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他居然还知道什么叫兄弟情,居然肯为了阳哥在那么多人面前输给我。付出的代价,可真是够大的。”我苦笑着说道。

  “这小子挺有头脑的,他肯定分析到了,你那么轻易的赢了他,即便他服,他手下那五十多个混子,都不是傻子,肯定也不会服的。想真正当一个令人心服口服的老大,还是需要人心啊!宇信,你要走的路,还很长,你跟他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宽哥叼着烟,说道。

  我发现,宽哥这个人真的不简单,很多事情,他一眼就能看透。

  而他说的也没错,想真正坐稳老大这个位置,还是需要人心……并不是因为一场单挑、一句“以后你是老大,你说了算”就行的,看来我必须要加快速度,收拢人心了!

  “接下来,就只能看你的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宽哥笑了笑,说道。

  没错,我要走的路……还很长啊!只能靠我自己了!但我却依然迷茫,我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

  我咬了咬嘴唇,说道:“宽哥,到底,我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你的下一步?呵呵,抢在他之前,聚拢人心,发展自己的势力,这样子,你才能真正站稳!接下来,你可以联合关峰对付扬天,也可以联合扬天对付关峰,最好的方法还是看着他们两个斗,然后你坐收渔翁之利,看你如何选择了。但有一点你要记住,永远不要让自己陷入一个被动的局面!”宽哥笑了笑,说道。

  经过他这么一指点,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起码,我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了!正如他说的,接下来,也只能靠我自己了!但我总是觉得,很多事情,突然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了,不是我能参透的……

  我和宽哥翻墙出了学校,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似乎是有什么急事。我走到大街上,心想着以后就要自己“打江山”了,不由得有些激动...........按照宽哥说的,我的第一步便是收拢人心,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有先站稳了!才可以跟扬天关峰他们斗!正想着呢,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周胜打来的电话。

  “喂,周胜,找我什么事?”我问道。

  “哈哈,宇哥,恭喜你啊!我就说嘛,相信宇哥肯定没错的!”周胜拍起了我的马屁,而他那边挺吵的,不但有他的声音,还有曾海涛等等几个小弟的声音,他们大概是在一起吧。

  我笑了两声,说道:“少拍马屁了!对了,你们在哪呢?”

  “我们正打算去吃饭呢,宇哥,你也来吧!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周胜说道。

  我本来打算拒绝的,但我一想到宽哥跟我说过要“收拢人心”,吃饭喝酒,无疑就是我们这帮高中混混收拢人心最好的方式了。况且这个时候,我也的确要稳住手下这帮人,不然,到时候连最基础的势力,也很容易垮掉。

  我找他们要了饭店地址,是一家离学校不远的火锅店,我匆匆赶了过去。

  这家火锅店貌似是新开的,人不怎么多,客人们大多都是我们这些学生,但这家店不贵,因此是不少高中生聚餐的首选。

  周胜他们几个坐在火锅店最显眼的一个大桌,一张桌子坐了八九个人,都是我以前的小弟们,我走了过去,他们见我来了纷纷跟我打招呼,我心里也不由得有点小感动。

  我坐到了周胜和曾海涛的中间,周胜把菜单递给我,说道:“宇哥,你点吧!为了庆祝你今天的胜利,曾海涛说他买单!”

  “尼玛比,之前不是说你请客吗?”曾海涛骂道。

  “是啊,我请客,你付钱啊!”周胜吐吐舌头,说道。

  我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今天这顿我请吧,都是兄弟,谈钱伤感情啊。”

  周胜连忙说道:“不行啊宇哥,你是大哥,怎么能让你买单呢?”

  “没事,就我买单吧,今天我请弟兄们吃个饭,以后,咱们的日子可能就要过的辛苦点了!”我一边把菜单扔给别人一边说道。

  “辛苦一点?宇哥,这话什么意思啊。”曾海涛狐疑的问道。

  我笑了一下,说道:“今天这场单挑呢,我虽然是赢了,但是毕竟咱们这个圈子,五十多个混混,都不是傻子!就算是扬天服我,他们肯定不会服,更何况我曾经被说的那么难听!要真正当别人心服口服,还的看自己的能力啊!”

  周胜愣了一下,随即便说道:“宇哥这话说的挺对啊!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曾海涛撇撇嘴,说道:“毕竟咱宇哥,现在赢了扬天了,事先说好的,也就是咱们这个圈子的老大了!谁要是不服,就打呗,迟早能打服的!”

  我摆了摆手,叼上一支烟,说道:“打?那么多人,什么时候能打的服?就算真把人打服了,他们心里也不会服!只有自己有本事,才能真让人服!”

  “那宇哥,你打算怎么办呢?”周胜搓搓手,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你们大家,都是从高一就开始跟我混的,咱们的感情,肯定没得说!”

  我顿了顿,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扬天,今天只是表面上的服我,我和他还得斗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咱们大家,只能团结!团结在一起,才能够真正站稳!”

  “没错,宇哥,你说的真对!谁怕谁啊?我们大家都听你的!”周胜说道。

  这时,服务员把啤酒抱上来了,我站起身来,轮流给桌子上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一瓶酒。回到位置上,我打开面前的啤酒,喝了一大口,认真的说道:“我宇信不会为难任何人,你们谁要是怕了或者不服我!现在就可以站起来,退出!”

  桌子上一下子安静下来,安静了一分钟左右,十个人,没一个动的,我笑了笑,举起面前的酒,说道:“喝吧!都在酒里了。”

  “就是,今天谁不喝酒,就视为不给面子啊!”周胜吼道。

  #b酷{K匠网首E(发;

  “先干吧!”我大声说道,举起了手中的酒瓶子。

  桌子上每个人都举起了面前的酒瓶子,酒瓶子碰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红色的汤在锅里翻滚着,真是让人热血沸腾。我也感觉自己那颗凉透的心,也慢慢的暖和了起来.....................这顿饭吃了挺久的,一箱啤酒都被我们喝完了,最后买单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钱都没带够,桌子上的每个人掏了点钱,才凑够。我们一行人出了火锅店,说说笑笑的,周胜拉着我,说道:“宇哥啊,我怎么感觉,今天的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怎么、不一样了?我以前是怎样啊.............”我问道。

  “以前吧,你总有点不爱搭理人,说文艺点,就是‘冷漠’吧,可你今天突然这么热情................大家都挺惊讶的,我也挺感动的................周胜搂了搂我的肩膀,说道。“都是兄弟嘛.................”我大声说道,经过扬天一事之后,我才明白人心是多么的重要............你没有人心,即便是你混得好,那些人对你也只是表面上的恭敬,等到哪一天你出事了,混得不好了。这些曾经尊敬你的人就会反过来嘲笑你,用轻蔑的眼神瞟你............这一点我也是深有体会了。

  走到江边的时候,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刚刚吃火锅吃出了一身汗,挺难受的,我走到江边,趴在护栏上,风一阵一阵的吹来,凉快多了...............我也清醒了很多,点上一支烟,默默的想着我下一步该怎么走..............仅凭着目前我手下的这点人,是远远不够的..........我现在还需要更多手下,高二才算真正有我的立足之地..........而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收服高一的那些班级老大,小头目们,让他们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我混.............这才是最重要的,但这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一步,就是先把他们约出来,聚在一起,但我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要联系他们,只能通过一个人,老胡。

  不管怎么样,我跟老胡都是兄弟,这个忙,他肯定不会不帮的。

  这个点,还不算晚,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老胡接电话总是接的特别快的,没等几秒那边就传来他的声音:“喂,小宇。”

  “老胡,你现在在哪里啊?”我问道。

  “我在学校呢,怎么了?有事?”他问。

  “确实有事,老胡,我有个忙,想请你帮。”我说道。

  “你说吧,只要能办到,我肯定会办。”

  我吐出一口烟,说道:“老胡,你肯定有高二那些班霸们的联系方式吧?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请你,帮我联系一下他们,告诉他们,明天中午十二点半,在学校附近新开的那家火锅店,我请他们吃饭。”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老胡问道:“小宇,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没为什么,我就是想把他们聚在一起,有些事情,想跟他们说而已。”我笑了两声,说道。

  “小宇,扬天他才刚刚输给你,你为什么这么急着...........”

  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老胡,你也应该知道,今天这场单挑,扬天确实是输给我了。但你不笨,你也应该清楚,那些人,根本就不会服我的!我和扬天的恩怨,还没有解决...........我知道,你也很为难。但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传一下话!大家都是兄弟,我也觉得,你不会像扬天那样,做的那么绝的!但是,如果你真的要拒绝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我发现,自从我和扬天决裂之后,我和老胡的距离似乎就远了,虽然每天电话还是没断过,但话也少了,感情,终究是淡了。

  老胡也是一个重兄弟情的人,但正是因为他重兄弟情,所以他才会这么的为难.............我也能理解他,换了我,被夹在中间,也会很为难............所以,即便他不帮我,我也不会怪他。

  “好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宇信,我知道。你和扬天,迟早会走到针锋相对的那一步的唉,算了,就像你说的,都是兄弟,我也应该帮你...........”老胡轻声说道,语气带着无奈。

  “老胡,我没有逼你..........如果你不愿意做,那就算了,我不想强迫你。”

  “没事,我会帮你一一通知那些人的,但,如果他们不来,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老胡叹了口气,说道。

  我心生愧疚,刚想跟他说一句对不起,他却挂断了电话。我把手机放回裤子口袋里,心里也很苦涩,究竟是什么,让我和扬天走到了这一步呢............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和他争这个老大的位置,为什么,他就容不下我呢...............第二天早上,我来到了学校,周胜他们七八个人,早就在门口等着我了,这是我吩咐的,这个时候还不能够掉以轻心。多点人在身边,总是要安全一些的。

  我们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进入了学校,我刚刚上了楼,整条走廊里的目光便聚集到了我身上,不屑、鄙夷、惊讶、害怕都有,我笑了一下,直接无视掉了这些人的目光。

  走到走廊中间的时候,一个女生迎面走了过来,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吴婷。她现在也不和我在一个班了,说起来,我连她被分到了哪个班,选的理科还是文科都不知道呢。

  吴婷抬起头,认出了是我,神色带着惊讶和慌张,但她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当她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居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呆在了原地,怯怯的问:“宇哥,有什么事吗?”

  我不知道吴婷为什么会如此怕我,自从那天我打了她一个耳光之后,她每次见到我总是一副恐惧的样子。我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周围突然安静下来。

  我看着她,她今天穿了一条短裙和一件无袖衬衫,最近她瘦了一些,身材也就显得更好了。我愣了一下,最后仅仅只是说了一句:“天气变凉了,别穿这么少了。”

  周围的人突然哄笑起来,吴婷的脸也一下子红了,我感到莫名其妙,吴婷似乎有些生气了,甩开我的手,绕开我走了。

  周围的人仍然在笑着,似乎我刚刚做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们的笑声格外刺耳,我总感觉他们是在嘲笑我,我突然感到格外烦躁,吼道:“都JB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我在高二还是有些威信的,大部分人都连忙止住了笑,也是怕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我也不是傻子,仔细想了想,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笑了,原来他们把我善意的关心当成了调侃。

  我懒得管这些人,带着小弟们回了班。

  记得上个学期的时候,我曾经想过,这个学期开始,就要好好读书了。但当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走进教室时,我想要好好学习的兴趣一下子就减了一半,再翻开课本,上面的那些内容都让我感到头疼。

  我强迫自己听了一会儿课,却发现我完全听不进去,好好学习的热情也被浇灭了.........算了算了,还是睡觉吧。

  我右手边的位置一直是空着的,于茂这小子又旷了一上午的课,他上午似乎很少来上课,真担心这样子下去,他会不会被开除。我们这破学校,老师们似乎也不管那么多,进教室,只有有人就开始讲课,下了课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拿起课本就走。

  或许,老师们巴不得我和于茂这种学生不来上课吧。

  我们这种学生不来学校,他们的眼睛和耳朵都会清净很多。

  我感到悲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成了这种人...........但既然已经堕落了,也就只能堕落下去了中午下课的时候,我接到了老胡的电话,他告诉了我一个对我非常的不利的消息:他的确是通知那些班级老大们了,但那些老大们有的推脱、说没时间,有的直接拒绝,最后,只有两个人答应会来。这两个人,一个叫朱志仁,一个叫齐涛,都是高二有些名气的混子。这两个人原本是关峰的手下,高一期末的时候,才被老胡收服的,那个时候还是我暂代老大呢,据说这两个人一直不太服扬天,因此今天才会来。

  出现这种局面也没办法,毕竟别人不来,只能说明我威信不够..........虽然我早预料到了,但难免还是有一些愤怒,可是,我也无可奈何。

  中午十二点半,我准时到了火锅店,这次我并没有带太多小弟去,就带了五个信得过的小弟,以防万一。周胜这小子,居然订了火锅店里唯一的一个包厢,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们便坐在包厢里,静静的等候着。

  等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两个男生走了进来。

  这两个男生,一个理着板寸,身材高大,这个男生便是朱志仁了。还有一个个子不高,但长得很壮,这个男生便是齐涛。他们两个居然都没带小弟过来,看来是我多虑了。

  我站起身来,指了指我对面的两个位置,笑了笑,说道:“你们来了?坐吧。”

  朱志仁和齐涛,缓缓的坐下,两个人犹豫了一下,不约而同的喊道:“宇哥好!”

  “嗯,来,抽烟。”我拿出烟盒,扔了两支烟给他们。

  朱志仁和齐涛拿起烟来,熟练的点燃,我笑了两声,轻声说道:“真没想到,我约了那么多人,居然只有你们两个来了!”

  朱志仁看着我,犹豫了一下,问道:“宇……哥,你今天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是啊宇哥,你找我们有事,还是赶紧...........说吧。”齐涛说道。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本来就是想大家都叫到一起,开个会,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关峰的,可没想到...............唉,只有你们两个给面子了。我这个老大,当的真是窝囊...................我说道。

  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如果直接了当的说,我是想让他们跟我混,很可能他们就会直截了当的拒绝或者推脱了。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想让他们意识到,昨天那场单挑其实是算数的,我现在是老大;让他们意识到,他们还是跟我混的。

  齐涛干笑两声,说道:“那帮人确实是不老实了。”

  “唉,这帮人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就不把他们当兄弟了。迟早有一天,我要好好收拾他们!任何不把我当回事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我把语气放狠,咬牙切齿的说道。

  其实这凶狠的表面完全是我装出来的,吓一吓他们,是必须的。

  朱志仁似乎也有一点紧张了,他捻灭烟头,轻声说道:“宇哥……你也就不必跟我们提这些了,我们肯定是对你忠心的...........“是啊,宇哥,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嘛.........”齐涛说道。

  看来他们已经有一些怕了,实际上,我们这个组织已经散了,但我这样说,就是故意要作出一副我们这个组织还存在的样子。毕竟我也是扬天亲口承认的老大,他们不好否定,如果他们真的否定我的话,那我就直接跟他们撕破脸皮,在这个包厢里,狠狠的打他们一顿!

  “有你们在,就好了!今天我之所以想把大家都叫来呢,之前也说了,第一是为了商量一下如何对付关峰的,第二是一起吃顿饭,喝喝酒...........可只有你们两个来了,这事我们还是一样要商量!在这个包厢里的,都是兄弟!大家有好建议,都可以提。”我微笑着说道。

  朱志仁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宇哥,我觉得.........我们可以带人,去把关峰阴一顿!把他打惨了,再找人去放谣言,这样子,他手底下的人心,就都可以散了!我们再趁机把他的势力一网打尽!”

  “嗯,这一招是不错,但是治标不治本!”我轻轻一笑,说道。

  周胜也开口说道:“现在关峰也警惕多了,我们要抓他落单,可能很难!他都已经两天没来学校了好像。”

  齐涛说道:“那就定点打群架呗........”

  我说道:“那我们的胜算会很小,你们也知道,昨天扬天输了...........他口上说服我,其实心里根本不服,我查过了,今天那么多人没来,也是因为他使了手脚,把人都给拉到他那边去了!”

  朱志仁咬着牙说道:“我就知道他肯定不会服的.............”

  齐涛也说道:“是啊是啊,宇哥,其实我们早就看不惯扬天了,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也知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好的建议,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大家看看,怎么样............我说道。

  这个想法也是刚刚才从我的脑海里冒出来的,确实很大胆,但目前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我倒是觉得,这个方法我们可以试试!

  “宇哥说吧。”朱志仁开口说道。

  我笑了一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开口说道:“和关峰合作!”

  “什么?”“宇哥,你没弄错吧?”“合作...........他这种人.............”

  “是啊,这怎么能行呢?”

  整个包厢里的人似乎都慌了,他们对关峰还是非常的抵触的,要和一个曾经的敌人合作,他们肯定是无法接受的。这也在我预料之中,我开口说道:“昨天的时候,扬天他说过,我是老大,以后他都服我,可是今天当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直接就拒绝了!看来,他是想反了!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关峰,而是扬天!所有我认为,我们可以先和关峰合作,弄倒扬天,再对付关峰!”

  齐涛和朱志仁一时都犹豫不决起来,我趁热打铁:“关峰也肯定很想弄倒扬天,只不过凭他目前的实力,还不够。我和扬天之所以闹翻,都是因为他从中做手脚,离间我和扬天的关系,我和扬天才会到今天这一步!如果他真的有实力,何必用这种方式呢,还给自己多添了一个敌人!”

  齐涛和朱志仁似乎信了我的这一通理由,包厢里安静了两秒,最终齐涛开口说道:“好吧,我同意!听宇哥的..............”

  “可是,关峰现在基本上都不来学校了,宇哥,你该如何找到他呢..............万一他不同意..........又怎么办呢?”朱志仁要比齐涛聪明一些,他没有直接不给面子的反对,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问题一时也让我有些为难,我低下头,沉思着。

  我沉思着,一下子,整个包厢就变的十分安静,。也许周胜是为了不冷场,对我说道,宇哥,别在纠结着事了。我们都认你做老大了,这些事等有空,我们大家一起商量着,现在我们应该高兴,你刚当上老大,要庆祝庆祝,说完,砰!!的一声。。原来啤酒瓶口的盖子直接被他用筷子给撬开了,给我,志仁,齐涛,以及周围的几个小弟倒上了酒!我暗叹周胜的变通,或许是都把人当兄弟了,这次我放开的喝,没有丝毫的戒心,忽然觉得,好久没有这种感觉。。。

  当天下午,我向班主任又请了个假,我又交代周胜帮一个忙,那就是帮我要个何邵曦的电话号码,并交代他如果他不给不要动硬,我看他是个人才,这样的人如果我收不到,估计是我们最大的危险之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