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大事啊……你这么神秘兮兮的,我倒担心起来了。”我说道,尽量把语气放轻松。

  老胡拍拍我的肩膀,脸色凝重的问道:“宇信,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扬天哥的事?”

  我愣了一下,随即便激动起来,怀疑?他们居然开始怀疑我了?我抓住老胡的肩膀,说道:“难道你也觉得,我做过对不起扬天哥的事?”

  “没有,我只是问问,中午记得呆在教室里面,不要离开。”老胡推开我的手,转过身,往三班那边走去。

  我呆在了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扬天突然找我有事,而老胡不但神秘兮兮的不肯说,还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十有八九,是扬天真的怀疑我了……我轻轻的摇了一下脑袋,苦笑了一下,然后抬脚走进了教室。

  如果中午扬天真的盘问我,问我是不是真的背叛过他,我该怎么回答?该怎么解释?我不希望真的会到那一步,也许他找我,是为了别的事吧。也许,是我多想了……

  我走到关妍的座位边,她正趴在桌子上休息,我敲了敲她的桌子,说道:“喂,别睡了,起来!”

  关妍似乎是被惊醒了,猛地一下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我。

  “我外套呢,你不准备还我了?”我说道。

  “哦……”她似乎这时才想起外套的事,她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外套我忘在家了,中午我回去拿给你吧!”

  “你什么记性啊你……”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也不是故意的,下午我肯定会拿给给你的。”她低下头,小声说道,明明是她的错,她居然还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来。

  我心一软,说道:“算了算了,下午记得拿来,要不然后果严重。”

  “什么后果。”关妍疑惑的问道。

  我狡黠一笑,说道:“我再摸一回你的胸部。”

  她用力的踢了我一脚,恨恨的骂道:“流氓。”

  “那你还不还我衣服,是不是喜欢上流氓的衣服了?”

  “滚!实话告诉你吧,你那衣服已经被我扔到我家厕所里去了……昨天还被我扔地下踩了两脚呢……”她说道。

  我笑了笑,也没心思跟她开什么玩笑了,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整个上午我都是心不在焉,身边的座位也是空荡荡的,于茂居然一直没来上课……我隐隐感到不安,不断的想着中午扬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不停的对自己说,不要太担心太在意……也许,他找我是为了别的事呢……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中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老师走出教室,我一个乖乖的坐在座位上,等待着扬天他们的来临。

  最{*新》#章&节4上◎酷匠,x网

  大部分同学都离开了,而与教学楼后操场只有一墙之隔的居民楼那边也飘来饭香,我却丝毫感觉不到饿。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夹杂着说话声,不过说话声音很小,听这声音,好像还来了不少人啊,我的心悬了起来……

  五十多个人涌进了教室,本就不大的教室一下子拥挤起来,那些人我只认识一小部分,扬天应该是把所有小弟都给召集来了吧……领头的扬天吼了一声:“还留在教室里的人识相点,赶紧滚出去,否则等下我手下的人动手伤了你,就不关我的事了!”

  留在教室里的那一小部分同学赶紧的离开了教室,整个过程用了还不到三十秒。

  扬天吩咐人去把教室前门和后面都关上,把窗帘也给拉了起来,教室里面暗了下来,我抬起头来,看不清扬天的表情。他叫人把教室的灯给打开了,教室里面一下子亮堂起来,扬天板着一张脸,双手抱着胸,很有老大的气势。

  我眯着眼睛,站起身来,问道:“扬天哥,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为什么把所有弟兄们都给叫来了?”

  这个时候我还侥幸的认为,他找我是为了别的事……

  扬天朝我走了过来,坐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身边跟着于茂和老胡,他看了看我,表情很严肃,他轻声说道:“对不起了宇信,虽然说我们是兄弟,但亲兄弟,也得明算账!”

  我差不多明白了他的意图了,笑道:“哦?什么账?”

  “昨天晚上的事,你能解释清楚吗?”他问。

  “你不都看到了吗,何必解释?”我说道。

  扬天看了看我,歪了歪脑袋,从桌子上跳了下来。他背着手,在教室里走了一圈,语气严肃的说道:“各位弟兄们,今天把大家都叫到这里来,是有事情想说一下!以前,我就总是觉得,我们这帮人中,有一个内鬼!只不过,他的身份,还没有暴露而已。”

  五十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我,令我感觉很不自在。

  “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这一帮人里,曾经出过一个叛徒,这个叛徒,就是晓伟。而晓伟是谁的手下?就是他,宇信!”扬天转过身来,指向了我。

  教室里面响起一片唏嘘声,我忽然想笑,扬天成功了,成功把我推到了“罪人”的这个位置上。我估计,他再多说几句话,这个“内鬼”的帽子,就要被扣到我头上了。

  “所以呢,扬天哥,你怀疑我?”我笑了笑,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疑,我并没有说,你是内鬼,我只希望,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他看了看我,说道。

  “你问吧。”我笑道。

  “三个疑点,只要你能解释清楚,我就相信你!第一,上个学期,百人大战以后的一个星期六,我们上完网,在外面吃东西,吃东西时,你低头发过一次短信,之后我们出了小店,关峰就带着人来了,这个,是为什么?第二,也是高一时,我打算去埋伏关峰,给他致命一击的那个夜晚,你本来打算去的,但你没有去!后来你让晓伟去了,于是晓伟背叛了我们!这,又是为什么?第三,就是昨晚,关峰说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后来我带着于茂走了,可你却留在了原地,并没有跟过来。你可以说,这是因为你被关峰他们抓到了,没有逃出来,但,为什么你没有挨打?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好的,脸上胳膊上,一点伤都没有?!”他问道。

  有时候,生活中的很多巧合串到一起,就出现了一种假象……人的好运霉运,或许都已经注定了。这一切事情串到一起,加上扬天本身多疑,在他的眼里就成为了事实,一切仿佛都有了因果关系。

  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第一,那次,是俊伟给我发短信,是我轻信了他,把我们所在的地方告诉了他。第二,那是因为我确实有事!晓伟会叛变,我也感到十分意外,他也的确害了我。第三,昨晚的事情,纯属关峰的诬陷,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故意想离间我们的关系!我说的,全是事实,如果你不信,那我们从此以后,就再也不是兄弟了!”

  我也激动了,我现在才知道,被自己信任的人怀疑,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但扬天却依然是一副怀疑的表情,的确,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事实,却变得很牵强……但,我当时就觉得,我们是兄弟,可他不信任我,就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也是对我们兄弟情的一种侮辱!

  “呵呵,宇信,你最后一句话,是在拿我们的兄弟情威胁我吗?”他问道。

  “不!我只是觉得,与其让你这样子侮辱、践踏我们的兄弟情,倒不如,来个干脆的!”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扬天猛地一拍桌子,似乎也是火了,他说道:“宇信,我们都不是初中生了!到底是感情用事还是理性处事,这些你都应该明白!兄弟情是一码事,谁对谁错又是一码事!我必须要给弟兄们一个交代,我不能容忍,我们这一个圈子里,潜伏着内鬼!”

  我突然觉得他变得,他突然变得成熟起来,他说话的方式,已经与一个高中生完全脱离了!但,在这个残酷的校园里,我们也只能慢慢的成熟……

  我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所以呢?你不就是想找茬吗?你不就是怀疑我是内鬼吗?如果你足够信任我,你又怎么会质疑我?怎么会带这么多人到我面前来盘问我?如果你真的不信我,那么你可以私下里来问我,为什么要带这么多兄弟来?存心要让我丢脸吗?存心让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内鬼’吗?即便我是清白的,但你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又有谁敢信服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弟兄们见证一下而已!”扬天大声说道。

  “见证?有什么好见证的?”我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我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了,那么扬天哥,你可以还我清白了吧?可以告诉弟兄们,我是清白的了吗?行了吗?扬天哥!”

  扬天凑近我,轻声问道:“你不服?对我不满了?”

  “不服!”我看着他,说道,屈辱的怒火在我心中燃烧着。

  “你是不是觉得,你一点都没有错?”他问。

  “我错在哪里了?”我问。

  他冷笑着说:“哈哈,难道晓伟在叛变之前,不是你手下的?如果不是你轻信俊伟,关峰会知道我们在哪里?老胡会被打进医院?还有,我想问你,为什么那天,晟伟带着人来堵我们时,他那么厉害,带了那么多人,却被你轻松制服了?有没有可能是你跟他串通好的?有没有?我觉得非常有可能!”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因为即便解释,他也不会信的。

  “算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我不想解释了!”我坐回凳子上,恨恨的看着他,说道。

  扬天回过身,对五十多个小弟说道:“我扬天这个人,很讲义气!但我,最容不得的,就是背叛!我扬天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即便他是我的好兄弟!”他又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我,指着我说道:“你,宇信,从今天起,滚出我们这个圈子,跟我扬天没有任何关系,你爱怎么混就怎么混,跟我没关系,你以后,再也不是我扬天手下的人!”

  我只感觉怒火中烧,那种怒火,带着屈辱、失望以及无奈,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我不是叛徒!”我怒吼道。

  “那我之前说的那些,你怎么解释?如果你能洗清你的嫌疑,那么就说明,你不是叛徒!”扬天眼里也有怒气,他挥了一下手,说道:“把东西拿上来!”

  一个小弟拿着一件衣服走了上来,而当我看到那件衣服时我懵了,这不就是我借给关妍的那件衣服吗?

  “我本来不想把这个拿出来的,但现在,我必须拿出来了!这件衣服,是今天关峰托人给我的,他说,是你上次跟他见面时遗落在他那里的,这件衣服,分明就是你昨天穿的那件!你怎么解释?”他怒吼道。

  我看着衣服,脑袋一片空白,我站起身来,看着扬天,吼道:“你凭什么断定这衣服就是我落在他那的?衣服他可以抢,可以找人骗,你凭什么说是我自己落在他那的!”

  “是吗?我记得好像昨天晚上我们见面时,你就没穿这件衣服了吧?如果衣服真的是抢的,那么为什么衣服上没有被扯过的痕迹?为什么衣服这么干净?他找人骗你的衣服,找谁骗?你没事把衣服给别人干嘛?你,怎么解释?”扬天吼道。

  我往前走了一步,跟他仅仅保持着三个拳头的距离,我气极反笑,说道:“是吗?看来关峰说对了,如此拙劣的离间计,你真的看不出来吗?你无非就是害怕我,害怕我威胁到你的位置,你装什么装?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诬陷我,无非就是想把我踢出你们这个圈子,是吗?”

  “我害怕你?我为什么要害怕你,你把你自己当什么人了?”扬天吼道。

  就在这时,老胡突然走上一步,对我说道:“小宇,不要乱说话!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不是叛徒!你跟扬天哥好好解释,解释完之后,大家还是兄弟,好吗?”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不会解释的!你们愿意相信我,就相信我,不相信我,我自己能走!”我吼道。

  一脚如果踢在他身上了,那么,我们就彻底决裂了。

  他闪身一躲,这一脚没能踹在他身上,他往前走了一步,一脚踢了过来,踢在我的肚子上,我往后退两步,撞在了桌角上,但比起心中的痛,后背上的痛已经不算什么了。

  就在这时,于茂突然冲到我面前,抓住我的手臂,吼道:“宇信,是兄弟别做让兄弟伤心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