来,原来门外的那个人是冯建成派来的人啊!门铃仍然在响着,我急忙说了一句“到了”就挂断了电话,走回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长得挺高的人,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见到我,他摘下墨镜,面无表情的问:“你就是宇信吧?”

  “对刚刚真不好意思,让你按了那么久的门铃。不过你为什么也不说一声你是冯叔叔的人啊,我还以为你是坏人呢。”我歉疚的说。

  那个人似乎不是很在意我的道歉,他说:“没什么,我是冯建成的手下小金,你赶紧跟我走吧,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我嗯了一声,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房间,拿上那把唐刀,才跟着小金一起出了门。

  小金居然把冯建成的那辆大众车给开来了,我拿着刀,坐上车。他将车子发动,缓缓的驶出了小区,一路上他都很沉默的开着车,一句话都不说。

  车里的气氛有些闷,我打开车窗,阵阵风吹来,我有一些困了,但一想到即将要做的事,我又不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不知开了多久的车,周围的行人渐渐稀少起来,车子似乎已经离开了市区,到了市郊。又开了一会儿,车子在一片树林边停了下来。

  而树林边还有三辆面包车,都是黑色的,在黑夜中分外不起眼。而当车“吱呀”一声停下时,一辆面包车的车门也开了,冯建成从上面跳了下来。

  我也抱着刀和小金一起下了车。

  他朝着我走了过来,黑夜之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也是一身黑衣,戴着墨镜。我看着他,总感觉今夜的他,格外冷酷。

  他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问:“宇信,你想好了吗?如果现在后悔的话,我就叫小金送你回去,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保证我一定会把你妈安安全全的救出来的。”

  我犹豫了一下,黑夜里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我的心也被恐慌填了一半,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也感到害怕。我咬了咬牙,还是坚定的说:“我要跟着去。”

  冯建成点了点头扭过头对小金说:“小金,等会你就站在宇信旁边,好好的保护宇信,无论如何,不能让宇信有危险,明白吗?”

  小金低下头,说:“知道了,冯哥。”

  b最L《新$章}节g%上酷)√匠网

  冯建成又对我说:“宇信,你记着,等会儿你就躲在小金后面,不要冲在前面,今天带你来,并不是希望你能出多少力,毕竟你也帮不到我们什么忙,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你手里的那把唐刀,不是摆设,可以砍人的,真到了关键时刻,一定要下狠手,千万不要心软,明白吗?”

  虽然他这话让我心里略微有点不舒服,这不是嫌弃我吗?但我知道他也是为我好,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嗯。”冯建成扭过头去,回到了面包车上。

  而我和小金也重新回到了车上,几辆车同时发动,驶离了小树林。约摸又开了三四分钟的样子,车子再次停了下来,小金打开车门,我和他一起下了车。

  而我也听见一阵脚步声,从其他三辆面包车上纷纷都跳下人来,个个都是壮汉,我估计差不多有二十多个接近三十个吧。

  通过车灯,我也看见,这时候我们正处在一个废弃厂区的门口,眼前的这个厂区看样子废弃了很久了,大门都塌了一半了。

  冯建成对两个壮汉说:“你们两个先进去看看,有没有放哨的,有的话就麻利点解决了,记住,不要发出太大响动!一切安全的话就发短信给我。”

  那两个壮汉点了点头,随即便往厂区里面走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