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j:章C节V{上酷√匠'c网=!

  我没多想,接了起来:“喂,谁啊?”

  “宇信吗?”那边是一个熟悉的男声,我一开始还没听出来。

  “我是……你哪位?”我问道。

  “哈哈哈,宇信,我马上就要送你一个大礼了!”那边笑的很大声,这时我才听出来,这个声音,是关峰的!

  “草,你有病吧!滚!”我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一连串的疑问冒了出来,关峰突然打电话给我干嘛?马上就要送我一份大礼了?这……难道他就在这附近?我立马抬起头,环顾四周,这是一个行人比较稀少的路段,但附近并没有什么可疑人。

  但……也许关峰此刻就在某个角落里面,等着埋伏我们呢,想到这,我不由得后背冒凉气。

  扬天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谁打来的电话啊?”

  “听声音好像是关峰,他发神经了,这地方阴森森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吧。”我说道。

  扬天愣了一下,问:“关峰跟你说什么了?”

  “他发疯了,说要送我一份大礼,我担心他就在这附近,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我说道。

  “我鸡翅马上就好了!等烤完再走吧!”扬天说完转过头去,叮嘱老板多给他的鸡翅放辣椒。我也只好继续陪在他的身边,耐心的等待着。

  不过还好这时候路上还有行人呢,而不远处又出现了两个巡警,这使我安心了一些。

  鸡翅终于烤好了,我们三个几个继续往前走,走到了大路上,人终于多了起来,我一颗心也落回了肚子里。走到路口时,一辆自行车突然从拐角处冲了出来,骑自行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他按下刹车,自行车横着停在了我们面前,挡住了我们的路。

  扬天皱皱眉头,骂道:“没长眼睛啊?还不赶紧把车骑走,挡着路了知道不?”

  自行车车主抬起头来,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了看扬天,眯着眼睛问道:“你就是南高的扬天?”

  扬天狐疑的看着他,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回过头一看,不知何时,我们身后突然多了二十多个人,个个手里都拿着棍棒钢条什么的,而这群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正是关峰!

  王八蛋小子……我瞪着他,骂道:“关峰,你又玩阴的!”

  关峰笑了两声,然后一挥手说道:“那又怎么样?你他妈的能来打我?不过宇信啊,你办的很好嘛!就是他们了,大家上!”

  这下子,我们就被夹在了人行道中间,前面的路被一辆自行车给挡住了,后面的路也被二十多个人给堵死了,而且对方手里还有家伙……今天可算是栽了,关峰这小子,又他妈玩阴的!

  我心想扬天是老大,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我趁那帮人没全冲上来之前对扬天说道:“等会我跟于茂挡着,你从前面跑!穿过大马路就好跑了!”

  “这怎么行……你们……”扬天看了看我,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呢,对面的几个人便冲到了我们面前,领头的一个小痞子手里拿着铁棍,用力的就挥了过来,我用手臂挡了一下,手都发麻了。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我的力气也大了不少,我趁他的棍子没收回去时用力抓住了铁棍,然后使劲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他吃痛,下意识用手去护肚子,我用力一扯,铁棍便倒了我的手里。

  其实这群社会混子打架倒也不怎么样,无非是手里有家伙才厉害一点,我用力一棍子打在那个小痞子肩膀上,把他给打开了。

  但我可不能轻敌,毕竟对方在人数上占了优势,我挥着铁棍,抵挡着进攻的小混混们。

  就在这时,关峰突然冲到了我面前,指着我说道:“大家都别打他,他是宇信,是自己人!”

  我脑袋“嗡”的一响,关峰这个畜生!居然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明显是想误导扬天,让扬天以为我是内奸!

  “小宇,你……”扬天惊愕的望着我。

  “草,这个时候了,你是信兄弟还是信敌人?!扬天哥,你是老大,赶紧跑,我跟于茂挡着!”我吼道。

  我现在才发现我判断错误了,我以为到了大路上,人多,就不怕被突然袭击了,可是那帮行人们看到这边在打群架,个个都唯恐避之不及,离我们远远的,我倒是希望这个时候有个行人大发慈悲,报个警。但我估计报警也没什么用,警察都是在事情结束之后才会来的。在别人眼里,我们这帮被打的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小流氓、小痞子,人渣。

  扬天没有多说什么,他也没有办法说,但他却换了一个方向,准备从前面突围。前面只有一辆自行车和一个人挡着,确实要好跑多了,我努力抵挡着后面这帮人,希望能给扬天多争取一点时间,于茂也跟我一样。

  我这段时间的锻炼果然有效,因为我用力过猛,我手里的铁棍都有些弯曲了,我也感觉虎口发麻,手臂也有些酸,但我还是努力抵挡着,这时,我突然听到“垮塌”一声,我回头一看,之前那个骑自行车的小痞子已经被扬天打倒了,而自行车也被扬天踹倒在地上。

  他冲我们招了招手,示意我们也跟着跑,然后跃过了自行车,似乎还是放心不下我们,转过身来看着我们,等我们一起跑。

  “宇信,你他妈的疯了,打自己人干嘛?”关峰忽然用一种责怪的语气吼道,但他的表情却透着得意。

  “滚你麻痹的!谁跟是自己人!”我愤怒的吼道,转头对于茂说:“于茂,你跑吧,这里给我来挡着!”

  “你跑!”于茂仅仅回了两个字。

  我心中泛起感动,就在这时,一根钢条挥了过来,狠狠的打在了我手臂上,我感到手臂一痛,手一抖,握着铁棍的手也松开了,铁棍掉在地上。

  “宇信是自己人,都别打他啊!”关峰吼了一句。

  这下子我没了武器,抵挡就变得困难了,但不知道是关峰之前的那句“自己人”起了作用,还是他们早就预谋好了,那帮人见我没了武器,也停止对我的攻击,开始专门打于茂。于茂无奈,顾不上我了,也只能后退着,退到自行车边时忽然一转身,敏捷的跃过自行车。他似乎还打算等我,但扬天对他说了些什么,拉着他往马路对面跑去。

  我也打算跑,但却被关峰给抓住了,另外两个人走了上来,抓着我的手臂,不让我跑。而关峰也吩咐身边的几个人:“你们几个就追过去吧,追不到就算了,追到的话就按咱们之前说好的,狠狠的打,打完之后再把我教你们的那番话说出来!”

  那几个人点点头,然后扶起自行车,追了过去。

  “哈哈,宇信,这次你干的真不错!”关峰拍了拍我的肩膀,大声的说道。

  我从牙缝里挤出一口口水来,吐在了他脸上,我用力的吼道:“我去你奶奶……”

  他一脚踢在我肚子上,然后拿出纸巾来,不紧不慢的把脸上的口水擦干净,他往大马路那边看了看,扬天和于茂以及他那几个小弟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视线中。他笑道:“哈哈,宇信,你这是何必呢……你忠心护主,可没准人家,已经不相信你了!”

  关峰得意的笑着,我看着他那张脸,觉得格外的恶心……这种恶心的离间计他都想得出来!

  “呵呵,你觉得扬天会相信你吗?别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好骗!”我冷笑道。

  “哦?这就不关我的事了,就算他选择了相信你,我也不亏嘛!宇信,你记着,我关峰是不会倒台的!论人脉和靠山,你们还不是我的对手!过不了多久,高一……不!高二,会再次洗牌的!”关峰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他妈的回你妈肚子里做梦去吧!”我吼道。

  关峰冷笑一声,然后说道:“你以为扬天真的会那么信任你吗?别忘了,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都是你在管事。你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在那种情况下,恢复势力,扳倒我,说明你的确是有实力的。咱们都不是初中生了,扬天不比你笨,你以为,一个聪明的老大,会容忍一个比他更能做老大的人在手下吗?更何况,中间还有那么多巧合……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我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关峰挥了挥手,那两个人松开我,他吹了个口哨,嘻嘻哈哈的带着一帮人离开了。

  一阵风刮过,我感觉有点冷,狠狠的往刚刚关峰所站的位置上吐了一口口水,真恶心……

  但仔细一想,我不恶心吗?关峰之所以会和刘康闹翻,会倒,不也是因为我从中作梗吗?现在,似乎是同样的离间计……但我仍然保留了那么一丝希望,我相信扬天,因为,我们是兄弟!他会相信我的……

  我转过身,沿着马路走着,走了挺久,才到了小区,回到了家里,冯建成还没有回来,他每天都很忙,不知道是不是在为我母亲的事忙碌……

  我希望扬天能够信任我,其实关峰使的这个离间计非常的拙劣,毕竟扬天不可能听信他的一面之词……但关峰说的那些不无道理,我只希望,扬天能够真心把我看做兄弟,百分之百的信任我,这样子,无论什么离间计,都伤害不了我们的兄弟情了。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学校,发现老胡正站在我们教室门口,靠着墙,脸色不怎么好看。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喊道:“老胡!”

  老胡抬起头来,看了看我,微皱眉头。我走到老胡的面前,问道:“怎么了,你来找我的?”

  “对,扬天哥叫我通知你,今天中午留在教室里面等着,有事。”他说道。

  老胡这副严肃的神情平时很少见,我忍不住问:“是什么事?”

  “别问了,大事,中午你就知道了。”他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