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开隔间的门,透过门缝,当我看到那个人时,我不由得震惊了……许久不见,他又瘦了很多,无精打采的,与原来神采奕奕的他,已经没一点相似的地方了。

  如果不是我正好看见了他的脸,假如我是与他擦肩而过,那我肯定认不出他来。这人居然是阳哥。

  此时,阳哥正低着头,而他对面站着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穿的流里流气的,头发冲的老高,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阳哥对着那两个年轻人中间的一个人说:“查哥,我算是求你了,你就让我回俱乐部上班吧……我身上已经没多少钱了,再找不到事做,我就真得挨饿了……”

  阳哥的表情有些僵硬,还带着一些尴尬,显然,他也不是很习惯这样子弯下腰去求人……不过看见那个原来意气风发的阳哥变成这副模样,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我听见那个年轻人不屑的“嗤”了一声,说:“真是倒霉!来看个电影你都跟着,真他妈想躲你都躲不开……陆翰阳,看在咱们曾经是朋友的份上,我就再跟你客气地说一句:现在俱乐部已经不缺人手了,你还是另找事做吧。”

  阳哥苦笑一下,说:“可是查哥……”

  这时,另一个年轻人也不耐烦的开口了:“别总是跟着查哥了,都说俱乐部不缺人了。再说,你以前干的好好的,谁要你偏沾上那玩意,也是你活该。”

  “我那不是被人骗了吗?查哥……我真的是最后求你一次了,你就答应我吧,俱乐部的事不费体力,我肯定做的了……”阳哥很小声的说。

  “瞧你这副德行!你都成一废人了,还能做什么事?你下次要再来烦我,我可就不顾老情义了,非得找人把你教训一顿!记住啊,下次别TM再来找我了!”那个被称为“查哥”的年轻人说完,甩开阳哥,转身就走了。

  阳哥一脸沮丧,站在原地,怔了许久。

  我实在是弄不懂,阳哥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落魄……都已经瘦得不成人样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阳哥下意识的往这边看了一眼,再看到了我之后,他愣了一下,脸上闪过几秒的惊慌,然后抬脚就走。

  我往前走了几步,拉住了他,他头都没回一下,似乎想甩开我,我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他妈的干什么?”阳哥转过头来,皱眉看着我。

  我摆出一副笑脸,很轻松的笑道:“阳哥,好久不见啊!真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咱俩先找个地方聊会天,晚点我请你吃饭去。”

  阳哥愣了愣,脸有一点红,他默默放下手,嗯了一声。

  我靠在洗手台上,笑着问:“阳哥,最近做什么呢?”

  阳哥迟疑了一会儿,苦笑着说:“宇信,你就别跟我装了……你刚刚肯定都听到了吧。”

  我们两个都沉默了,我知道这对于好面子的阳哥来说,是一件多么难堪的事情……正当我感到十分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之时,阳哥忽然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我。

  阳哥恢复了平静,他看着我,轻声说:“宇信……不瞒你说,我现在混的很差,刚被开除那会儿,好歹还有个事做,现在呢……呵呵,也被开除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家里人也不管我,唉,现在才知道,混社会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阳哥,今天的事情我肯定会保密的,不会让其他人知道……”我抬起头来,一字一顿的说。

  阳哥嗯了一声,脸上写满了苦涩与沮丧,他说:“宇信,你知道吗?我现在好后悔,后悔我为什么要混……唉,如果我在学校安分点,做个普通人,好好学习,家里也不会放弃我,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能理解你……阳哥,你现在是不是缺钱?我身上有钱,你要不要……”我开口说道,说完就打算把手放进口袋里去拿钱。

  “不要!”阳哥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按住了我的手,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没事,我还活的下去……别把你阳哥想的太弱了。”

  我也突然意识到这样子或许会令阳哥的自尊心受不了,于是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歉意的笑了笑,说:“阳哥,真是对不起啊。”

  阳哥摆了摆手,说:“别聊我了,说说学校的事吧,最近你和扬天……”阳哥迟疑了一下,继续说“没发生什么大冲突吧?”

  怎么没发生?几个小时之前我就被扬天的人打了一顿。但这事我知道不能跟阳哥说,否则他心里肯定也不会好受,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那倒是没,阳哥,别担心我们。不管怎么说曾经也是兄弟,扬天不会那么绝情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其实连我都想笑,他不绝情?不,应该说,他还不够绝情吗?

  阳哥轻叹一口气,说:“扬天,变了。”

  “是啊,他的变化确实挺大的,自从那一次他被关峰的人阴了之后,消失了半个学期,再回来,就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个扬天了。”我说。

  “这件事我也知道,老胡跟我说过,只不过,宇信,难道你没有想过,扬天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吗?”阳哥扭头问。

  “想过,但我想不透……”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总感觉,扬天,像是变了,又好像没变。”阳哥说。

  这话我听得越来越晕了,我忍不住问:“阳哥,你有话直说好吗?你这么说,我一时有点弄不懂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像是变了,又好像没变’?”

  阳哥的嘴角突然抽搐了两下,他的眼神也突然之间变得飘飘忽忽,他朝我伸出手来,说:“宇信…你,你有烟吗?”

  “有啊。”我连忙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本来打算拿一支给他的,仔细一想,还是把剩下的大半包都塞给他了。

  阳哥把一支烟放进嘴里,拿出打火机来点燃,他的手居然都有些哆嗦。

  我奇怪的问:“阳哥,你怎么了,不舒服?”

  酷c:匠j6网\|首发¤J

  阳哥深吸一口烟,摆了摆手,过了大约五六分钟的样子,他才镇定下来,恢复了平常的神情。而我也是疑惑不解,我总感觉今天的阳哥特别怪异。

  他喘了两口气,说:“咱们刚刚说到哪了……”

  我把刚刚我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哦了一声,说:“我总觉得,扬天变了的原因,是因为他对你的狠心……扬天这人很重义气的,这谁都知道,可他却突然跟你翻脸,这实在奇怪。说他不变,是因为,那天你们单挑完了之后,他请我吃饭,他的谈吐之间,却又和以前的那个扬天没有什么不一样,对兄弟也是一样照顾,做事一样的豪爽。”

  照阳哥这么说?扬天是故意针对我?他为什么要针对我呢,我跟扬天私底下并没有什么仇恨和恩怨,他急着跟我翻脸,把我踢出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阳哥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解,他说:“你一定感到很疑惑吧,其实,我也很疑惑,我这个人比你俩都要敏感。我还特意旁敲侧击的问过扬天,他被吴强抓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就是不肯说,让我感到很蹊跷。所以我曾经私下底去调查过这些,我认为这些,一定跟吴强和关峰,脱不开关系……”

  我恍然大悟,说:“阳哥,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找到吴强和关峰,或许可以知道,为什么扬天会突然改变了?”

  他点了点头,又点上一根烟,说:“但这只是可能!”

  我嗯了一声,说:“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尽全力去查的。”

  阳哥也满意的笑了,而我此刻心里也在想着很多事情……既然扬天那天是被关峰阴后才被吴强抓去的,那照这么说,关峰或许知道些什么。或许吴强对扬天做了什么,所以扬天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突然很想了解这一切,而吴强现在已经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我只能够找关峰,那该怎么让他说呢,我又有些犯难了。

  我和阳哥又聊了一会儿天,他谢绝了我请他吃饭的意思,我跟他分手的时候,偷偷的往他口袋里放了两百块钱……虽然我不知道阳哥是不是真的到了没饭吃的那种窘境,但假如真是那样,我能为他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阳哥走了之后,我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仔细想了想,一拍脑袋,坏了!我居然忘记了关妍还在门口等我!我这一聊就聊了二十多分钟啊,坏了,这回关妍非得剁了我……

  正当我懊恼之时,我手机上忽然收到了一条她发来的短信:姓李的,你是不是掉在厕所里了?老娘不等你了,走了,我祝你马上掉坑里,脑袋被卡住,憋又憋不死,出又出不来!

  真狠啊……看了这条短信之后,我估计关妍还没走远呢,急忙就往门口跑去,跑出电影院,却发现门口早已不见了她的踪影。

  真是觉得自己今天有点煞笔了,今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心总是跳得特别快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