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的拾起桌上的书,猛地砸了回去,英语老师接住它,抱在怀里,怒视着我。

  “老师,你还是算了吧。我告诉你,我认识梁博。”我慢悠悠的说道。

  梁博就是那个叫人打他的混混,据说当年是学校老大,非常的厉害。不过现在已经毕业了。

  梁博这个名字也是他的软肋,据说惹了他之后只要说一句“我认识梁博”,那他就绝对不敢怎么样了。当然这招仅限于在学校里面混的不错的男生,女生也除外。

  英语老师脸色变了,看了我一眼,然后哼了一声,抱着书本出了教室。

  教室里面一下子变得一团糟,周胜走了过来,朝我竖起大拇指,说道:“宇哥,你刚刚真NB啊。那个人渣凭什么当老师,妈的,他还揩过我老婆的油……”

  周胜提到他时牙都咬紧了,这让我愈发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他不会告诉赵老师吧。”我担忧的说道。

  张志豪凑过来,说:“他不敢,就他那怂B样!被学生吼了还找班主任,哈哈,他当他是小学生啊?”

  这我就放心了……要是被我妈知道了我骂老师,不得打死我。

  我对周胜说道:“交代你办件事,能办好不?”

  “能啊宇哥你说什么事儿就行了。”周胜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你带点人,今晚去把他打一顿!”我说道。

  “什么?”周胜有些迟疑。

  我啧啧了一声,说:“胆小!我告诉你怎么打吧,找床被子,到时候上去就把他给蒙住。然后把他拖到小巷子里,被子最好放进垃圾桶里揉一下,当然去厕所也行。然后拿棍子闷打一顿,最后把他给丢那巷子里,你们趁机跑,最好别发出声音,免得被发现。”

  周胜看了看我,竖起大拇指说宇哥,牛逼!你是我心中最牛逼的人。”

  “切。”我说道。

  于是周胜叫了七八个人,当天晚上把那个英语老师给埋伏了,拖到巷子里狠狠的打了一顿,第二天那个英语老师来学校的时候还一瘸一拐,鼻青脸肿的。

  我还特意走到他面前,问道:“怎么了英语老师?这是撞电线杆子上了还是掉坑里了?”

  “滚!”他瞪着我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绕过我进了五班。

  我飞快的给扬天发了一条短信:整那个煞笔老师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

  不久我就听见教室里面传来英语老师的哀嚎,我透过窗子瞄了一眼,只见他正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动作绝对高难度,显然是被人绊了一跤。

  整个教室都哄笑着,我还听见扬天喊了一声:“哟,老师?练过啊?这个动作,至少十分!”

  我满意的笑笑,然后回了班。

  扫宿舍计划正在筹备中,虽然我一度觉得这个名字很不好听。

  很快就到了星期三晚上,我们定的扫宿舍的日子。

  扬天都已经把计划什么的安排好了,在星期三晚上的晚自习下课之前悄悄溜进宿舍楼,这样子宿管就不会多说什么,我们也可以提前下手。

  我在我们班选了五个身体稍微壮一点靠谱一点的人去,第一节晚自习下课之后,我就带着他们去五班找了扬天,扬天也带了十个人,他联系了一下高三宽哥给我们的那帮人,挂断了电话之后对我说道:“一切都OK了!在男生宿舍楼下集合!”

  老胡也准备好了武器什么的,有扫把杆、木棍、凳子腿,连皮带都有,这些都是打起来疼但只要不打要害就没事的家伙。

  我们把这些家伙都给藏在了袖子里,木棍上面带的刺没刮干净,给我手上挂出一道来。

  我埋怨老胡:“你太不够义气了,把带刺的木棍给我。”

  “你自己不知道刮啊?”他翻了一个白眼。

  这时候学校里面的老师还是不少的,为了隐密一点我们六人一组分头去男生宿舍楼。

  我们学校的宿舍区在操场的另一边,由两栋男生楼和两栋女生楼组成,这个地方离教工楼非常的远。

  更x}新最B快1》上酷◎匠《网

  我们在男生宿舍楼底下见面,同时我也见到了扬天叫来的那五个男生。

  那五个男生都比我们强壮很多,也高我们一些,其中的一个男生曾经我在公园大混战中见过他,他手持板砖一下里撂一个,一米九的身高使我要仰视他。

  这个男生叫苏晨曦,人们都称他为木哥。

  有了木哥的存在,我莫名感到心安。

  我们进宿舍楼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困难,宿管盘问我们是哪个宿舍的,结果宽哥派来的那五个人中一个贼眉鼠眼的男生立马就凑了上去,塞了一包好烟给他,他的态度立马就热络起来。还表示要认识我们几个,和我们很快就成了“哥们”。

  我心想现在在什么地方都需要打点啊,我也学到了一点。

  我们几个走进了宿舍楼,这是我第一次来这个男生宿舍,这栋楼内部的墙都泛黄了,楼道上的扶手也年代久远的样子。我心想给我们住这种地方住宿费还那么高,真是坑,幸好我选择了走读。

  我们上了二楼,高一都是住在二~三楼,一楼有六个寝室,每个寝室有八个人,这是老胡告诉我的。但是二楼只有三个,因此我们就从二楼开始敲门。

  第一个寝室的门是锁着的,木哥直接冲上去一脚就踹开了,这使我对现代防盗技术产生了怀疑,不过我估计更多的原因还是那个寝室门上的锁太老旧的原因。

  屋子里面只有一个人再睡觉,那个人听到了响动立马就睁开了眼睛,朝我们这边看来,露出惊恐的神情,眼疾手快的于茂上去就猛地一下把他从床上拖了下来,那人连裤子都没穿,全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

  于茂嫌弃了看了看他,说道:“赶紧把衣服穿上,不准发出声音来。”

  那男生哭丧着脸说:“我穿衣服怎么不发出声音啊。”

  于茂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他立马就老实了。

  那男生哆哆嗦嗦的穿上裤子跟衣服,看了看我们,他显然认识扬天,不过我们不认识他。他说道:“几位大哥啊,放过我吧,我没招惹过你们啊。”

  扬天说道:“放心,我们不是来找你的,你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我们要在这里呆一会儿。”

  “好……”那男生一屁股坐地下了。

  扬天似乎有些无奈,整个寝室容不下我们二十多人,他对那另一批人说道:“你们去敲隔壁寝室的门,到那里去等。如果关峰的人在寝室里,就打!”

  那批人的领头是木哥,木哥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人就出了这个寝室我们坐的实在是无聊,离下课还有挺久,老胡说他肚子饿了然后泡了一碗方便面吃,这时候还有这个闲情逸致,难怪他这么胖。

  我无聊,就开始跟坐地上那个哥们聊天了,我得知他叫郭宁,我问他这个寝室有没有跟关峰混的人,他说有一个。我实在闲得无聊,就一遍一遍的警告他:“等下有人回来了,你可得老实,我不想打人,但是如果你……”

  郭宁立马就点头:“好……好!”

  实在难磨,我就找他问出了那个关峰小弟的床位,然后把那个人的被子搬下来,各种蹂躏,恶毒的老胡还把坐在上面吃方便面,面汤洒了不少在被单上。

  终于,门外开始热闹起来,说话声脚步声谈笑声骂娘声集合在一起,我知道这时候应该下课了,那些人都要回寝室了,我手持木棍躲在门后,等着门开那一瞬间一棍子挥出去。

  门终于开了,不过是被人一脚踹开的,马勒戈壁的我鼻子差点被门撞一下。

  我当时就怒了,气的我一下子就窜过去然后一棍打在那个踹门的人身上。

  这一波只来了两个人,那个被我打的人当时就被小弟们给拖进了寝室,而跟在后面的那个人也被拖了进来,门再次被“哐”的一声关上。

  跟在后面被拖进来的那个人是一个小平头,看着地上的那床被单,怒吼道:“谁干的?!”

  老胡上去就是一脚,说道:“我干的,怎么样?”

  郭宁看着那个小平头,哆哆嗦嗦的说:“就是他,他就是跟峰……跟关峰混的那个人……”

  “干他!”我喊了一声,然后我们上去一番拳打脚踢。

  小平头是个硬茬,我们打了他一顿他仍然不服软,紧紧的盯着郭宁,眼神愤怒,郭宁吓得身体一颤,我一拳打在小平头胸口,说道:“哥们,省省吧!有种跟我们硬啊!”

  他一口唾沫朝我吐来,幸好我闪避及时,不过还是有一点点落到了我裤子上,我当时就怒了,一脚踹在他肩膀上,吼道:“你TMD恶不恶心啊!揍死你!”

  然后我又果断的揍了他一番,打到最后他终于软了,开始求饶。我抓住他的领子,说道:“告诉你们家峰哥,别太嚣张了,高一还有扬天哥呢,他算个毛?想干随时干!”

  小平头连忙点头,这时隔壁寝室也传来动静,看来隔壁寝室也干起来了。

  我们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寝室,然后到了隔壁寝室。

  推开隔壁寝室的门我就震惊了,只见一个人被撕成条的被单给绑住,嘴巴里面还塞着袜子,卧槽,这也太恐怖了吧……

  寝室里面除了我们的人外还有几个人,应该都是这个寝室的学生,那几个学生这时候话都不敢说,有个学生脸都白了。

  “木哥,你这也太狠了吧?”我对木哥说道。

  木哥嘿嘿笑道:“这算什么?人要打服了!走吧,我们去二楼的最后一个寝室。”

  我们出了这个寝室,然后敲响了第三个寝室的门。

  第三个寝室解决的也比较顺利,我还得知了一个消息,刘康居然也是住校生,而他就住在三楼!看来我今天可以报仇了。

  我隐隐感到激动,加快了脚步往三楼走去。

  上了三楼,我们按照顺序,首先敲了敲三楼第一个寝室的门。

  门没锁,但是我们并没有踹开,而是礼貌的问:“里面有人吗?”

  三楼有六个寝室,人比较多,我们如果把动静弄得很大的话他们团结一致来对付我们,到时候把动静闹大,闹到宿管那里就不好了。

  里面传来一个男生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我是高一三班的宇信,找你们有事。”我说道。

  门里面一下安静了,他们显然也听说过我,等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开门。

  正当我们等得不耐烦打算踹门的时候,门终于开了,一个矮矮小小的男生给我们开的门。

  我第一个冲了进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这个寝室有没有刘康。

  刘康并不在,我心里略微感到遗憾,寝室里面有四个人,个个都警惕的看着我。

  我身后的那帮人也哗啦一下涌进来一半,那帮人之中一个剪着鸡冠子头的男生一下子站了起来,问道:“干嘛?”

  这人我认识,是关峰手下的人,一个班的班老大,我冲上去一棍子就抡了过去。

  另外三个男生中除了那个给我们开门的矮小男生,其余的都立马上来帮忙,扬天上来就拿着拖把杆打倒一个,那个理着鸡冠子头的男生连着被我打了好几棍,支撑不住倒在了床上。

  我又连着打了他好几根,每一棍都打的挺重的,打的我手都有点酸了。

  那男的被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我心想就这还班老大呢?挨打的货。

  旁边的那两个男生也被我们的人给制住了,紧紧的按在床上,捂着嘴不许叫唤。我用棍子给那个鸡冠子头男生的肩膀上戳了一下,问道:“喂,舒服不?”

  “不……不舒服……”他说道。

  “那就打到你舒服咯!”我笑着说,并且把棍子再次举起。

  “别别……宇哥,别打了,我错了!”男生说道。”

  我把棍子撑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说道:“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这棍子,可不长眼啊!”

  “嗯……宇哥,你说。”鸡冠子头男生说道。

  老实说我看他头上的那个鸡冠子头发很不顺眼,很想削掉,我说道:“刘康现在在哪个寝室?”

  鸡冠子头男生想了想,回答道:“在……在304!”

  我笑了笑,然后回过身,那几个上来帮忙的男生都被打的差不多了,我说道:“走吧,换下一个!”

  出了这个寝室,我对扬天说道:“刘康在304寝室,我们先去304吧,先干掉他,这家伙挺嚣张的。”扬天点了点头,说:“好。”

  我握紧了手中的木棍,前天晚上那一幕仍然在我的脑海里,刘康,你等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