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哟,儿子又来帮忙了啊?谁听你们母子嘴硬啊!”

  舅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宇,大人的事你别管,先回房间去吧!”

  “你先回房间去吧!”我妈也对我说道,她显然是不愿意我接触大人之间为了利益而撕破脸的脏事。

  我只好回了房间,但我悄悄把门开了一条缝,如果他们敢做一些太过分的事的话,我绝对会冲出去。

  我看见舅舅起身,走到我妈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文芸啊,如果你真的拿到玉镯了的话,就不必跟我们隐瞒了。我们并不是要跟你抢这个玉镯,只是,你自己想想,这么多年来。妈都是咱们照顾的,你除了每个月给几百块钱的生活费外,还做了什么?平心而论,你那几百块钱又能做什么?”

  他提到照顾这件事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姥姥还在世时的一件事。

  那时我读初二,夏天,我跟我妈妈一起去姥姥家看姥姥。我姥姥身上的衣服全是一股奇怪的味道,我问道:“姥姥,你衣服上怎么有股怪味?你不换衣服吗?”

  我姥姥回答我:“啊?我没有衣服换了啊,我就这么一件短袖……”

  想着想着我就愤怒起来,这也叫做照顾吗?真亏他们说的出口!

  这时客厅里面又传来争吵声,我那泼妇舅妈再次开口了:“你没拿,你怎么可能没拿?没拿的话那玉镯会飞吗?”

  “我真的没有拿,清者自清,人在做天在看!我没拿为什么要承认?”我妈说道。

  舅妈显然是气急败坏了,她竟然动手推了一下老妈,说道:“你这种人应该被雷劈吧?你还敢说你没拿?你凭什么说你没拿?”

  我当时就火了,愣了一下,随即猛地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我站在我妈前面,用力的推了一下舅妈,指着门那边吼道:“你给我滚出去,快点!”

  也许会有人觉得我不懂礼貌或者没素质什么的,对长辈动手,但是回想起我姥姥去世后的一年,我们家受到舅妈家的骚扰,我顿时就感觉血往上涌,顾不得那么多了。

  她被推的失去了平衡,往后一倒,我舅舅连忙伸手扶住了她她才没摔倒。

  我舅妈当时就像被开水烫了一样,骂道:“看啊,看啊。儿子也像你一样缺德!还敢动手了?你们还敢动手了?”

  我直接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指着她说道:“赶紧滚出我家,快点!你们凭什么要那个玉镯?别说我妈没拿,就是拿了,你们凭什么要?你们说我妈拿了玉镯,有证据吗?啊?”

  舅妈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哎哟哎哟,果然是没爹教的孩子啊!一点礼貌都没有,敢这么跟长辈说话?还有理了?”

  她那句“没爹教的孩子”已经让我完全暴怒了,我一茶杯扔了出去茶杯扔到她的胸上,茶水溅了她一身,茶杯落到地上,“砰”的一声成了碎片。

  舅舅冲上来一巴掌扇到了我的脸上,我拿手挡了一下,把他的手挡开了。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文芸,你还是把玉镯交出来吧!我们今天就先走了,我们肯定还会来的。”舅舅拉着舅妈,狼狈的离开了我们家。

  我的心跳得飞快,胸口憋着一口气,仅仅出了一半而已。

  我回过头,对老妈说:“妈,您没事吧?”

  老妈摇摇头,坐到了沙发上,抚摸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老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再给这么气,得气出心脏病来。

  她喝下水,然后长出一口气,对我说道:“小宇,下次你不能再这么没礼貌了……他们再怎么不对,毕竟是你舅舅舅妈……”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妈,对待这种人你不能太善良。你没看见他们怎么过分的?”

  老妈说道:“下次这种事,你别管。妈能对付。”

  每次总是这样,老妈似乎特别不喜欢我管大人之间的事。

  最,新章…节'上v酷P●匠网+

  但是老妈性格太过老实,我总不能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欺负。

  我发现自从我在学校遇到关峰之后的那些事儿,我感觉自己的脾气也暴躁了许多。

  以前这么跟舅舅舅妈叫板,我是绝对不敢的……

  我没想到这些事竟然能改变我的性格,也许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骨子里面就有一些不安分的因素存在。第二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去上学,太阳果断当空照,花儿不停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们学校不算大,进了校门之后,走过一段大路,再经过一个花坛就能到教学楼了。

  经过花坛的时候,有几个人忽然从花坛里跳了出来,挡在我面前,个个手里都拿着凳子腿。

  我当时顿感不妙,拔腿就想跑,但他们反应的比我快,领头的一个人窜上来就是一棍子打我脑袋上。我感觉脑袋晕晕的,被他们几个揪住衣领,往操场上面拖。

  我不停的挣扎着,结果又是一棍子打在我脑袋上,我顺势抓住他的凳子腿猛的一扯,那人被我扯的一个趔趄。结果这时我背上又挨了一下,没办法,他们人多,而且还有家伙。路上倒是有一些学生看见了,不过都没敢说话,就像没看见一样。

  他们把我拖过操场,到了操场后面的那条小道上,这条小道似乎还有一个用处:打人胜地。

  小道上面还有七八个人,为首的一个正是关峰,他旁边还站着一个戴帽子的人,一张脸冷冷的,像是谁欠了她一笔巨款一样,正是关峰的妹妹关研。

  靠……今天算是完了。

  我心想,关家兄妹居然都在,这下我可真是惨了。他们兄妹一个被我打过,一个被我碰过胸,不知道会怎么对待我……尤其是那个关研,希望我今天不要被阉了……

  我想起我上次买的那把弹簧刀,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却是空空如也,我竟然把那把刀忘在家里了……我真的后悔没听扬天的话,多叫几个人跟我走,我以为早上是最安全的时候。

  关峰直接走了过来,一脚踹在我胸口,我感觉胸口一阵疼痛,这时那几个抓我来的人也松开了我,我直接摔到了地上。

  关峰叼着烟,走了过来,一巴掌扇在我脸上,说道:“你不是很牛逼吗?怎么不继续牛逼了?”我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滚你吗逼的!”

  如果是以前的话,这种情况下我是绝对没有这种胆子的,也许是这段时间我的血性真的被激起来了吧,而且现在,我对眼前这个“高一扛把子”也没有特别大的惧意。

  到了这个地步,我的内心也平静下来,也就一条命,要不他今天把我打死在这里!要不,就等着我继续逆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