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的抬了抬头,一双眼睛没什么神采,他看了看我们,说:“来了?”

  扬天点了点头,那男的直接扔过来一瓶啤酒,于茂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宽哥放下球杆,然后坐到沙发上面,挥了挥手:“过来。”

  于是我们就过去,坐到了他旁边,我看见他锁骨那里有一个纹身,纹的啥看不出来。

  他给我们倒啤酒,然后我们三个端起杯子喝了下去,以前第一次喝啤酒的时候感觉味道不怎么样,又酸又苦,慢慢喝着就觉得没那么难喝了,后来再喝就觉得挺好喝的。

  “阿阳跟我说过你们,扬天是吧?你们现在在高一混的怎么样啊?”那个宽哥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派头,让我觉得很不自然。

  扬天的表情也不怎么自然,他把我们目前在高一的情势都说了一遍。

  “哦,那这么说你们现在混的也不怎么样啊?还怕高二的人?”他说道。

  我想骂脏话,但我还是忍住了,我知道这儿现在没我说话的份。

  扬天说道:“嗯,所以才要求宽哥帮忙。”

  我感觉这水好深啊,感觉自己像是在经历电影里的谈判啥的。

  宽哥说道:“我本来是应该帮你们的,但是呢,毕竟我们高三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谁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岔子影响毕业,你说是不?不过嘛,帮你倒是可以帮的……除非嘛……”

  你TMD现在天天不去上课,在这里玩,就不影响毕业了?

  “除非他帮我办个事。”宽哥一指于茂。

  于茂那张脸仍然没变,冰冷冰冷的,问:“什么事?”

  宽哥嘿嘿笑了一声,说:“你先说答不答应嘛!”

  我觉得他的语气有点不对劲,我看了看于茂那张帅气的脸,感到惊悚。

  难道……难道……?

  于茂说道:“只要我能办到我就答应,宽哥你先说吧。”

  “我答应了一个人的单挑邀请,只要赢了,他从此以后就不到这条街来,不过他很厉害,我手下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听说你单挑非常厉害,所以想请你来代替我出面跟他打。”宽哥说道。

  扬天为难的看了一眼于茂,于茂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就说:“我答应。”

  宽哥笑了,我总感觉他的笑里别有深意,他举起杯子说:“干杯!”

  我们答应了宽哥开出的这个条件,而他自然也答应帮我们。

  他说他会出二十个人帮我们,同时我们也要先一步动作,先一步搞掉关峰。人他交给扬天调配,其余的就要看关峰怎么安排了。

  我们出了游戏厅,出去的时候我在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心想我怎么在哪都能看到他。

  又是那个小商店老板岳天奇,他叼着烟晃晃悠悠的走进游戏厅。

  “哎呀小宇,又碰到你了。”奇哥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

  “奇哥,我怎么在哪都能看到你啊!”我说道。

  奇哥翻了一个白眼,说:“这话不应该是我说吗?”

  “为啥是你说?”我问道。

  “就是我说啊,应该是我说我怎么在哪都能看到你。”奇哥跟我杠上了。

  “明明就应该是我说,那次在公园门口、在学校,不都是吗?”我说。

  “艹,本来就应该是我说,你个学生,大晚上跑到游戏厅来干嘛?”他问。

  我这才意识到现在很晚了,再不回去要挨骂了,于是我说:“也是啊,那我先走了。”

  奇哥笑了两声,然后进了游戏厅,扬天回了回头,问我:“你认识他?”

  我点头,说:“是啊,他不就是我们学校后门对面公园旁边那个小商店的老板吗?”

  “哦,我知道了……”扬天再次回了一下头,嘟囔:“我怎么感觉他好眼熟的感觉……”

  走出一段路之后,扬天突然问于茂:“小茂,你有信心吗?”

  “有。”于茂说道。

  酷9i匠网正,6版;?首发F

  单挑的时间是在星期天下午,这条街的一个篮球场上,而明天就是星期五了。老实说我也有点担心,因为宽哥现在都已经在社会上混了,那肯定就是跟社会混子单挑啊,他能行吗?虽然说这货总是面无表情很装逼,但是我还是对他有感情的。

  “你回去好好准备。”扬天说道。

  “哦。”于茂说道。

  时间一晃就到了星期天下午,我们早早就到了那条街上的篮球场,一是跟着于茂来,预防不测。二则是围观,我也很想看看于茂的单挑能力怎么样啊。

  打群架都那么吊,那么单挑肯定也很厉害吧,我比较期待。

  篮球场上已经围了几十个人了,我估计都是来围观的,等会人肯定会更多。

  我们到了没十分钟,耳边忽然听到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我探头看了看,只见七八辆摩托车朝篮球场这边驶过来,领头的是一部黑色摩托车,停在我们面前,很帅很拉风。

  宽哥从车上下来,摘掉头盔,皱着眉头问:“于茂,准备好没有?”

  于茂抱着双手钻进了人群,表情很淡定。

  这时只听一声怒吼,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一个身高一米九、光着身子的大汉走了进来,看着他那雄壮的身躯,我只想问候宽哥的十八代祖宗。

  这不是把于茂往火坑里推吗?人跟熊打,有胜算?

  扬天点上一支烟,手都在发抖,我问道:“扬天哥,怎么办?”

  “一会儿打不赢……就跑吧……”扬天显然心里也没底。

  那个汉子走到于茂的对面,于茂的身高也有一米七八,但是在这个大汉面前就显得格外的小“就这?”大汉看了看眼前的于茂,不屑的说道。

  于茂冷笑一声,然后朝着大汉勾了勾手指。

  大汉吼了一声,然后朝着于茂冲了过去,我怕真担心他会不会把于茂撞飞。

  于茂弯下腰,一个勾拳过去,但这只是虚晃一拳,大汉闪身躲开,躲得很快,显然也练过。但很快于茂又是一拳打出去,这一拳无误的落在了大汉的脸上,大汉被击中后退一步,摸了摸嘴巴,“噗”的一声,吐出一颗牙。

  我靠……于茂是一个外挂吗?上去就打掉人家一颗牙。

  扬天说道:“妈的,泰拳就是狠啊,这拳头一点都不留情。

  大汉皱了皱眉头,说道:“小子,是我低估你了……”

  于茂往前跃了一步,跳起来飞起一脚差点踢到大汉的头,幸好大汉退得快,我也学到了一点,打架击头,绝对实用,不过肯定容易出事。大汉上前抱住于茂的腰,用力的给了于茂的肚子上一拳,于茂被打的后退,大汉冲上去前去,一脚踢了过去,于茂用手挡了一下。一个箭步跃上去,用肘部给大汉的胸部用力的来了一下,接着趁他没反应过来再次一拳打在大汉的下巴上。

  于茂非常的灵活,大汉的身躯太庞大,反而显得笨重了一些。

  大汉被打的脸直接朝天,往后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直起腰来时满脸的怒气。

  于茂上前又是一个直拳,壮汉居然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然后一只手飞快的抓住于茂的手腕,那一只手已经搭上了他的手臂,我顿感不妙。

  果然,大汉直接一个过肩摔把于茂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有一身蛮力绝对是这个大汉的优势。我心里估摸着这样子给摔一下,要有多痛啊!

  大汉直接想坐到于茂身上,没想到躺在地上的于茂猛地打了一个滚然后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我这才注意到于茂眼睛血红,端正的五官挤成一堆。

  我从来没有见过于茂这个样子,他似乎无时无刻不是一副淡定的表情……

  大汉冲上去一脚扬起,于茂一弯腰闪过去,上前一拳击中大汉脾的部位。

  大汉闷哼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时于茂已经上去一勾拳朝着大汉晃上去,大汉转了转脑袋躲开,上前去一拳往于茂的脸上抡去,于茂用手挡了一下,大汉趁机上前去一个手刀击在了于茂的肩膀上,于茂身子都往下压了一点,大汉趁机抱住于茂的脑袋,用膝盖给于茂的腹部猛顶一下。

  于茂吃痛,大汉却并不撒手反而更用力的顶了一下,于茂用头使劲给大汉的胸口撞了一下,大汉终于撒开了手,于茂上前一拳往大汉的胸口打去,大汉被击中。

  于茂往后退了好几步,“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大汉出手肯定也不轻。

  两人都弯着腰喘气,大汉居然还点上了一根烟清醒神志。

  半根烟洗完之后,大汉把烟踩灭,再次冲了上去,这次他开始主动攻击,左臂右臂一齐上,出着直拳,于茂不停的躲闪,他似乎一时无法挡住大汉猛烈地攻击。

  终于于茂抓住机会,趁大汉出拳速度慢了一点之后用力一脚踢上大汉的胸口,大汉这次似乎把底盘扎稳了,并没有被踢倒什么的,如果换我我早被踢飞了。

  大汉将双拳变化为手刀,对着于茂一顿乱砍,但在旁人眼里看起来是乱砍,但其实出的很规律,而且很稳,于茂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了,大汉的力气很大,谁都看得出来。

  于茂接住大汉的右手,使劲一拧,似乎想背过大汉的手,但大汉的力气很大,于茂这一招并没能成,大汉的优势这才显了出来,显然也是大汉一开始太过轻敌,才会吃亏,他或许根本不弱于于茂。

  两人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一个攻,一个防,一时也看不出什么进展来,但慢慢的于茂似乎弱了一些。这时扬天忽然问我:“你看出那头熊的弱点没有?”

  “什么弱点啊?”我问。

  “那头熊的弱点就在于不够灵巧,他出手很猛是不错,他的底盘也很稳。但是他出脚的速度挺慢的,我估计那头熊是练拳击的,如果于茂想躲绝对轻易的躲得过。”扬天说道。

  “原来是这样……”其实我还是不太懂,但还是装出一副懂的样子。让我打打同学行,可如果要街斗的话,我就是一渣。

  “我相信于茂很快就会发现的,前提是他要冷静下来。”扬天叼上一支烟,也慢慢开始冷静。

  这时宽哥突然喊道:“于茂,这场单挑,没有规矩!”

  于茂扭头看了看宽哥,眼神一变。他突然不顾大汉猛烈地攻击,朝着大汉的脸就一拳挥了出去,大汉没能闪避到,被击中鼻翼,于茂突然弯下腰,一拳往大汉的胃部打去。

  大汉闷哼一声,表情很扭曲。

  大汉直起腰来,一拳朝着于茂的脸打去,于茂用手接住拳头,然后开始出拳猛击壮汉的腹部,也就是脾、肾那两个部位,我看的冷汗都下来了,这是要把人家往死里打啊!

  壮汉被打了之后脸色变得铁青,怒道:“你TMD耍阴的!”

  “那又如何,反正也没定规矩。”于茂吼了一句,然后上前一拳击中了大汉的鼻子,大汉的鼻子居然直接喷出血来。

  同时,大汉也如同一座山般向后面倒去,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大汉的鼻子仍然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血,估计是鼻梁骨被打断了。

  只听大汉身后的那堆人中有人愤怒的喊了一声:“艹尼玛,狗崽子,你TMD耍阴的!”

  接着那一堆人就冲了上去,嚷嚷着报仇,场面很混乱。

  这时突然还有人大吼一声:“都别TM吵了,吵个P啊!”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脸色阴沉,而宽哥与此同时也走了出去,从口袋里面拿出一盒黄鹤楼,拿出一根递给男人,笑眯眯的说道:“全叔,你看……”

  那个被称作全叔的男人呵呵的笑了一声,但是样子比哭还难看,他接下烟,说:“今天算是我们栽了,我愿赌服输,告诉你们天奇哥,我以后不会再走近你们那条街一步。”

  “全叔啊,你也不能怪谁。今天这事算了结了,您在咱们这块儿也算是吐口唾沫是个钉的人,希望您也能遵守自己的承诺,天奇哥夹在中间,很难做的。”宽哥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