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飞快的冲动了教室后面,然后用力的踢了刘康一脚,把刘康踢开。

  刘康怒不可遏,指着我们说道:“果然如此啊!晓伟,你他妈的看我不去告诉峰哥,狗B,你还敢叫人搞我!”

  刘康拍拍裤子上的灰,然后跑出了教室。

  我扭过头问晓伟:“晓伟哥,你没事吧?”

  “没事!”他按了按肚子,说道:“草,下手真狠。”

  我装出一副担忧害怕的样子,问道:“晓伟哥,刘康去找峰哥了……我们不会……”

  “没事,怕刘康那JB玩意干嘛?我没找人搞刘康就是没找,怕峰哥来干嘛!刘康那SB就是故意找事!”晓伟恨恨的说道,他有有点被怒火冲昏头脑了。

  我估计这个时候刘康心里也全是恨,这样就好了,他们两个脑袋是昏的,但我脑袋是清醒的。

  我说道:“这个刘康,想找你茬就算了,还编个这么烂的理由,被人打了就来找你出气!”

  而之前那几个只敢在旁边看着晓伟被打的小弟也凑了上来,不断的贬低着刘康。

  很快就上课了,我知道,这节课下课之后,就是这次“计划”成败定夺的时刻了!

  这节课是物理,我听得脑袋晕,索性就趴在桌子上睡觉。

  下课铃声响起时,我只感觉自己心猛地一跳,然后慢慢的坐了起来,装作撑懒腰的样子,打量着后排的晓伟。晓伟正看着门外,眼神有些紧张。

  我估计这时候他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愤怒了,不过他这种人,被骂几句就会发火的。他跟刘康都是这种冲脾气,只不过刘康比他硬。

  我继续趴下,在桌子上假装睡着觉,其实是在听动静。

  我有点等不及了,慢慢把腰直起来,我站了起来,跺了跺发麻的双腿,然后走到教室后面,喊了声:“晓伟哥!”

  他抬头看了看我,哦了一声,心不在焉。

  “晓伟哥,你是不是怕刘康了?”我问道。

  “放屁,谁说我怕他了?”晓伟说道。

  “那什么,晓伟哥,我可是真心跟你混的!妈的,跟着老胡那帮废物混,一点用的没有,还老是被打……还是跟你和峰哥混,混得好啊!”我说道。

  晓伟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你脑子也够灵光的啊!跟我一样,咱们又不是混黑道的!跟着谁好,就跟谁呗!还义气,义气值几斤?”

  “就是,就是!”我假装很认同他的观点。

  不过这个课间关峰并没有来,这让我感到很疑惑。

  时间一下子晃悠到了下午所有课结束,学生们都纷纷离开教室,去食堂吃饭了。我朝着晓伟租了过去,诧异的问:“晓伟哥,怎么峰哥还没来?”

  “谁TM知道了,不过不来最好,我估计是那个刘康没跑去胡咧咧。”晓伟说道。

  “那就好……”我假装很开心,但其实内心十分的失望。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一响,我拿出手机打开短信,是老胡发来的。

  上面写着:有个惊喜送给你!

  我回到:什么惊喜?

  老胡回:你自己出教室来看看,就在十班这边,打得都不可开交了都。

  我把手机重新放回裤子口袋里,跑出了教室,就连晓伟叫我我都没理他。

  我往十班那边走去,穿过连接二楼两道走廊的楼梯口,就到了二楼那一边的走廊了,我果然听到那边传来打斗声、叫骂声。

  我朝着那边走了过去,为了避免波及到我,我直接在四班(之前说过四班跟五班换过教室)的门口那里就停下了脚步,不过这样子也看得清了。

  好家伙!只见前面,加在一起最起码有二十多个人在走廊那一头混战着,“战斗”的队伍一直延伸到九班后门口,而关峰正拿着一把拖把、刘康拿着凳子,两个人打在一团,早已没有了平时那副兄弟的样子,个个都打红了眼睛。

  奇怪……怎么这么快就打起来了,我扭头就走,免得被看到还得遭殃。

  我一直穿过楼梯口,走到五班那边,老胡从教室里面走出来,笑着对我说道:“怎么样?精彩吧!”

  “这TM是怎么回事?昨天还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怎么就变这样了?”我笑着问。

  “据李逸凡他们说,今天下午的时候,刘康去找关峰说晓伟的事,然后也许是刘康的语气急促了一点。关峰就不满了,就问了句‘你是老大还是我是?’,然后刘康就说‘你老大了不起喔?’然后就吵了起来了,最后关峰问刘康是不是想造反,刘康说是,我就是想。然后就动手了呗!”老胡说道,表情十分的猥琐。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从来没想过所谓的兄弟情会这么脆弱,不过这也是因为两个人野心都太大的原因,一山岂能有二狗?

  我说道:“好哥们,我们就坐山观狗斗吧!”

  “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老胡文艺的摇摇脑袋,然后转身打算走进教室,结果“砰”的一声撞门上了。

  “艹!谁他妈突然关的门!”老胡骂道。

  我忍不住哼起了歌:“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哟~哟~。”

  我转过身,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有一个人站在了我面前,这个人文文弱弱的,他看了看我,笑了,说道:“你就是宇信吧?你很聪明嘛!”

  “什么?”我皱紧眉头问了一句,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他应该也不是高一的吧。

  “你想办法离间了刘康跟关峰之间的关系,再坐收渔翁之利,是个不错的计谋。”那个人笑着说道。

  “我……你什么意思?”我问,这个人怎么知道是我做的?

  不会是诈我的吧……

  他微笑了一下,说道:“我叫严子文,是高二扛把子敬天昊的手下,很高兴认识你!”

  “敬天昊……”我念叨着,高二扛把子?找我干嘛?

  不过我看这个严子文没有恶意,便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我们老大请你吃饭,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赏脸呢?”严子文说道。

  我觉得他说话的方式怪怪的……你TM就一学生,装什么黑社会……

  我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去……

  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的老胡说:“去,肯定去!”

  我扭过头,这家伙刚刚不是进教室了嘛?他头上被门磕了一个大包,看样子有些滑稽。

  “我是宇信的兄弟,也是他的手下!我们宇哥肯定会去的!”老胡说道。

  严子文笑了笑,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被猛打了一下,我也就知道老胡的意思了……我开口说道:“嗯,去,请问是哪个地方呢?”

  “学校附近的红龙小吃店,希望你别放我们鸽子。”严子文说道,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

  “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去的……”我说道。

  严子文把手插进裤兜,扭头走了,还回头带着笑看了我们一眼,让我觉得毛毛的。

  老胡见他走了,推推我,说道:“真不知道那个敬天昊找我们什么事,希望是好事……”

  “哦?敬天昊,他就是高二老大?罩着关峰的那个?”我问。

  “那个不是他,罩着关峰的高二另外一个老大,两个人势力相当。就像是原来的阳哥跟关峰一样!而吴强也是那另外一个老大手下的!”老胡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道。

  “这个严子文,也是个不简单的人,他是敬天昊手下的‘白纸扇’,很聪明的。”老胡说道。

  白纸扇……好像就是香港黑帮里面谋士的称号吧……他这么一说我也多了个心眼……

  这个高二的敬天昊,找我到底什么事呢?我一时有些迷茫,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算了,等到时候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希望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也不早了,我跟老胡一起离开学校,一起去了严子文说的那家“红龙风味小吃店”,这个时候正是用餐高峰期,店里有很多我们学校的学生,我们学校食堂的饭菜实在是不好吃,因此有不少学生午餐晚餐都是在校外解决的。

  很快我们就看到了严子文,他坐在窗边的位置上,旁边坐着一个高高瘦瘦、眉毛边有一条细细刀疤的男子,那个人想必就是敬天昊了吧。

  他冲我们微笑着,严子文的微笑很阳光,但我总觉得他笑起来让我有点不舒服。这么一个斯文的人,有谁会相信他其实是一个混混?

  我跟老胡走了过去,在他们对面坐下。

  那个敬天昊用一种不冷不热的目光打量着我们,我笑了笑,喊道:“昊哥好!”

  酷W匠网永4*久q免;w费N{看小)说a

  “嗯,你就是高一的宇信?”他问。

  “是……”我说道。

  “哦,菜我已经点了,你们不介意吧?”他说道。

  我摆了摆手,说:“没事。”

  敬天昊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打开桌上摆着的一瓶啤酒,把冒着泡的啤酒递给我,说道:“来!”

  我犹豫了一下,拿起啤酒直接吹了半瓶,然后“砰”的一声把啤酒瓶子放回桌子上,我擦了擦嘴巴,敬天昊笑了一下,说:“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留意着你们高一,我也知道,在高一,你们跟关峰是死敌!”

  他知道这些根本不算什么稀奇事,我也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吧?”

  “对,你跟关峰之间的恩怨嘛,我倒不是很清楚,毕竟我也不是高一的!只不过我没想到关峰那小子,搞不过居然去请高二来帮忙,而且还利用吴强跟扬天之间的恩怨,唆使吴强软禁扬天,真TMD卑鄙!”敬天昊喝了一口啤酒。

  愤怒从我心底升起,没想到关峰居然这么的阴险,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唆使别人去做危险的事情……

  敬天昊说道:“其实吧,我现在呢,也特别看不惯关峰那小子,不过你也知道,现在我的死对头——高二的另一个大佬,同时也是吴强的老大罗豹一直在帮着关峰,假如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对付我,那么我就危险了。”

  “所以说,昊哥,您是想我……?”我问。

  敬天昊微微一笑,说:“没错!我就是想让你来对付关峰,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听说关峰的手下今天造反了,你完全可以趁着他们狗咬狗的时候,去对付关峰,收拾掉这个对你来说最大的敌人!罗豹肯定会他帮他,我也可以趁着这个混乱的时候收拾掉罗豹。”

  我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的意思就是,让我这个时候去收拾关峰,然后趁着罗豹帮关峰的时候,去对付罗豹。这种事情的确是双方得益啊,也就是互相利用了。

  不过我还是多了一个心眼,不过想来想去,我也觉得这个敬天昊不会有算计我的理由。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好,昊哥,我答应你!”

  敬天昊又打开了一瓶酒,给了我,说道:“来,是男人就喝!别磨蹭!”

  菜上的倒是很快,还挺丰盛的,不过这个小吃店的菜很便宜,而且还好吃,我估计这么多菜不会超过一百元,好吃又实惠,真是学生的首选,怪不得生意会这么红火。

  敬天昊不停劝我喝酒,但我的酒量确实不怎么样,总共也只喝了三瓶就吐了,脑袋也挺晕的,最后还是老胡扶着我出的小吃店。敬天昊把他的手机号留给了我,告诉我有事就找他。

  现在我们的背后,不仅有张磊,还有了一个敬天昊,算是彻底破了我们学校以往“各个年级不干涉其他年级的事”这个规矩了,想想挺刺激,高一高二高三都搅在一起了。

  我脚下有点飘,还好我老妈今晚上夜班这时候不在家,不然被她看到我这样子一定会猜出我是喝了酒了,到时候还不抽死我……

  “小宇,我们从明天起,就可以在高一光明正大的开始‘翻盘’了,想想我就TM的兴奋!”老胡说道。我笑了笑,说:“我TM也好兴奋啊!我明天第一个搞的就是那个晓伟。”“搞他的时候我也来,死叛徒,必须揍狠点,不然出不了我心里这口恶气。”他说道。

  “放心吧,肯定狠狠揍他!对了,老胡,你有扬天的消息没有?”我问。

  老胡愣了愣,说道:“目前还不知道他在哪个医院,我没有他家里的电话,只能慢慢等了,他总有出院的一天嘛!”

  我点了点头,也是,扬天出院之后肯定要继续回学校上课,真不知道扬天目前受了什么样的伤了,严不严重。不过我们干着急也没有丝毫用处,毕竟我们只是学生,能力有限。

  我慢慢的走回了家,心里还盘算着明天如何去揍晓伟,一定要把他打的落花流水、屁滚尿流,才能解我心中这口气!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哭声,我愣了一下,那声音好熟悉啊,似乎是……舅妈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