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到激动,这说不定就是对关峰的最后一击了,也许打完这最后一架,关峰以后就再也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了……

  我想起上次他扒我裤子时的情景,屈辱又浮上心头。今晚我一定要给他好看!

  我把昨天扫宿舍的那五个人召集到一起,跟他们说了今天晚上就要做的事。

  他们一个个也都很兴奋,纷纷表示今晚一定要痛打关峰。

  晚上晚自习下课之后,我带着五个人打算去找扬天,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是我妈打来的电话,我接了起来,我妈对我说:“小宇,下课没有?”

  “下课了……”我说道。

  “你现在马上回家来,妈有事要跟你说。”我妈对我说道。

  我想起今天晚上还有行动呢,有些急了,敷衍道:“妈,我学校还有事呢……”

  我妈说道:“你跟老师请个假,你冯叔叔已经在学校门口等你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今天晚上我是去不成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扬天,电话通了,扬天说道:“喂,小宇,你怎么还没来呢?”

  “今晚搞关峰我是去不成了,我家里出大事了,我得马上赶回家去。”我说道。

  “那算了,你不来也没事,让你叫的那五个小弟过来就成了。放心吧,搞关峰那是绝对OK了。你家里出事就赶紧回去。”扬天说道。

  “狠狠揍关峰,千万别留情哈扬天哥。”我笑着说道。

  “那不是必须的?放心吧兄弟,肯定给你报仇。”扬天说道。

  “你们现在在哪呢?我让我这五个人过去。”我说道。

  “操场上,赶紧的,关峰都要走了。”扬天说道。

  挂了电话,我对周胜那五个人说道:“你们先去操场上吧,扬天哥一伙人都在那里呢,我有事先走了,一会儿替我狠狠打关峰。”

  周胜打了个响指,说:“放心宇哥!走了。”

  我跟着他们五个人一起下了教学楼,他们往操场那边走去了,而我则往校门口那边去了。

  老实说我心里还是十分遗憾的,走出校门口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暗道:关峰,今晚你死定了。

  走出校门,我一眼就看见门口停了一辆大众迈腾车,而光头冯叔叔正戴着墨镜靠在车边,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半夜都要戴个墨镜,不过不得不承认,他这样还挺酷的。

  我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冯叔叔。”

  冯叔叔点了点头,然后拉开车门,淡淡的说道:“走吧。”

  我坐上车,车里有股淡淡的香味,他发动车,朝我们家那边开去。

  一路上的气氛都有些沉闷,车开进小区我家楼下,光头叔叔才开口说了句话:“下车吧。”

  我拉开车门,下了车,光头叔叔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包来,然后跟在我后面上了楼。

  刚刚走到家门口,我就闻到了一股香味,我打开门,只见我妈做了一桌子的菜,正在桌子后面坐着,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酷\:匠网i首_*发7

  我怯怯的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嗯,坐过来吧。”母亲说道。

  我走了过去,搬了一把凳子坐到了桌边,光头叔叔也跟着走了进来,他抱着那个包,表情很严肃。

  屋里的气氛很沉闷,桌子上除了丰富的菜肴外,还有一瓶白酒,我妈把白酒打开,香味顿时飘了出来,我心想这是要干什么……设宴款待光头叔叔?

  光头叔叔抱着那个包站在桌边,一句话都不说,也不搬凳子坐下,只是笔挺的站在那里。

  “冯叔叔……坐啊。”我说道。

  “不用,今晚,我是罪人。”冯叔叔脸色凝重的说道。

  “什么?”我很诧异,光头叔叔怎么变罪人了?

  “你还是坐吧。”我妈说道。

  光头叔叔一言不发,他放下包,然后去关掉了灯,点燃了桌子上的蜡烛。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特别的诡异,烛光摇曳,我莫名不安。

  我拉了拉我妈的手臂,问道:“妈……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别问。”我妈沉着脸说道。

  光头重新走回桌边,拉开包的拉链,从里面抱出一个金属盒子来,突然双膝一弯就硬生生的跪在了我妈面前!

  他把四四方方的盒子举过头顶,低下头,将金属盒子呈到我妈面前,说道:“大嫂,我把大哥的骨灰盒带回来了!我没有辜负大哥!”

  我吓得一颤,没想到这个金属盒子里面装的居然是骨灰!

  我感觉四周都凉飕飕的,心也凉凉的,我的脑中浮现出了恐怖片的场景……

  “你现在带回来,有用吗?”我妈开口说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大嫂接下骨灰盒吧,这么多年了,大哥终于回到家乡了。”光头说道。

  我听见我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妈颤抖着双手接下骨灰盒,她把骨灰盒放到桌子上,骨灰盒上面贴着一张照片,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下面刻着一行字:1992年8月13日葬。

  “你这是何必呢……”我妈抚摸着骨灰盒上面的那一张照片。

  我脑袋嗡嗡作响,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难道这是……我爸的骨灰?

  我对爸爸的印象很模糊,只知道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死了,在我们家里,死去的爸爸也是一种忌讳。我妈对他绝口不提,我甚至连爸爸长什么样子都忘了……

  这张照片上的人的五官,与我很相似,难道这真是我爸?

  “妈……这是不是我爸?”我摸了摸骨灰盒,很凉。

  “是。”我妈说道。

  我掐了掐自己,确定这不是梦……但当我老爸的骨灰盒放在我面前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震惊伤心,而是平静……

  我看着那骨灰盒发呆,光头叔叔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有我爸的骨灰盒?

  父亲根本没有留给我什么记忆,连他的背影,我都感觉十分模糊……

  “我爸到底是谁?”我问。

  没有人回答我,光头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的纹身来,他背上纹了一条翻江龙,手臂上纹了三个字:李天。

  那好像是我老爸的名字……他到底是谁,跟我老爸什么关系?

  “冯叔叔……你,你到底是谁?”我问。

  “我是你爸生前的兄弟。”冯叔叔说道。

  “然后呢……我爸是谁?”我问道。

  我的脑袋里十分狗血的浮现出了我爸是黑社会老大、我爸是大官这些想法……

  我妈突然开口了,她扭过头,眼里全是泪,她神色激动的说道:“你没必要知道这些东西!”

  我愣了愣,不说话了,我看着眼前这个骨灰盒,如处梦中般……

  光头叔叔用力的给我妈磕了三个头,磕的砰砰响,他抬起头,带着哭腔说道:“大嫂,我对不起大哥,以后你们母子遇到什么困难就跟我说,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做!”

  “小冯啊……你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我们母子现在生活的很好,没有困难。”我妈说道。

  “怎么可能!大嫂,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我对不起大哥!如果不是我当年不老实,非要跟我大哥赌气,在高速公路上跑下车去,大哥怎么会……”光头哭的一脸鼻涕泪,早已没有了之前的酷样。

  我妈浑身都是一抖,她挥手说道:“你不要说了!我们母子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赶快滚出去!我不想再回忆起当年那件事……”

  “大嫂,对不起!”光头又用力的给我妈磕了一个头“你快走!”我妈一挥手,浑身都开始哆嗦了。

  我连忙扶住我妈,说道:“妈,你别太激动。”

  光头从地下站起来,他给我妈鞠了一躬,然后拿着衣服离开了我们家。

  我起身,去打开了灯,然后把蜡烛吹灭。

  我妈从贴身口袋里拿出速效救心丸来,拿了两粒放进嘴里,脸很白。

  “妈,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我问。

  “不用……我先回房间去了,睡一觉就好了……”我妈说道。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房间走去,肩膀仍然在颤抖着。

  我叹了口气,满桌子的菜一筷子都没动,那个骨灰盒仍然在桌子上放着。

  我也没心情吃东西,把菜给收拾了一下,我拿起骨灰盒,犹豫了一下,把它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去洗了一个澡,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刚刚发生的事使我根本不能平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盯着那个骨灰盒看,越看心里越发毛……

  不管怎么说,那里面装着的,也是我的父亲啊……

  就在这时,我的诺基亚手机忽然响了,是有人打电话来了。我看了看号码,是扬天打来的。

  刚好我也要问问他搞关峰搞的怎么样……

  我接听了电话,那边传来扬天的声音:“小宇……你……快点……五桥……来……”声音很虚弱,那边也很吵,我只听清了这几个字。就在这时电话忽然挂断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回拨了过去,提示的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愈发感到不安,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一遍又一遍的拨过去,没人接……

  我心想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被埋伏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干着急也没用,我回忆着刚刚他在电话里说的话,五桥?我们这边有个五桥路,难道他是在那里遇到了什么危险?

  这个时候我如果要出门的话一定回惊动我妈,我没办法,只能暗暗祈祷着扬天不会有事。

  一整个晚上我都没睡着,第二天一早我就挎上包,连早餐都没吃就出门往学校那边走去。

  昨天扬天的那个电话实在是让我担忧,我只恨不得能飞到学校……

  终于,学校的大门出现在我面前,我加快了脚步。

  离学校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突然我感觉肩膀被一个人抓住了,那个人使劲把我给拖进了旁边的小巷里,我吃了一惊,我反身一拳打回去。

  没想到拳头被那个人接住了,我转过身,发现那个人竟然是于茂。

  于茂鼻青脸肿的,嘴角还有擦伤,他摆了摆手,说道:“不要去学校!”

  “怎么了?”我问。

  “有人在学校,等着打你!”于茂说道。

  “你们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扬天那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我问道。

  于茂冷漠的说道:“你还好意思提?”

  “到底怎么了?”我也急了。

  “你手下是不是有个人叫晓伟?”他问。

  我想起了这个叫晓伟的人,他貌似是跟着周胜混的,也在我昨天叫的那五个人中。

  “是。”

  “他反水了!竟然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了关峰,关峰叫了高二的人!高二来了三十多个人,上来就打,我们那帮人,就五个人逃了出来!扬天不停的叫我们跑!他被那帮人给拖走了,我努力的去救他,但是并没有救到……”于茂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手下的人反水了……艹,真是背时……本以为是一场逆袭,结果还是被暗算……

  到了这时候,我反而镇定下来。我说道:“现在没办法去学校了,我们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吧,我联系一下宽哥……”

  于茂冷冰冰的看着我,问道:“昨晚你为什么没来?”

  我看到他的目光,浑身一颤,难道他怀疑我……

  “我昨晚是家里有事!你放心,我绝对没有背叛过扬天哥。如果我做出一点对他不好的事情,我就天打五雷轰!”我说道。

  “走吧。”于茂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出了小巷。

  我也是能感觉到他的焦急的,跟在他身后一起除了小巷。

  他带我来到附近的一家早餐店里,一进门我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老胡。

  老胡身边还有两个人,都是扬天的小弟,都带着伤,一见到我,那两个小弟立马就冲了上来,一个揪住我的衣领,一个给了我一拳。

  我措不及防,脸上重重的挨了一拳。

  “妈的,你个王八蛋!”揪住我的那个小弟骂了一声。

  “松开他。”于茂冷冷的说道。

  那个打我的小弟看了看于茂,说道:“茂哥,很明显了,这王八蛋就是叛徒!我们先打他一顿!”

  “都他妈的住手,这时候内杠,有意思吗?”老胡怒气冲冲的说道,脸色也不好看。

  小弟松开我,但怀疑与憎恨的目光还是落到我身上。

  我坐到老胡的对面,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真的不是叛徒。”

  “我相信你不是叛徒。”老胡说道。

  我心中升起一丝感动,老胡问道:“宇信,你有宽哥的手机号码吗?”

  “有,我可以联系到他。”我说道。

  “那就好,你赶紧联系他,这个时候我们最需要的就是他的帮助!”老胡说道。

  “嗯,好。”我看了看时间,说道:“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睡觉,还是等晚一点再联系他吧。”

  老胡嗯了一声,说:“也是,先吃东西吧。”

  餐桌上的气氛很怪异,每个人都心事重重,我感觉自己的心上像是压了一个大包袱,很难受。

  真不知道扬天现在怎么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