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点了餐,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刚刚磊哥说的,你们也听到了,如果想要翻盘,那就只能靠我们自己。我们要抓紧时间迅速恢复势力,但是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关峰跟高二勾结,趁我们落魄的时候在高一清除或者收拢我们的势力,如果我们再不抓紧的话,只怕到时候想拉人,也拉不到了。”

  “小宇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觉得是这样子,问题是,扬天还吴强的手里,他很危险啊!”老胡说道。

  “我知道,扬天总有家人吧?他的家人找不到他,肯定会报警,况且我们现在这样,想要人,也要不到啊!”我说道。

  “我也觉得还是尽快恢复势力好。”一直沉默着的于茂也表态了。

  老胡笑了笑,然后伸出拳头,说道:“我们五个人现在也算是穿一条裤子了,现在只能靠我们五个人了,我很有信心能翻盘,你们有信心吗?”

  我跟另外那两个小弟张俊、李逸凡几乎是同时伸出拳头去的,就是于茂愣了一下,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然后才伸出拳头来,五只拳头使劲的碰了一下,有点痛,但更多的激动,也表明了我们的决心,在这个时候有信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先谈谈该如何恢复原来的势力吧,首先,我们先选一个老大。”我说道。

  “这个不用选了,宽哥都已经定了管事,就是你了。”老胡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推辞,其实我的这个老大意义并不是很大,无非就是暂时稳定人心而已,论智我不如老胡,论武我不如于茂,但如果智武一起论的话,我不敢说是双全,但起码两边平衡,而往往老大都是这种人,比如说扬天哥。

  “对了老胡,你应该都有以前扬天哥手下那些班级老大的联系方式吧?你联系过没有?”我问。

  老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说道:“联系过,可是那些人实在让人心凉。大部分人都选择了中立,而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说支持扬天的张朝,居然投向了关峰,妈的!”

  我们这帮高中生毕竟只是单纯的校园里的混混,如果是社会上的混混,都有自己的原则,想必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倒戈,但偏偏我们只是一帮高中生,只知道谁混的好就跟谁混。比如说我们帮那帮曾经跟我混的男生们,如果有朝一日我又混的好了,他们肯定又会回到我的身边,认我当老大。

  “那我们就先拿张朝开刀吧。”我说道。

  “你是说,先搞张朝?”老胡问。

  “没错,他现在是关峰手下的人,先搞他一顿,让别人觉得我们并不是怕了关峰的,这样子我想应该可以收回一部分人心!”我说道。

  “嗯,也是,在高一年级,张朝是手下小弟最少的一个班级老大,要搞他的话,倒也不难,不过要找准时机,光明正大的搞他的话,我们肯定没有胜算。”老胡说道。

  “行,那我们就暗算他们!”我说道。

  老胡想了想,说:“今天晚上晚自习结束之后,我就跟着他,你们跟在我后面,跟我拉开一段距离。人太多的话不好下手,等他落单了,我就发短信告诉你们地点!”

  “行,你自己要注意安全。”我说道。

  我们一个下午都没有回学校,跑到学校附近的小网吧玩了一下午,玩完就去吃了一顿饭,然后一起回了学校,各回各班,只等晚自习后动手。我有点担心晓伟会不会找我麻烦,不过他根本就没来上晚自习,这我也就放心了。

  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走廊里一下子拥堵起来,各个班的学生们随着人流往楼口那边走。我也走出了教室,并没有看到张朝和老胡,我发了一条短信给老胡:怎么样?

  老胡回:我在张朝后面呢,他都下楼了,人多,没能注意到我,安全。

  我回:有事就赶紧打电话给我。

  他没再回,我跟于茂他们三个在走廊上碰了头,然后一起往楼下走去。我跟于茂在高一绝对还是有点威慑力了,一部人很自觉的让开一条路,但有一部分人也知道我们失势了,不仅不让路,还估计拿胳膊肘什么的撞我们。

  为了早点出去,也只能忍了,如果是以前估计早打起来了,当然,以前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

  我跟于茂他们出了教学楼,然后慢悠悠的走出了学校,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看见张朝正在门口对面的小摊子上买烤串吃,身边围着七八个小弟,各种潇洒各种风光。

  等会有你好受的!我看着他那副得意的样子,暗道。

  我并没有看见老胡,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个短信:怎么样了?

  他回:跟着。

  我们几个人在校门旁边的一家奶茶店里坐下,小摊就在奶茶店的斜对面,我们这个角度刚好看的到张朝他们几个人,而他们应该看不见我。我慢慢的喝着奶茶,观察着他。

  过了一会儿,张朝吃完了烤串,擦擦嘴巴,然后带着几个小弟们走了,我们喝完剩下的奶茶,然后走出奶茶店,慢慢的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路,张朝原来那行人就剩下三个了,其余的都去车站等车或者走别的路了,张朝说说笑笑的跟那几个小弟又走了一段,在一个马路口停下脚步,跟那几个小弟说了句拜拜然后扭头走进了楼群之中。

  我手机又响了一声,我拿出来一看,果然是老胡给我发的短信:跟他!人少就动手!

  我挥挥手,加快脚步,而于茂、李逸凡、张俊三个人也跟在我身后加快脚步钻进楼群,张朝慢悠悠的走着,他喝了一点酒,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我们的脚步声,经过一个自行车棚时,我喊了一声:“动手!”

  我们三个人加快脚步跑了上去,张朝终于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吃了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跑,但已经来不及了,我抓住了他的胳膊,使劲往自行车棚里拖,李逸凡上来抓住他的肩膀,张俊也死死抓住他的另一只胳膊。

  这个东北汉子力气果然大,我们还是费了一番力的,自行车棚里没人,只有一盏昏暗的灯,真是阴人的好地方。

  我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踢得他后退两步,我骂道:“狗叛徒,扬天哥刚出事你TMD就去给关峰当狗了!有点良心没?”于茂冲上去跃起来就是狠狠一脚踢在他的肩膀上,张朝直接就摔到了后面的一辆自行车上,然后连人带车一起栽到地上。

  “你……你是宇信?”张朝指着我,说道,他的眼里有着惊恐。

  “你才知道?今天老子要打死你个叛徒出气!”我冲上去使劲一拳打在他眼眶上,他的眼边一圈顿时乌青乌青的。于茂很有默契的冲上来又是一拳打在他另外一边的眼眶上,他一下子成了熊猫。

  我忍俊不禁,其实张朝的单挑能力还是不错的,不过他已经被我们打蒙了,他用手护着头,身体往后缩,说道:“别打我了……别打我!”

  “打的就TM是你!”老胡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我们身后,吓了我一大跳,我扭头看过去,说道:“艹,你吓死我了,大晚上的突然就出现,吓不吓人?”

  老胡嘿嘿笑了笑,然后走了上来,叉着腰指着张朝说:“艹尼玛,你峰哥不是NB吗?怎么不让他来救你了?”

  “我……我错了宇哥、胡哥、茂哥……”张朝说道。

  “你错哪儿了?”老胡上前几步,问道。

  “我……我错在不该跟峰哥混……”张朝说道。

  老胡一脚踢在他肩膀上,说道:“不对!”“我……我错在不该……不该这么快就离开扬天哥……”他说道。

  “这回对了!”老胡又是一脚,说道:“不过对了,还是得赏脚,谁让你这么贱呢?”

  “我……真错了,求你们别打了……”张朝说道。

  老胡抬起脚,一个下劈,劈在了张朝肩膀上。我撸起袖子吼了一声:“群殴开始!”我们几个人一起冲了上去,对着张朝一顿拳打脚踢,他一开始还求饶认错,但到后面基本上就没声了,我们这才停下。

  我说道:“行了,别打了,这么晚了再打会引出人来!”

  张朝抱着头蹲在地上,一声都不吭,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上全是脚印,胳膊上也有淤青。我们几个人走出了自行车棚,我感觉有点累,同时心里也无比的畅快。

  我们几个出了自行车棚,出了楼群各自分散,我一人往家那边走去。

  到了家门口,我看见上次的那个光头叔叔正站着我们家的门口,他手里抱着一个包,就那么站着,也不敲门。

  “冯叔叔,怎么不敲门啊?”我问道。

  “哦……小宇,你来了啊,帮我把这个包给你妈。”冯叔叔把他手里的那个包给我,包不重,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嗯……叔叔,要不要进去坐一下?”我问。

  “不用了,我先走了,你一定要把包给你妈,记得!”冯叔叔说道,说完他就扭头走了,飞快的跑下了楼。

  我感到疑惑,但还是拿出钥匙打开门,进了门,我妈正在厨房里忙碌着,我妈每天都是这个点吃饭,也是因为加班的原因。

  “妈!”我喊了一声。

  “嗯?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要不要吃点夜宵?”我妈问。

  我把包放到茶几上,说道:“不吃了,对了妈,刚刚冯叔叔给了我一个包,让我给你,你看看这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我妈过了一会儿才说话:“知道了,你先洗澡睡觉吧,包就放客厅吧。”

  洗了澡,躺在床上,我只感觉浑身轻松,想着今后该怎么办,今天打了张朝,爽了固然不错,但是这只是第一步,想要重新恢复势力,还是要从每个班每个班开始。

  我们班目前混的最好的肯定是晓伟不错了,第二个人,就是他了,明天就准备收拾他。

  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我有于茂那么厉害的话,那么我一个单挑晓伟和晓伟手下的那几个狗腿子的话,肯定不难。

  问题是我不是于茂,也没有于茂那么好的身手,所以我就只能靠老胡他们的帮忙了,我发现自己最近体质增强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是打架的缘故。我忍不住想笑,靠打架来增强体质,我也真是一朵奇葩了。

  家里的电风扇不知道怎么的就坏了,大概是因为太热的缘故,这一夜我都没怎么睡好,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早就上课了,但我也无所谓,即便是一早上不去学校都没什么关系。我去洗了一个澡冲了一下身上的汗,换了身衣服才去学校。

  我刚刚走到学校,却发现学校门口停了一辆警车,门口围了一些人,都是看热闹的。看架势应该是学校里出了什么事,我吃了一惊,然后朝着学校里面跑去。

  跑进教学楼的时候我撞见了老胡,老胡一脸汗,正打着电话,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问道:“怎么了?”

  老胡放下电话,说道:“刚准备联系你呢,来了就好,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听了之后千万不要冲动。”他的脸色很难看,我估计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说吧。”我说道。

  “找到扬天了。”老胡说道,脸依然是阴沉的,我的心咯噔一响,他是这副表情,就说明扬天肯定出事了。

  我连忙问道:“扬天怎么了?”

  “目前还不知道,警X的口风比较严,是来找吴强调查的,据说扬天现在正在医院,受了很重的伤。吴强被警X他们带走了!”老胡说道。

  我脑袋嗡的一响,一时说不出话来。连警X都来了,那么就说明事情肯定不小,我真是弄不懂那个吴强跟扬天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先上楼去吧,我暂时还联系不到扬天。”老胡说道,他还是比较镇定的,但从他的神态之间不难看出他的慌乱与担忧,他跟扬天的感情肯定不会比我浅,但这个关头着急也没用,只能等。

  这个时候正是大课间,大概是因为警X来了的缘故,学校领导没有组织做操。

  我跟着老胡一起进了五班,五班乱糟糟的,许多人都在议论着这件事,我感到很烦躁,拿出一支烟来点上,还没吸几口呢,一个人就冲进了五班教室,跑到了我们这边来,这人是张俊。

  “胡哥,不好了!”张俊边喘气边说道。

  “怎么了?”老胡一抹头上的汗,问道。

  “刚刚我按你说的,找到茂哥,跟他说了扬天哥的事。他当时就火了,抓起凳子就跑上了三楼,拦都拦不住!”张俊说道。

  “靠!赶紧过去看看!”老胡说道。

  我感到有点头痛,于茂纵使再能打,但毕竟高二有那么多人,他硬拼肯定是没有胜算的。我只能祈祷他撑住,等我们过去帮他。

  老胡都已经跑出去了,却又重新折了回来,他拿起教室后面的一个拖把,用脚踩住下面的拖把布,然后用力一扯硬是把上面的木杆给扯了下来,他拿起木杆再次跑出了教室。

  我跟张俊也顺手拿了把扫把跟在老胡后面,老胡虽然很胖,但现在跑起来真的不含糊,很快就跑到了楼梯口那边。通往三楼的楼梯已经是一片混乱,只见七八个高二的男生拿着凳子对着于茂一顿猛打,而于茂手里也举着凳子,狠狠的砸着,不一会儿就砸倒两个。

  周围有一些围观的人,但都不敢上去动手。

  于茂身上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了,但他似乎直接无视了这些疼痛,不要命般拿着凳子一顿狂砸,那几个高二男生一时也没能占到便宜。

  老胡举着拖把杆跑了过去,他跑到于茂身边,把拖把杆横着,对着前面的一个高二男生使劲捅了过去,拖把杆捅到他的肚子上,那个男生被捅的脸色一变,被棍子捅到肚子真的非常的疼,他手一松居然直接把凳子朝着老胡扔了过去,老胡被凳子硬生生的砸中脑袋,用手挡了一下,但还是被砸倒了。

  但他很快就爬了起来,双眼通红,怒视着这些高二男生,我也火了,拿着扫把冲了过去,扫把这种东西没有什么杀伤力。我就把扫把横着捅人肚子跟肩膀。

  大概是因为惧怕了我们这副拼命三郎的架势,那几个高二男生很快就撤退了,临走时丢下一句“你们几个B崽子等着!”

  A看正版i章6》节上S*酷匠网

  我们纷纷停下来,靠着扶手喘着气,于茂嘴角和眼角都有擦伤,身上都还不知道被打出了多少瘀伤,而我刚刚打架并没有受多少伤,但因为太过用力了,手也有些发酸。

  “我擦!于茂,你太不冷静了吧,单枪匹马的就跑上去跟那帮高二的干架?”老胡说道。

  于茂看了看老胡,说道:“我他妈的要是手里有刀,等那个吴强回来之后,我绝对杀了他!”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于茂爆粗口,他平时一直不太爱开口说话,也总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但其实他这个人还是挺义气的,表面上不说,但他真的非常在乎兄弟。

  虽然我也不算了解他,但跟他接触了这么久,我是能感觉到的。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他的兄弟,我甚至很少跟他说话。

  我说道:“我们先回去吧!到时候那帮高二的人如果再叫一大帮子人下来,我们可招架不了啊。”

  “也对,回教室总安全一点。”老胡也说道。

  我们四个人走下楼梯,朝着五班那边走去,走了没几步我突然听见身后有一个人在喊:“于茂!”这是一个甜美的女声,我们四个人几乎是同时回过头去的,我看到了叫于茂的那个女孩,那个女孩长得并不算是十分漂亮,但也确实是算是活泼可爱的那种类型,她甜甜的的笑着,看着于茂。

  “我艹,苏熙,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老胡很震惊的样子。

  我看了看身边的于茂,于茂又恢复了冷酷的表情,那个叫苏熙的女孩哼了一声,说道:“胡超,你能不能别说脏话啊?”

  “我艹,我说了脏话吗?”老胡说道。

  苏熙瞪了老胡一眼,然后走到了我们面前,她看了看于茂,皱起了眉头:“你又打架了?”

  “关你什么事。”于茂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然后扭头就走。

  苏熙丝毫不觉得尴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一样,这个女孩我从来没有见过,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学校的。苏熙扭过头来,不满的对老胡说道:“胡超啊,你能不能别总带着于茂打架啊?”

  “关你屁事啊大小姐。不过说来奇怪,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老胡嘻嘻笑着。

  “我回来不行啊?告诉你,下个学期,我就是这个学校的了。”苏熙说道。

  老胡似乎吓了一跳,他问道:“你没吓我吧?有重点高中不去,来我们这个破学校干嘛?再说嘛,于茂,也不欢迎你哦!”

  “我愿意,怎么了?”苏熙哼了一声,然后扭头往于茂直接走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喊:“于茂,你别走啊!”引得周围的学生纷纷侧目。

  我十分困惑,转过头问老胡:“老胡,这妹子是谁啊?”

  老胡笑了两声,说道:“这妹子叫苏熙,他是于茂以前的初中同学,她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于茂了,她读的是重点高中,虽然学校离我们这有点远,但上个学期她还经常跑到我们学校来找于茂,于茂心情好就理她,心情不好的话就一句话都不跟她说。不过她丝毫不介意于茂的冷漠,还是经常到我们学校来。上个学期中的时候,她有心脏病,去年期中的时候她爸把她送去省城做手术了,然后就在省城那边休养了半年。她回来的真突然啊。”

  我哦了一声,像于茂这样的帅哥,果然身边永远都不缺美女死心塌地啊。

  这时也开始上课了,我跟老胡告别,回了自己班,老胡在我身后说:“有情况就打电话给我!”

  我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上课的时候,老师说的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我一直在思索着,该怎么样尽快的恢复势力,我们的人实在太少,一些计划实施起来难免会有困难和危险,即便张磊有人能够借给我们,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有小弟伴在我们身边。

  要搞就搞一次大的,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我脑子里面形成了,这个计划使我联想到了一部电影:无间道。

  也许我可以装作诚心的去投靠关峰,成为他身边的定时炸弹,但我想,即便是我投靠了他,他也不会信任我的,而且他肯定会百般羞辱我,这个计划,肯定行不通。

  那要么就硬拼?硬拼的话,我估计我们胜算会很渺小。

  我一时有些无奈,以前一直以为混,只需要用武力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只有脑子活在可以混的好。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更稳妥的方法来。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刘康。

  吴强曾经给过我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刘康现在已经跟关峰不和了,也许我可以去挑拨他们的关系,让他们打个两败俱伤,最后我在坐收渔翁之利,其实如果没有高二的人插手的话,一切事情都会变的很简单,但偏偏高二的插手了,也不知道关峰那家伙怎么跟高二搞上关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