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于茂两个人把何劭曦半扶半拖的给弄到了离学校挺远的一家医院,医院里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值班。医生观察之后说是何劭曦受了内伤,一大堆专业名词,我们也听不懂。反正就是说何劭曦的腹腔脏受了伤,不过并没有造成骨折,需要留下输液。

  这一折腾,我们也花了不少钱,医院挺黑的,我们身上的钱也没带够,于茂回家去取钱去了。而我则呆在医院,陪着何劭曦输液。

  他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一句话都不说,大概是睡着了吧。

  “靠,妈的,这医院的味道真难闻!”我从小到大就很讨厌来医院,小学的时候,是因为在这里打针好痛。初中的时候,是因为听说医院这地方经常闹鬼。现在高中了,之所以讨厌来医院,是讨厌医院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外加味道难闻。

  “我也这么觉得。”

  我吓了一跳,心想是谁在跟我说话呢,我扭过头去,没想到是何劭曦在跟我说话。他脸色苍白,说:“我也不喜欢医院,别输了,走吧。”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不行,医生说必须输完液留在这里观察一下才能走,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担不起。”

  何劭曦犹豫了一下,问:“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我说,“你性子可真够倔的,打不赢就算了,为什么一定要死撑呢?有意思吗……”

  何劭曦挤出一丝笑,说:“我必须要赢,这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

  “尊严个狗屁,于茂下狠手的话,真能把你打死的。”我发牢骚。

  我意外的发现何劭曦对我的态度居然好了很多,话也多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太无聊了还是他已经把我当朋友了。

  何劭曦说:“无所谓,反正也没有人在乎我是死是活。”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爸妈呢?”我问。

  何劭曦垂下头,说道:“我是孤儿。”

  “呃……平时,你都是一个人生活吗?”

  “我是住校生,我有一个叔叔,平时他只给我钱,不管我起居生活,也许我死了他也不会管吧。”何劭曦说,神情失落。

  怪不得何劭曦一直以来都是性格孤僻、不与人交流,打起架来又跟疯子一样,估计跟他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有关吧……我胡思乱想着。

  气氛一下子又僵了下来,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索性沉默。

  就这么着我靠着椅子,居然睡着了,不过没睡多久,就被拿完钱赶到医院的于茂给叫醒了……我们两个把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便离开了,这时候也挺晚了,我更是困得不行。

  我们两个肩并肩走出医院,天气转凉了,晚上也变冷了,一阵冷风吹来,我感觉特别冷。

  我们两个在街道上走着,于茂对我说道:“这小子不错,底子好,你收他吧。”

  我嗯了一声,其实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我还是不愿意放弃于茂,我转过头,问于茂:“你到底打算跟谁混?”

  “我?不知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不想混了。”于茂说道。

  “你真打算做个普通学生……平平凡凡的度过剩下的这两年?”我问。

  “嗯。”

  我想要挽留一下他,但最后还是词穷,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想说的话,于茂不会随便跟人开玩笑的,他说不混了,那么就代表他这个想法已经很坚定了。

  “不混就不混吧。”我苦笑了一下,说,“这样,也好。”

  “你支持我?”

  “废话,你是我兄弟,我不支持你,支持谁?”

  于茂叹了口气,说道:“宇信啊,其实我也把你当兄弟的……”

  我心中隐隐感动,谁知道他下句话却让我有骂人的冲动:“就算是一条狗,相处了这么久,我也会把它当成好兄弟的……”

  这家伙居然稀有的开起了玩笑,今晚真有意思,让我见识到了一场有意思的打斗,一个有意思的何劭曦,和一个有意思的于茂。

  我们两个在一个马路口分手各自走了,临走前我问他:“于茂,你真打算不混了?抛下这帮兄弟们?”

  “谁说不混就是抛弃兄弟们了?我只不过是厌倦了这种打斗的生活。”于茂淡定的说道。

  “你要慎重。”

  于茂没再搭理我,往与我相反的反向走去,他的背影逐渐模糊,我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为什么活了十多年了……都没有看到过满天繁星呢……

  几天很快就过去了,这几天都过得比较平静,虽然有那么一点波澜。关峰正式和扬天开战了,扬天也不甘示弱的反击,现在高二两边的混子打成一团,我继续冷静的按兵不动,分析形势。

  这几天何劭曦都没来学校,他大概是在家里休养吧,我还好心的帮他请了一个病假。

  这天上午,我刚刚来到学校呢,关峰就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让我在学校操场跟他见面。我跟他也有几天没见过面了。这一次他居然不是派关妍来通知我,而是亲自来了,真是奇怪。

  我很快赶到了操场,见到了他,他表情严肃,很显然,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我心中不安起来。

  我们两个走到操场边上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大树边,他对我说道:“宇信,出事了。”

  果然啊,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问道:“什么事?”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的一窝主要的小弟,在吃夜宵的时候,被人给埋伏了……二十多个小弟,全部都受伤了。当时我去上厕所了,没在。”关峰的脸色很不好看。

  “谁干的?”我吃了一惊,不过是谁干的我也猜得出个十有八九了……没想到他们胆子那边大,在校外都敢动手了。

  关峰说:“不清楚,但是我估计那帮人,是扬天的人……毕竟现在除了扬天,没几个跟我们有仇了。”

  “艹!”我骂了一句,“你的小弟们怎么样了?”

  “最严重的腿都打的骨折了,最轻的也受了一些皮肉伤,我手下的小弟们加起来总共也不过二十多个,这下子都伤了!”关峰脸色铁青,愤愤不平。

  “没想到扬天还挺直接的……我们也要加紧动作了,我这里有大概二十多个小弟,都可以交给你。”我说道,看来我不出人也没办法了。

  关峰嗯了一声,随即说:“但是有个地方,很奇怪。”

  “什么地方?”我问。

  Y酷匠网O%唯Eb一~正)J版j,“)其}$他(N都是盗=版

  “这个烧烤摊,离学校比较远,学校里的人很少有知道这个烧烤摊的。扬天怎么会知道,我们所有人在那个摊子上吃烧烤呢?我估计……”关峰停下了话。

  “你是说有叛徒?!”我吃了一惊,看来这事很不简单。

  “嗯,我正是这么认为的……”他说。

  我微点了点头,问:“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找个机会,把我所有的小弟们都给叫出来,一个一个的推测。”关峰说道。

  我说:“也许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

  “星期五的晚上,我想把他们全部约到一起来,到时候你也来吧,帮我分析一下……”关峰说道,平时一向自己的他,这时候居然也有些慌乱了。

  我答应了下来,星期五就是明晚了,和关峰分开之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周胜,让他找人查一下,关峰分别有哪些手下……

  自从经历了晓伟事件以后,我对叛徒一向是非常的痛恨的。一个团伙里,有一个叛徒,那么这个团伙绝对非常危险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跟关峰一起把这个叛徒揪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