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飞快的拿出钥匙打开了门,手有点发抖,好几次都没捅准。门打开了,眼前是一幕让我震惊的场景,只见平日里那个趾高气扬的胖舅妈此刻正跪在我妈面前,而我妈系着一条围裙,为难的看着她,想去扶她可胖舅妈却无论如何都不起来。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舅妈给我妈下跪干嘛?

  “文芸啊……我对不起你,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叫你的朋友不要伤害我儿子好不好?我儿子才十岁啊……”舅妈带着哭腔哭喊道,早已没有了平日的嚣张气焰。

  我妈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无奈的说道:“嫂子,你先起来,起来我们再说,好不好?”

  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舅妈,朝我妈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舅妈,你跪下是干嘛?”

  我舅妈一见到我,顿时又朝我扑了上来,她扯着我的裤腿说道:“小宇啊,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我求求你,求求你帮一帮我!我求求你了……”

  看着这个我早已恨之入骨的舅妈跪在我脚下,我并没有快感,反而十分的难受,但到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胖舅妈到底怎么了?她为什么要给我和我妈下跪?还要求我们帮帮她?

  我弯下腰,拉住胖舅妈的胳膊,说道:“舅妈,您先别急,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舅妈带着哭腔说道:“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去学校接小龙(也就是她的儿子,我的表弟),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看见小龙,我打电话给小龙的老师,老师说,看见小龙被一个光头男接走了。一直等到晚上,我才接到那个接走我儿子的人的电话,他告诉我,让我上门给你们母子跪下道歉,否则,否则他就杀了小龙……他刚刚送来了一个东西……是,是小龙的……”

  舅妈说不下去,她颤抖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包来,扔在地上,她打开小包包,当我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我立马就不淡定了……里面,里面居然是……

  居然是,一只血淋淋的手!

  我往后退了几步,靠在沙发上,心跳加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断手,我感到胃里一阵一阵的翻腾……

  而我抬头看了看我妈,我妈也是震惊的神色,我妈用手捂着左胸那一块,用力的喘着气,她哆嗦着从口袋里拿出速效救心丸来,吃了两粒,过了好一会儿,呼吸才慢慢平稳下来,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舅妈哭喊着:“我求求你们啦……只有你们,才能救我儿子,我给你们磕头,给你们磕头好不好!”

  说完她就真要磕头,我连忙扶住她,说道:“别!别!”

  与此同时,我也开始思索,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但这个问题或许不需要多去想,我妈的异性朋友用一个手数都数的过来,唯一是光头的,胆子还那么大的,想必就只有……冯叔叔!

  我大吃一惊,冯叔叔,干嘛要做这种事?

  我妈显然也是想到了冯叔叔,她脸色铁青,走到电话边,从口袋里翻出一个电话簿本来,拿起电话照着电话簿本拨了一串号码,应该是在给冯叔叔打电话。

  胖舅妈仍然在哭泣着,我突然觉得那个彪悍的舅妈变得特别的弱小,我扶住她的肩膀,说道:“好了,舅妈,我妈已经在找那个人了,你起来吧……别跪了……”

  胖舅妈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激动的问道:“真的吗?你们真的愿意帮我?我以前……”她的脸突然就红了,显然也是为自己以前做的事而感到愧疚……

  舅妈慢慢的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麻的膝盖,紧张的看着正在打电话的我母亲。

  “喂,冯建成!你都干了些什么?”电话显然是通了,我妈狠狠的问道。

  我抬起头,对我妈说道:“妈!打开免提!”

  我妈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然后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冯叔叔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嫂子,我这也是为你好,谁让她总是欺负你们母子?我要给她一个教训!”

  我妈骂道:“你的教训?你的教训就是拿人家年幼的儿子开刀吗?不管怎么样,你马上把人家的儿子安全送回家!”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光头叔叔才开口说道:“是那个女人来找你了吧?”

  “对!我说过,我们母子不需要你的帮忙!你马上把人家的儿子送回家,如果你不送的,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认识你这个人,冯建成,你听到没有?”我妈说道,呼吸又开始加速了,显然是真的动怒了。

  过了一会儿,那边才传来冯叔叔无奈的声音:“好吧,这次就算了,她儿子,我会给她送回家去,但从此以后,如果她再来纠缠你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这次是他儿子,如果有下次的话,就是她老公!”

  我感觉眼前的胖舅妈的身子似乎颤抖了一下,果真是把她吓得不轻。

  “呵呵,你这是在威胁别人吗?我说过,我们母子怎么样,不关你的事!还有,那只断手是怎么回事?那么年幼的一个孩子,你就把人家的手给砍了,你让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以后怎么生活……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我妈声音颤抖。

  小龙其实是个挺可爱的孩子,我也挺喜欢他的,可惜他有那么一对……奇葩父母。不管怎么样,想到那只断手,以及想到可爱的小龙从此以后就是一个残疾人了……我就一阵一阵的揪心。

  电话那头的冯叔叔说道:“手我没有砍,我寄给她的只是道具,为了让她知道我的厉害。不管你要不要我帮忙,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们母子!我也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们母子!”声音十分冰冷,但也很坚定。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我妈扭过头,看了看舅妈,脸色凝重的说道:“你回去吧,儿子,他会给你送回去的!”

  舅妈忽然又跪了下来,给我妈磕了一个头,说道:“文芸,谢谢你!我谢谢你!你救了我的儿子,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我妈惊愕的说:“嫂子,你……你别这样……”

  舅妈抬起头,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走出了屋门,她的身体都是颤抖的。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恐慌,又或者是激动,我的心情也十分的复杂,对于光头叔叔的疑问也更加深了。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狠?!

  我问我妈:“妈,冯叔叔,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连绑架这种事情都敢做?”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我妈的脸色变了变,说道:“小宇,这些事……妈也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该是你问的,你回房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妈,我想,我应该知道这些事情,不对吗?我求您,告诉我吧……”

  我妈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她皱着眉头说道:“你现在是不是连妈的话也不听了?妈说了,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事情,你先回屋吧,别想太多!地下的……”我妈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下那只“断手”,眼神十分的厌恶。

  我突然又感觉舅妈十分讨厌了……她走就走嘛,为什么不把这只“断手”带走……虽然是道具,但也够恶心的……

  我从厨房拿了一块旧垃圾袋出来,捡起“断手”,把断手丢了进去,这只手的触感倒是很逼真……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只手,会不会是光头叔叔砍别人的……

  我顿时感到凉飕飕的,这么黑了,还是别想这些了……

  我拎着垃圾袋,下了楼,把“断手”扔到垃圾桶里,我总感觉自己有点鬼鬼祟祟的,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不过说来也是,这垃圾袋里面,包裹的可是一只可以以假乱真的“断手”诶,换谁谁不害怕……

  我回到了楼上,洗了个澡,就睡觉了。我心里难得的轻松,关于冯叔叔的事,我也没有去想太多,这些事情不是我应该追究的……而且我妈也不愿意说……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真相的……

  按照我跟老胡的计划,第二天要痛扁的人,就是晓伟了。之所以要打他,也是为了收回我在班上的地位。高中不是黑道,这里面的混子并没有那么强的原则,谁混的好,就跟谁混,也就是这样。

  今天打晓伟,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立威,同时也是为了出气。

  我把时间定在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这个点的自习课没有老师占,往往就成了我们班的自由活动课,挑在全班人面前打晓伟,那是最好不过的立威方式了。

  自习课的铃声一响,我就暗暗握紧了拳头,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有的是办法对付晓伟的那几个狗腿子,在我们班上,实际上目前跟着他混的只有五六个人罢了,其余的那帮人,比如说曾海涛、周胜,都已经不混了,与其说他们老实了,倒不如说是他们看不起晓伟那种叛徒。

  不过他们也没找过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投靠”晓伟的表现,也对我感到失望了。

  今天这一战,我要雪耻!

  班上吵哄哄的,走动的、讲小话的、聚在一堆聊游戏聊女生的,但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喜欢认真学习的人(比如说卢乐)在埋头学习,提到卢乐,我真心为她感到可惜,老胡那么好的一个人,她居然看不上。

  其实老胡的缺点很少,就是胖了点、丑了点,其余的真的没啥,人真的挺好的,不过有这么两样,恐怕他找女朋友也十分困难。

  我觉得上天真是不公平,老胡人那么好,那么老实又和气,就因为丑了点就得不到自己喜欢的女生的亲睐。而于茂呢,冷酷、不爱说话、死人脸,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装逼吧,可是就因为他帅,勾勾手指就有大批大批的女生往上贴!

  此刻,晓伟正跟他的那几个狗腿子,聚在一堆,表情猥琐不知道在聊什么,而他正把脚搭在自己的桌子上,抱着双手,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我愈发愈看不惯他了。

  我站起身来,把手插进口袋里,慢慢的走了过去。

  “晓伟哥。”我笑着走到了他面前。

  晓伟抬头看了我一眼,不屑的笑道:“宇信小弟,找我什么事?”

  我嘿嘿笑了一声,说:“打你啊!”

  他还没反应过来呢,我就用力一脚飞了过去,把他连人带椅子踹倒了,这段时间我经常打架,腿力和臂力都增加了不少,一脚下去也挺狠的了。

  晓伟摔在地上,哎哟了一声,然后说道:“都TM上!打他!”

  那几个狗腿子立马冲过来想打我,我顺手抄起凳子一砸一个,然后不停的往后退,靠着凳子防守,他们暂时也冲不上来。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到了曾海涛的位置边……

  我大声吼道:“看不惯晓伟的都TM跟我一起打!打了我今天全扛着!”

  晓伟吼了一声:“谁TMD敢!看不惯宇信的都跟我一起打!我扛着!”

  这么一喊,足足十多秒都没人敢站起来,他在班上的威信如果再高一点,也许这时候就有人帮他打我了,可惜,他的威信还是不够。但显然,如今我在班上的威信也降低了。

  “妈的!”我骂了一句,看来是我失算了。

  就在这时,曾海涛忽然站了起来,他也扛起自己的凳子,说道:“TMD,宇哥,我帮着你打!”

  我有些感动,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会站起来帮我,就在这时,我又听到了凳子桌子响的声音,周胜也站了起来,他脸上还有伤,他说道:“妈的!晓伟,老子早就TM看不惯你了,今天我就和宇哥一起狠狠打你这个死叛徒!”

  晓伟愣了愣,然后得意的说道:“切,就你们三个人,能把我怎么样?”

  “那先打了说!”我吼道,扛着凳子冲上前去,猛地砸在一个小弟的肋骨上,他当时就直接倒地上了。然后我凳子又是一甩,砸在另一个小弟的肩上,他疼的叫了一声,本来他手里也拿着凳子的,但我这一下打的他直接把手里的凳子给扔掉了,然后退到了晓伟身边。

  ./酷$“匠h网正版M首{E发

  这时居然又有两个男生冲了上来,也是帮我一起打晓伟他们的。

  我们一下子成为了有利的一方,晓伟手底下那几个狗腿子实在是不堪一击,被我们打的抱头缩在墙角。晓伟见势不妙居然朝着教室门口跑去,显然是想跑,去找关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