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叔哼了一声,然后带着手下们离开了。

  我觉得他刚刚说的那个天奇哥好耳熟的感觉,仔细一想,那个小商店老板不就叫岳天奇吗?不过我还从没有见过黑社会是那个样子呢,应该是重名吧。

  宽哥走回我们的身边,拍了拍于茂的肩膀,赞赏道:“于茂是吧?不错,很有实力嘛!有没有跟我混的想法?你很适合当红棍啊。”

  于茂擦了擦嘴角的血,他身上都是灰尘,有点狼狈,但那张脸依旧冰冷,他摇了摇头说:“谢谢宽哥了,我还小,没这个想法。”

  宽哥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说:“我开玩笑的,既然你不想我也就不强迫了。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请你们去吃饭吧。”

  跟在宽哥后面,我们到了街边的一家小饭店里,于茂之前挨了很多下,却仍然站的笔直。这就是习武之人的功底吗?我一直觉得我的抗击打能力够强了,却没有想到于茂比我还能抗击打。

  宽哥开了一个小包厢,竟然只请了我们三个人,这令我们受宠若惊。

  他点了了四、五道菜,还让上一捆啤酒,我有些为难,等下不喝酒肯定是不行的,到时候被妈妈闻到就不好了。

  扬天礼貌地说道:“谢谢宽哥的款待了,我们没那么多讲究的。”

  宽哥摆摆手,说:“没事,今天我请你们在这吃饭,也是有事要跟你说。”

  “宽哥有事,直接说就行了,我们能办到的肯定不推辞。”扬天说道。

  “你们有没有兴趣在我们高三这一届走了之后,统一整个学校?”宽哥说道。

  “什么?”扬天有些惊讶。

  “我们铭贤m高中高一高二高三的势力都是分的比较开的,因此长期处于一个群龙无首的情况,这就有一个弱点。被外校的欺负到了头上,也无法团结在一起反击。我一直试图将整个学校的混子统一在一起,但却因为我的实力不够而没能完成。扬天,我觉得你们会有这个实力,怎么样,有兴趣没?我可以帮你们。”宽哥说道。

  他说的的确很对,我们学校的混混们根本不团结,这也就导致外校的人都敢到我们学校的校门口来堵人,就是一个高一都被如此分裂了,更何况整个学校。

  但我却对眼前这个宽哥表示怀疑,他现在基本上已经不在学校呆了,这么关心学校的事情干嘛?我看了看扬天,扬天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扬天的野心其实并不大。况且这件事情确实不简单,高二的实力肯定不比我们弱,上次那个吴强真的让我对高二惧怕了不少宽哥笑了笑,说:“你们不用害怕,我TMD知道我们学校高二都是一帮什么货色,而且我在高二有人,在我的帮助下你们有很大胜算。”

  扬天说道:“宽哥竟然这么看得起我们……我们也实在不能拒绝宽哥……”

  “答应就好了,那就这么定了。高三毕业之后,你们升上高二,就是展开计划之时。不过你们先把高一其他势力,比如关峰给解决或者收拢,免得到时候又节外生枝。”宽哥说道。

  我觉得这个宽哥很有黑社会大哥的风范……他现在应该在外面混的也不错吧……

  扬天点了点头,然后他就跟宽哥开始商量起计划来。

  宽哥的意思是,让我们主要先打散关峰的势力,然后再慢慢收拾他原来的手下。但同时也要提防高二,至于那个吴强,能拉拢就拉拢,不能拉拢也不要去招惹他,他绝对不好对付。

  扬天灵机一动,则提议是否可以分头去打关峰的势力,关峰手下有一半的人都是住宿生,或许可以先从这帮人入手,然后再去收拾另外一帮人。

  我心想是不是很快又有群架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格外期待。

  饭吃了一个多小时,酒也喝完了,天气再次进入炎热,这么热的天喝点啤酒确实挺爽的,但我的酒量不行,喝了一瓶脑袋就晕乎乎的了。

  饭吃完之后我们出了小饭店,天也黑了,宽哥一副跟扬天很熟的样子,把我们送出饭店,拍拍扬天的肩,说道:“好好干,有最新情况就跟我汇报。”

  我心里有一点点不舒服,我总觉得这个宽哥已经把我们当成了他的小弟,这是给我们安排任务来着……

  扬天脸红红的,酒也喝了不少,他的酒量确实也不怎么样,我们都是一帮高中生,哪懂喝酒什么的。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于茂忽然问扬天:“你打算怎么搞关峰?”

  “宽哥说……让我们扫宿舍……”扬天说道。

  “扫宿舍?去帮他们搞卫生啊?”我脱口而出。

  “SB!”“SB。”扬天跟于茂同时说道。

  我不好意思了,再次问道:“什么是扫宿舍?”

  “就是挑个日子,带人去咱们学校的宿舍楼,一个寝室一个寝室的敲门,看到关峰的人就打……先把他手底下那帮住宿生打散了再说……”扬天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道。以前听过有人说扫场子扫场子什么的。

  “什么日子去?”于茂问道。

  扬天摆摆手说:“明天再说……我先回家去睡觉,尼玛下次再也不喝酒了,脑袋真JB晕。

  我回到家里,老妈不在家,我果断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了一身衣服。

  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没有酒味,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喝酒,那可有我好过的。

  我躺到床上,刚打算睡觉呢,我的诺基亚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显然是来短信了。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有点意外,这短信是吴婷给我发来的。

  老实说我有一段时间没跟吴婷说过话了……她也没来找过我了,不知道发短信给我干嘛。

  短信是刚刚发的,她这时候应该是在上晚自习吧,而我没去。

  短信上面写着:宇信,我遇到事了,你能帮我一下吗?

  我回:什么事?

  她说:我现在在学校,快下课了,有几个人在门口堵我,我不知道该找谁,我好害怕。

  我犹豫了一下,问:我能帮到什么?

  她回:你现在好歹也是高一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你应该可以镇住那几个人的吧。

  我回:你找周胜,让他帮你解决。

  她回道:不行的,那帮人肯定会等周胜他们走了之后堵我,我很害怕,你就看在以前好歹我们也谈过的份上,来一趟学校帮帮我好吗?

  我迟疑着,其实我对吴婷也许还有一份旧情吧,想到她被人堵被人打的情景,我也感觉难受,我心想那就去帮她一下吧,反正我老妈今天上夜班,很晚才回来。

  我出了门,夏天的夜晚很闷热,我感觉脑袋还是有点晕,干脆跑了起来。

  我在大街上跑着,忽然想起白天的时候于茂打那个壮汉时的情景,顿时有点羡慕嫉妒恨,我什么时候也能变得像他那么强呢……

  我跳起来朝着空气打了两拳,周围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我一眼。

  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这拳头力气还是不够,啥时候我也能做到一拳把人家的牙给打掉呢……

  很快我就跑到了学校,我从后门那边翻墙进去的,这时候已经快下课了。

  我在操场上遇到了我们的体育老师大叔,我直接就从他身边跑过去了,他想逮我没逮到,冲着我的背影喊:“那是哪个班的学生……”

  我跑上了楼,坐在二楼的楼梯上,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我在楼梯这边。

  没想到她莫名其妙的回了一句:对不起,。

  我愣了一下,心想她跟我说对不起干啥呢,盯着手机屏幕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脑后生风,脑袋“嗡”的一声响,然后就眼前一黑。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闻到一股骚臭味,发现我这是才男厕所……

  郁闷,我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这时我突然感觉脑袋上面挨了一巴掌,抬头一看,这一巴掌是刘康打的。

  刘康,这玩意儿怎么在这?

  我这才注意到我面前站了四五个人,吴强居然也在!其余的都是高一的混混,没有见到关峰。

  刘康站在我面前,似笑非笑,他歪着脑袋看着我,说道:宇哥,你好啊。”

  “好你MB!”我站起来就想给他一巴掌,但无奈我却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着。

  刘康上来踢了我一脚,然后对着身边的那几个人说:“先打他一顿!”

  那几个人一拥而上,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我心里暗暗诅咒刘康十八代祖宗。

  联想到之前吴婷的那一条短信,我突然感觉心很沉重……她,配合刘康他们暗算我?

  酷匠网正版首发}:

  我感到十分愤怒,得知她被人堵,我立马就赶过来了,没想到却被暗算?

  宇信啊宇信,你怎么这么傻,这么贱?

  想到这些,我只觉得拿刀在我心上割,身上的那些疼痛都比不上心里的疼痛。

  这时我突然听见吴强喊了一声:“停!”

  他们停下了对我的殴打,刘康叼上一支烟,说道:“到这就差不多了,等会有人来上厕所看到了,没准会跑去告诉他那帮狗腿子们,到时候就不好了。”

  “刘康,你胆子够大,我喜欢你。”吴强面无表情的说道。

  刘康嘿嘿的笑了两声,说:“这也怪不得我,峰哥不让我搞他,但是这王八蛋小子打了我三次,我不报仇,怎么对得起自己?”

  “呵呵……”吴强干笑两声,也不说话了。

  听他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关峰不让他搞我而他自己来了啊,难道他已经对关峰不忠诚了?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跟关峰闹翻那就太好了!但仔细一想,我却觉得不太现实。

  刘康像踢死狗一样给我肋骨上踢了一脚,然后吐掉嘴巴里的烟,骂道:“狗B,今天你终于落到哥手里了,嚣张啊?怎么不嚣张了?”

  “我艹尼玛。”我狠狠的骂了一句。

  刘康又给我踢了一脚,骂道:“还JB的嘴硬!”

  我没说话了,往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吴强看了看地上的我,问:“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呵呵……当然要来一点新鲜的啦……”刘康说道。

  “怎么新鲜?”吴强眯着眼问道。

  “我本来想把他衣服脱光给绑到女厕所的,不过现在嘛……这样子似乎来不及了,我看,还是就把他衣服脱了绑在这里吧,然后把门打开,那个班的女生一出来……不就可以……哈哈!”刘康沉醉在自己的想法中。

  如果他要那样做的话,那么我从今以后在高一,就彻底没脸了……

  我怒吼道:“刘康,我艹尼玛,你有种跟老子单挑!”

  “单你MB的挑啊,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刘康再次用力的踢了我一脚。

  我开始恨,恨我自己怎么这这样子就相信了吴婷,如果我不相信她的话……

  刘康跟吴强说了几句,随即就开始对我动手了,我希望能快点下课,可是那个下课铃声就迟迟不打,他们开始动我的衣服,我心里都是火,却无处爆发……

  我的T恤很快就被他们给扒了扔到一边,接下来他们开始扒我裤子,我突然想起那天关峰扒我裤子的时候,我怒吼一声,一脚踢在一个小弟的脸上,那个小弟是蹲着的,被我一脚踢中,居然直接摔了个跟头,抬起头来的时候满脸都是血……

  人愤怒之下,威力果然惊人啊,刘康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动手。

  我的皮带系的有点紧,他们一时没能解开,就在这时,下课了。

  我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刘康骂了一句:“妈的!”

  我此刻真想拜天拜地了,吴强抱着双手,说道:“先走吧,回头给这家伙那帮狗腿子看到了又得闹出一场事来。”

  刘康悻悻的松开我,站起身来,指着我说道:“别TMD太嚣张,一年级的扛把子是峰哥!别以为自己混出一点头来就是老大了!”

  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他说关峰是扛把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动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感觉他好像有点不甘。

  刘康站起身来,然后“哐哐”踢了我两脚,随即说了声走,然后飞快的朝门口走去。

  吴强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走,走了几步,突然对刘康说:“你等等,我去把绳子给捆严实点,回头别给他弄脱了!”

  随即吴强就折了回来,开始摆弄我手里的绳子,刘康直接走了,也没回头看。

  我愤恨的盯着吴强,妈的这家伙太狠了。

  但我却感觉手上的绳子越来越松,我惊讶的看了看吴强,心想他是不是又有什么花样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类似于纸条的东西,放进我的裤子口袋里,随即起身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