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时有些慌乱,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跑了过来,用力一脚踢在了那个砍我的小弟的身上,那个小弟直接被踢出半米远……这么屌,除了于茂还能有谁。我这时才想到耗子,不知道耗子现在怎么样了,我下意识的就往柜台那边看去,谁知道居然已经没有了耗子的影子……不过我倒是看到了老胡、李逸凡和张俊他们三个,他们三个人手里都有武器,老胡手里拿着一个扫把,李逸凡拿着球杆,张俊握着酒瓶……我来不及看他们有没有受什么伤了,因为“追杀”我的那个几个红毛的小弟再次开始对我进行攻击,不过我身边有了个于茂,倒还好了一些。我跟于茂后退着,再次退到了一个台球桌边,于茂的反应要比我快很多,他直接转身撑着桌子一跃就跳上了台球桌,他站在台球桌上,顺手拿起一颗白球直接就朝着离我最近的那个小弟扔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个小弟的脑袋上。

  我也趁着小弟愣神的空间扭头放下台球杆就往桌上爬去,我就没有于茂那么敏捷的身手了,爬上去之前背上还被人拿铁棍狠狠的敲了几下。于茂飞身一跃,潇洒的跳下了台球桌,我也跟在他后面跳了下去,不过我的着陆点有一点滑,落地的时候我直接狠狠的滑了一跤,摔了我个七荤八素,谁TMD那么没公德心把啤酒洒地下了!于茂直接把我给拉了起来,就在这时,台球厅的门再次开了,七八个人拿着砍刀的人直接冲了进来,卧槽,没想到那杀马特还有救兵!今天要死在这了!而领头的是一个理着朋克发型的男人,我怎么觉得他那么眼熟呢,那个男人不就是……宽哥!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红毛的救兵来了呢……

  宽哥扛着砍刀,霸气的冲了上来,对我吼了一句:“闪开!”

  我连忙让开了,宽哥径直走了过去,对着领头那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弟用力一刀砍了上去,刀直接砍在那个小弟的胳膊上,刀刃还没进去挺深,那个小弟愣了半会,才杀猪般的嚎叫起来,宽哥把刀拔了出来,那个之前还挺猛的小弟扔下手里的刀片,扭头就跑。随着宽哥的到来,我们一下子扭转了局面,我这才发现原来那帮红毛小弟们都是一帮花架子,只不过是因为手里有了家伙,才占了一些上风,而宽哥这伙人才是真正的狠,砍人手法极其利落,一刀过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好几次差点把人家的胳膊大腿都给卸了。

  那帮小弟们一下子就慌了,撑了不到二十分钟便一个个的往门口跑,打算溜了,而那个之前被我敲晕的红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居然没人管他,格外的喜感。而我也好不到哪去,肩膀上疼得要命,半个袖子都被血染红了。

  那帮小弟们跑完之后宽哥才停下手,老胡他们几个纷纷走到了我的身边,他们几个除了衣服被划烂身上被划了几道口子或者挨了几棍外,都没受什么很要紧的伤。令我诧异的是耗子居然不见了,难道是他之前趁着混乱,跑掉了?宽哥扭过头来,问我:“宇信,耗子呢?”

  “我也不知道哇!”我茫然的说道。

  oH酷{匠网q0唯一Xy正版,0其a他w都Vz是Gc盗y版

  就在这时,耗子才从不远处的一张台球桌下边爬了出来,站了起来,妈的,原来这家伙一直都躲在桌子下面,忒怂了吧!之前因为太混乱,居然没人发现他!耗子走到我面前,喘着气说道:“你们可别埋怨我什么,要不是我躲得好没被发现,及时联系了宽哥,后果不堪设想!”说起来也确实是这样,看来还是他机灵一点……

  宽哥叼上一根烟,看了看地下那个红毛,皱了皱眉头,对身边的一个小弟说道:“去看看他还有气没!”

  那个小弟走上去,探了探红毛的鼻息,抬起头来说:“还有气呢!”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一酒瓶把他打死了呢……

  “找隔壁孙叔借一下面包车,把他扛上车带到医院门口,直接扔那,有没有人管他,就看他自己的运气了!记着别把他身上的血弄孙叔车上了!”宽哥吐出一个烟圈,吩咐道。宽哥身边的两个小弟走了上去,一齐把那个红毛扛了起来,红毛脸上居然还有一个脚印,不知道刚刚打架的时候谁踩的,更加喜感了。耗子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台球厅,连一台老虎机都给人砸烂了,骂道:“真JB的倒霉!”

  “我估计这帮人应该是附近技校的学生,要么就是一中的。现在学生越来越胆大了,还敢砸起场子来了!”宽哥说道。听到一中这个名字时我一激灵,忍不住问道:“宽哥,你……认识晟伟不?”

  “晟伟是谁啊?”宽哥吸了一口烟,问道。

  “一中高二扛把子。”我说道。

  “拉倒吧,我以为你说谁呢!原来就是个小小的高中混子啊,在我眼里屁都不是。”宽哥说道。

  原来我们高中生的打打闹闹,在这帮社会混混的眼里根本连屁都不算啊,也难怪,我们打架都是用拳脚,有时用铁棍木棍啥的,连用刀片的都很少,而这帮社会混子一上去就是开山刀砍刀什么的,卸人胳膊跟吃饭一样平常……宽哥问道:“怎么,你说的那个人刚刚在刚刚来砸场子的那帮人里面?”

  我连忙说道:“那倒是没有……”

  耗子耷拉着个脑袋,说道:“马勒戈壁的,这下子麻烦了,台球厅被人搞成这样,我还得自己垫钱请人来打扫呢……”宽哥笑了几声,起身说道:“我先走了啊,还有笔账要去收呢……”

  宽哥走了之后不久,台球厅也要关门了,我也带着老胡和于茂他们离开了台球厅,耗子除了今天的看场费外,还多给了我两百医药费,其实除了我肩膀上受的伤需要去看看外,其余的人,都只受了一点小伤,不过他执意要给,我也只能接下了钱……出了台球厅,李逸凡似乎仍然有一点慌,说道:“妈的,今天终于见识到了真混混干架了,真JB狠,宇哥胡哥啊,依我看……咱们也去弄几把刀片来吧,万一再遇上狠角,个个都拿着家伙来砸场子,我们赤手空拳的,怎么摆平……”“拉倒吧你,你以为天天都有人来砸场子、闹事啊?台球厅又不是酒吧、舞厅那些特别乱的地方,咱们天天带刀片去,到时候把客人都给吓走,你就舒服了……”老胡说道。

  我笑了一下,这时老胡看了看我的肩膀上的伤,说道:“妈的,怎么流了这多血啊……”

  我看了看肩膀上的那个口子,几乎把我整个肩膀都给染红了,心想不管怎么样也要去帮伤口消一下炎吧,不然感染就麻烦了……

  “我先去找个诊所包扎一下吧,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说道。

  “我陪你去吧……”老胡说道,“拉倒吧你,我又不是被人给剁了胳膊,就不用你陪了,你们大大小小的也都受了伤,回去买点红花油什么的擦擦。”我说道。他们几个这才离开,这条街上在我视线里就有一个诊所,我朝着那个诊所走去,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谁啊?”我接了起来,问道。

  “嘿嘿,猜猜我是谁啊,小宇哥哥。”那边是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别卖关子。”我肩膀上的伤口还在火辣辣的疼呢,没时间跟人开玩笑。

  “擦,你真不记得我了?”那边问。

  “艹,你到底是谁呢?耍我呢是吧?”我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