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停的骂着脏话,脑袋嗡嗡作响,我现在就想跟关峰拼命!

  关峰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他弯下腰,我永远忘不了他那种嘲讽和戏虐的表情,已经得意的笑容。

  我双脚乱蹬着,蹬中刚刚扒我裤子那几个小弟当中一个人的脸,那家伙直接被我踹的一屁股坐地上了。接着那几个人又开始了对我的新一轮拳打脚踢,我的裤子都还没来得及提上……

  我努力的想提上裤子,但是在他们的踢打下,我仅仅只把裤子提到了大腿处就没办法往上提了,我心里十分的无力。

  身上的一切疼痛都没有那么疼了,更疼的是我左胸里面一个叫心的东西,那份屈辱就像刀子一样重重刻在了我的心上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关峰的脸瞬间变了色。

  小道里面“呼啦”一下子涌进来十多个人,领头的,正是扬天。

  扬天手里还抄着一把凳子,他直接“哐”的一下朝着那几个正在打我的小弟扔了过去。

  那几个小弟连忙避闪,不过其中一个还是被砸了一下。

  于茂也来了,于茂从我身上跃了过去,落地的时候一拳打在一个小弟的脸上,这一拳的力度很大,那小弟当时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他抓住另一个小弟的衣领,把那小弟往下一拉,一膝盖顶了上去,当那小弟再直起腰来时鼻子下面都是血。于茂转身又是一个漂亮的侧踢,踢开了另一个走过来打算支援的小弟扬天把我扶了起来,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飞快的提起了自己的裤子。

  扬天看到我被打成这副模样,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起身朝着关峰那边冲了过去,上去一拳就撂倒了一个小弟,这就是兄弟,何时何地都比你更在乎你自己的安危。

  我摸了摸眼角,莫名的有点湿,我心里全是恨,我很想杀了关峰。

  我抬头朝着那边看去,关峰不知何时竟然消失了,我估计他是趁着这边乱的时候借着小弟的掩护从那边的围墙翻走了,真是不要脸!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心里那种屈辱,还没有消除……

  我身后的那帮人也涌了上去,八九个小弟,全部都被打倒了,同时还被狠狠的揍着。

  扬天走了回来,擦了擦头上的汗,问道:“小宇,用不用带你去诊所?”

  我按了按自己的肩膀,此刻我身上最疼的就是肩膀,刚刚被踢了无数次。

  其次就是手臂,手臂上那个烟头洞仍然隐隐作痛。

  我按了按自己的肩膀,说道:“没事,我回去擦点药酒就行了。我先回教室,找我们班主任请个假。”

  扬天恩了一声,我转身往前走去,没走几步却腿软了软差点摔一跤,扬天眼疾手快上来扶住了我,他扶着我回了教学楼。

  回到教学楼,我到了我们班主任的办公室了,还好我们班主任这节没课。

  我以头晕的借口开了一张请假条,我们班主任人比较随和,立马就给我开了。

  我拿着请假条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我第一件事就是到厕所里“哇啦哇啦”的吐了一通。脑袋总算是舒服了一点。

  我妈不在家,今天她上的是白班。不过这也好,免得又让她看到我被打伤了。

  我回到房间里,翻出药酒,脱掉身上已经被被挂出好几个口子的衣服,然后开始往自己身上抹药酒,很疼,但是我也只能忍。我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自己真的受了不少的伤,身上很多地方淤青,有些地方都肿起来了,也算是“遍体鳞伤”了。

  我简直就是世间的小强啊,我站在镜子前,这样子嘲弄自己我在我书桌的柜子里,翻到了那把弹簧刀。

  我拿着弹簧刀,对着镜子说道:“我要复仇!”

  这顿打,我肯定不会白挨的,一想到今天所受的那些屈辱,我的心中又被仇恨填满了。我拼命的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冲动。

  关峰,等着吧,很快就让你付出代价。

  我推出刀片,然后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下,突然想起《坏蛋》里面的那个场景……不过我可没那么狠心,在自己手上划那么长的口子。

  我只划了一个小口子,血慢慢的流了出来,我把手指放到嘴里,想尝尝血的味道。

  确实很腥啊……但是血的这种腥味,却让我有种兴奋的感觉。

  我感觉脑袋还是有点晕,在家里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上下的骨头都是酸的,仿佛快要散架了。

  我活动了一下四肢,总算是好了一点。

  我请了一上午的假,一直睡到中午的时候,才醒来。

  离开了家,我找了个小摊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往学校而去。

  我要去找关峰算账,我摸了摸口袋里面的那把弹簧刀,心里有底多了。

  我怕校门那边会有关峰他们的人在那晃悠,索性就从后门翻墙进学校。

  到了学校后墙那里的时候,我直接就从那里翻进去了,我们学校的墙并不高,很容易翻。

  从这里就可以直接跳到我们学校操场后面的小道上,我今天就是在这里受辱的。

  我心里又浮起恨来,我穿过操场,直接冲着食堂走去,这个时候关峰他们应该正好在食堂吃饭,只不过在食堂不好动手,我应该要把他引到别的地方去再动手。

  我走进食堂,食堂现在正是人流高峰期,人很多,因为刚刚下课不久。

  我在食堂里面转了一圈,都没能发现关峰,看来我是失算了,这货不是去学校外面玩去了就到外面吃饭去了。然而这时,我却发现了刘康刘康正坐在食堂里一个比较显眼的位子吃饭,身边还坐着好几个人。

  还好他没有看到我,令我奇怪的是,我却没有在食堂里面发现周胜跟曾海涛。

  这两个人这时候应该在食堂啊,平时他们为了抢菜,都是一放学就往食堂跑的。

  就在这时我看见了角落里面坐着一个人,那人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叫张志豪。张志豪平时经常跟着周胜玩,上次去食堂打伟哥的时候他还跟着呢。

  我走了过去,拍了拍张志豪的肩膀,问道:“周胜跟曾海涛呢?”

  张志豪正在埋头吃饭,听到我说话就抬头看了一下我,却像是看到鬼一样立马就往里面坐了一点,怯怯的喊了一声宇哥……”

  “嗯,你怎没跟着周胜?”我狐疑的问。

  张志豪低了低头,说道:“胜哥去网吧玩了……我“哦”了一声,张志豪忽然对我说道:宇哥,胜哥他们正找你了,关峰对咱们动手了。今天下午就把海涛哥给埋伏了,还派人守在咱们班的教室门口,说见到你手底下的人一次,就打一次……”

  我这才注意到他也是鼻青脸肿的,显然也被打过了,怪不得他孤身一人坐在这么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呢。

  我握了握拳头,MLGB,这个关峰的速度还真快。

  然而这时,张志豪突然指着我身后,大惊失色,说道:宇哥小心后面……”

  我赶紧回头一看,第一眼就看到了刘康的脸,还没反应过来呢一个饭盒就“哐”的一下砸在我脑袋上,还好饭盒是空的,不然我只怕又要淋一身油。

  “哟,宇信,你还敢来学校啊?今天上午没被峰哥收拾够?”他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

  “滚你MLGB的。”我直接站起来给了他脸上一拳,他被打的后退几步。

  我正想拿刀呢,心想这时候拿刀的话,给老师看到了那就麻烦了。

  还好他只带了三个人,我直接给那三个人面门上一人一拳,然后对张志豪喊了一声:“跑!”

  张志豪跟在我后门一路跑,我俩跑出了食堂然后一路跑到了教学楼门口,眼见关峰他们的人没追来,我们才停住脚步。

  我喘着气,摸了摸脑袋,头上还有点疼,那可是铁饭盒啊!

  我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扬天,电话通了,我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腾飞网吧呢。”他说道。

  这家伙几乎每天中午都要去网吧玩,而且次次都是那个腾飞网吧。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关峰已经对我动手了,我手下的人都被埋伏了。”

  扬天骂了一句艹,然后说道:“你到网吧来吧,我们商量一下怎么对付他。”

  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张志豪说道:“你先回教室吧,我得办点事去。”

  张志豪问道:宇哥,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

  我摇了摇头,说道:“你别跟着去了。”

  “我现在不敢回教室,关峰手底下有人守在楼道里呢……”张志豪说道。

  我这才想起来关峰这小子,妈的真阴,这种法子都想得出。

  酷匠Qu网正kU版Y首|发

  我无奈,只好对张志豪说:“那你跟着我一起吧。”

  于是我俩一起离开了学校,到了腾飞网吧,扬天坐在老位置上,依然在玩他的梦幻西游。

  他旁边位置刚好是空的,我直接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说道:“先把手头的游戏给停停啊!”

  他关掉了游戏,扭头对我说:“到底咋回事啊?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把张志豪拉了过来,指着张志豪对扬天说:“事情都是他跟我说的,你问问他吧。”

  扬天看了看张志豪,问道:“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张志豪看到了扬天,十分拘谨的样子,他咽了口唾沫,喊道:“扬天哥好!”

  扬天摆了摆手,问:“别客气了,说吧,怎么回事。”

  “今天上午的时候吧,第二节课下课做操的时候,海涛哥在操场上被人给拖到了操场后面的那条小道上,暴打了一顿。后来第三节课上课之前,关峰派人来我们班说以后会叫人守在我们班教室门口,见到宇哥手底下的人一次就打一次,打服了为止……有几个男生就被打了,一下课,关峰手下的那十多个人都守到教室门口……”张志豪怯怯的说道。

  扬天骂道:“妈的狗R的关峰,这么嚣张。”

  我说道:“是啊,现在我估计我们班的男生都被打软了。”

  扬天说道:“回头去学校了,我叫点人,跟你们教室前的那伙人干一场,妈的!关峰一回来就这么嚣张,看来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

  扬天显然也很恼火,他最近的情绪一直不怎么好,大概是因为老胡被打进医院的事。

  我跟张志豪各自开了一台机子,上起网来,我看我的《坏蛋》,而张志豪跟扬天一起玩梦幻西游。《坏蛋》看的我心里隐隐的激动。

  我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混的像谢文东那么牛逼,人人都惧怕。

  但仔细想一想,我这个想法未免太过不切实际了,我到目前为止也只是一个学校里的小混混,怎么可能成为谢文东那样的人呢……

  我们提前半个小时去了学校,准备叫人跟关峰手下那伙人好好干一架。

  扬天这段时间显然很谨慎,即便是他到网吧来上网,身边都是带了三四个人的,预防被偷袭。关峰那小子太阴了,哪怕是在校外,他都会想方设法的偷袭我们,趁我们落单的时候搞我们。

  我突然想起上次星期六的时候我们被关峰的人追打的那一次,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记得在那次被打之前,伟哥好像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问我我在哪这个细节后来被我给忽略了,看来伟哥现在已经彻底站到关峰那边了,怪不得这几天他总是神出鬼没的……我的心情很矛盾。

  伟哥既然是我们班的内奸,那么我就必须要对他动手了……又要打他一次。

  其实伟哥真是对我有恩的,我去搞他未免是恩将仇报,但是没办法,有时候去混……就必须要做一些自己心里不情愿做的事。

  我们到了学校,扬天如今叫人很容易了,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就纠集到了十多个人。

  我们一行人往教学楼那边走去,上了二楼,我果然看到有七八个人在我们班门口晃悠着,那帮人显然就是关峰的人了……我心里冒火,都欺负到家门口来了!

  我跟在扬天的后面朝着那帮人走了过去,那帮人很快看到了我们,都警惕起扬天对那帮人冷笑道:“你们的老大关峰还真是拽的不行啊……这是明目张胆的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你觉得我们会愿意吗?”

  那帮人领头的那个男生我觉得有些面熟,应该也是高一年级哪个班的老大吧。

  那个男生有些紧张,说道:“怎么,要干架?”

  “废你MB的话啊!”扬天直接冲上去跳起来一脚踢在他肚子上,那男的闷哼一声直接就倒地上了。

  我喊了一声上,我们这边的人都冲了上去,我看见那边的人已经开跑了。

  结果自然是不用多说,那帮人被我们打得抱头鼠窜,狼狈的跑回了班级。

  至于领头的那个男生则被我们狠狠的暴打了一顿,一顿暴风骤雨的踢打之后。我把他揪起来,一巴掌扇他脸上,说道:“别TMD以为关峰回来了你们就可以拽了!”

  他眼神惊恐的看着我,连连点头,说道:宇哥,我错了。”

  这家伙居然直接求饶了……连刘康一半硬都没有啊。

  “滚吧!”我松开他的衣领,他连忙往自己班的教室那边跑去,生怕我把他逮回来。

  关峰始终没有出现,我心里的那口恶气也没能出完。

  这场架是在走廊里打的,阵势比较大,有不少的学生都纷纷探出头来看热闹,几乎整个年级都看到了这一场架。

  我在我们班那一大帮子男生的簇拥下回了教室,这群人居然在那大声喊:宇哥威武!”

  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好丢人……

  这一架鼓舞了我们整个班的势力,我在班里的威信也更加高了。我也感觉我们班那帮男生现在更加服我了。

  只不过我并没有彻底出气,只有亲手收拾了关峰,才能完全出了我心里那口气……

  但这一下午,都没有见到关峰有什么动作。我内心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晚自习下课就去找了扬天。

  为了避免被偷袭,他让我一放学就去找他,我俩一起离开学校总是安全一些。

  同时还有那个于茂也跟我们一起走,于茂那副死人脸似乎一脸四季都不会变。

  但是每次有于茂在我身边时,我总是有种特别安全的感觉。

  他上次在小巷里面一挑三的身影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认为他是开外挂的存在。

  扬天跟我说他泰拳、散打都练过,难怪可以当红棍……

  我们三个人一起出了学校,同时身边还带着四五个走读的小弟,走了一段路之后,基本上就剩我们三个了,而于茂家住的远一些,在公交站台那里就跟我们分头走了。

  走到最后只剩下我跟扬天两个人,快到一个大马路红绿灯口的时候我们也得“分道扬镳”了。

  这个地方已经离学校比较远了,我俩聊着天,我突然想起今天早上我在学校被打的时候,扬天他们突然就冲进来了,他们是怎么知道我被拖到了小道上的?

  我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扬天说是五班一个男生看到我被拖进小巷然后告诉他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会突然带人过来。

  我居然还想过是提前离开的关妍去告诉他的呢,现在看来是多想了。

  到了大马路口,我们也就分开走了,这个地方已经离学校比较远了,算是很安全了。

  天都已经黑透了,走到我家小区门口的时候,一阵车灯突然打到了我脸上,晃得我几乎睁不开眼来。原来是一辆大众车开了过来,我一时忘了躲开,车差点撞到我。

  还好大众车即使刹车,从车上下来一个戴墨镜的光头男,他指着我骂道:“哪里的小兔崽子,走路不看……”

  他看到我时却愣了一下,我说了句对不起,然后绕过车就打算离开。

  那个光头男抓住我的胳膊,我吓了一跳,心想他不会是要骂我吧……

  他抓着我,问道:“你是宇信吗?”

  我“啊”了一声,然后问道:“是啊……叔,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光头男摘下墨镜,他的表情很激动的样子,他问:“你妈是不是叫高文芸?”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

  光头男呆住了,呆了几秒钟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来,对我说道:“帮我把这个给你妈,跟她说……”

  他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把信封塞进我手里,戴上墨镜钻进了车里。

  大众车再次发动,我仍然呆在原地,脑袋有点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