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看着我,举起了拳头,往我胸口用力的打了一拳。接着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小弟也用力的往我脸颊上打了一拳。

  还好这两拳力度都不是很大,没有把我打蒙过去,我的双手和肩膀虽然被按住了,但我的腿还能动,我抬起脚来用力往小艾身上踹了一脚,他被我踹的后退了几步。

  "别按着他了,大家一起上吧!都别手软,狠狠打这个死叛徒!"不知道是哪个小弟吼了一声。

  那两个按着我的人松开了我,开始一起攻击我,我飞快的直起腰来,不知道是谁往我腰上踹了一脚,踢得我后退一步,大腿被桌角磕到了,钻心的疼。

  五个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我围在了中间,对我拳打脚踢。我再厉害,也无法同时挑五个人,这时我注意到我左手边只有一个小弟,我一转身,用力一拳轰在他面门上。

  他下意识的往后退,而我趁机推开他,终于突出了包围圈,跑到了教室后面。

  那几个小弟自然也是紧跟着我,我背上也挨了一些拳脚,我忍住疼,拿起教室后面摆着的一个湿漉漉的拖把,转过身,用力的挥了过去,这一拖把差点打在一个小弟的身上,他们都连忙后退,毕竟这拖把又重又脏,真要打在身上那可是又疼又恶心。

  就在这时,门突然砰砰的响了起来,太好了,有人来了!谁知道不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安静之后没两分钟教室外面就传来惨叫声,还有骂娘声,那声音我也十分熟悉,像是周胜的!坏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我心头。

  小艾忽然冷笑了起来,说:"宇信,你的小弟们来了,不过可惜,外面早就有人等着你的小弟们了,今天,你算要完了!"我顿时感到绝望,我早就预料到扬天肯定会来搞我,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一次,就足以将我一网打尽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必须要拼一次了!我往前一步,一拖把朝着一个小弟打去,他躲了一下,但肩膀还是挨了一下,我以这把拖把为武器,主动进攻。

  ◇更r新最快?上酷…匠网

  他们几个猝不及防,被我打了好几下才反应过来,一个小弟也不怕恶心了,用力的抓住拖把上的布,狠狠的扯住,他的力气还挺大,我一时居然扯不回来。小艾趁机带人冲上来,我只好松开拖把杆,转身打算跑。

  谁知道o那个扯过拖把的小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用力把拖把一甩,拖把杆居然打到了我的脑袋上,我只感觉"嗡"的一声,脑袋非常的疼,脚下也放慢了速度。

  而小艾他们几个已经抓住我了,一个小弟用力一推我,将我推到了窗边,他们几个迅速的了过来,这下我是跑不了了!除非跳窗。

  我只感到绝望,看来我今天是真要栽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安静了下来,接着传来一阵一阵的撞门声,小艾大吃一惊,大叫一声:"谁?!"撞门声越来越大,桌子也被撞得后退开了,小艾他们几个都吃惊的看着我,也忘记了打我。

  没过多久,门直接"轰"的一声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这三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我们个人都震惊了,一个是何劭曦,还有一个居然是大叔?(大叔就是上次那个抓我抽烟的体育老师,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他)

  身材魁梧的大叔黑着脸走了进来,走到教室后面,看着我们怒气冲冲的说:"不错啊,几个合伙欺负一个就算了,还把人堵在教室里打?"小艾他们几个呆呆的看着愤怒的轩哥,大气都不敢吭一下,大叔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用力的拧住了小艾的耳朵,小艾惨叫起来,一脸痛苦。

  大叔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用力一耳光扇在了旁边一个小弟的脸上,吼道:"不是有能耐吗?有能耐来跟我打啊!啊?"小艾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只能连连求饶大叔像拎小鸡崽子一样,把他给拎走了。这场架以大叔的出现收场了,出了教室我看到,走廊里面足足躺了十多个学生,都是扬天手下的混子,显然是扬天派来堵周胜他们的。

  这些混子一个个的都躺或坐在地上,大多脸上都有伤。

  大叔一个人,把这十多个混混一个一个的抓去了保卫室,值得庆幸的是周胜只带了三四个人来找我,不是扬天那帮人的对手,所以当大叔看到的时候,只看到那群混子在打周胜他们,并没有看到周胜还手。

  而我也是一样,大叔只看到了他们打我,所以只抓走了他们。扬天这下可算是倒霉了,不仅没能将我一网打尽,居然还赔了。不过有一个地方我感到很疑惑,周胜他们几个既然不是那十多个人的对手,那为什么我出来的时候,看见那十多个混混都受伤了呢?

  我本来以为是何劭曦打的,不过他也没这么厉害啊,谁知道大叔走了之后我问他,何劭曦竟然否认了。

  我困惑的问:"那那群人是谁打的?"周胜叼上一根烟,嘿嘿笑了两声,说:"yu哥,这你就猜不到了吧?说出来了你可别吃惊,那十多个人,都是大叔收拾的!"我惊讶不已,说道:"你是说大叔一人,打了十多个混子真的,都是他打的?"何劭曦嗯了一声,说:"没错。""当时大叔来了,并没有动手,只是叫他们停下来。那十多个人嚣张过头了,压根没理大叔,大叔见说话不管用,这才动手的!"周胜兴致勃勃的说,"那帮SB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想打大叔,结果才十分钟,就被大叔打服了!"这个大叔真是牛逼到逆天啊,就算是在我心中无比牛逼的于茂和他比起来,只怕也差了一大截同时我也深感不解,他一个练体育的,还是老师,怎么会这么厉害?不过我也没纠结这个问题太久,他再厉害,也跟我没关系。

  我问何劭曦:"不过说来也奇怪,你怎么突然来了?"何劭曦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从口袋里翻出几张红色钞票来,递给我,说:"这是上次于茂把我打伤时,你垫付的医药费,还给你!"我愣了愣,摆摆手,说:"不要了!"何劭曦硬是把钞票塞到了我手里,盯着我说道:"我不喜欢欠人的!"我知道他一身傲气,又固执,不要也不行了,只好接下了钱。

  "你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你和大叔怎么会突然出现?"我又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

  何劭曦缓缓的说:"这几天我本来是在家里休息的,上午的时候,我叔叔给了我钱,我就立马赶来学校,打算还给你了我不喜欢欠人的,一分钟都不喜欢!谁zh*d*o我刚刚走到教室门口,我就看见你在里面被人打,我试着撞了两下门,门撞不开我就跑到保卫室去,而那个老师就坐在保卫室里喝茶,我一问才知道保安都吃饭去了。他问我什么事,我就告诉他三楼有人打架,他就跟我来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何劭曦和大叔会突然出现。"我们之间清了。"何劭曦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打算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吼道:"何劭曦,有件事情,我想问你!"何劭曦没搭理我,谁知道他又走了几步路,居然停下了,转过头问:"什么事?""我很喜欢你,靠!不过不是那种喜欢,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你很厉害,所以我想问你,你愿不愿意跟我混"我开口说。

  何劭曦扭过头去,没理我,缓缓的走去,不一会儿他就下楼,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难免有些沮丧,我还以为他已经把我当朋友了呢,谁知道,他还是不愿意理我啊这个何劭曦简直就是个小于茂不对,于茂那种气质是冷漠,而他则是真真正正的傲气。

  身边的曾海涛似乎有些看不过眼了,说:"妈的,跟宇哥装什么逼!""就是,把自己当哪根葱了""真看不过他,就喜欢装逼"小弟们都在替我打抱不平。我挥了挥手,说:"大家都别替我抱不平了,我迟早有一天,肯定要征服这个何劭曦!让他真正认我当大哥!"周胜嘻嘻哈哈的说:"没错,大家还不相信宇哥吗?"我们一群人都嘻哈起来,把刚刚被打的不快给忘了,但我心中却担忧起来扬天肯定不会罢休的,他一定不会因为这一次栽了,就放过我的。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我再次迷茫了,论势力,我还是不及扬天一半啊。

  跟他们聊了一会儿天之后,我才想起,下午还要出去跟关妍一起看电影呢,现在已经是下午一边多了,我得抓紧时间了,否则只怕要失约了。

  我跟几个人在门口的一家小面馆里吃了个饭,我几口就扒完了面,便提前离开了周胜还打趣我是不是赶着去投胎。出了小面馆,我匆匆往天达电影院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