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摆了摆手,突然想起他的小商店离这不远,我便跑到他前面,问道:“我可以去你那商店躲躲不?现在有人在追我……”

  我估计我这体力坚持不了多久了,已经有些跑不动了。

  他扔掉西瓜皮,说道:“靠,你小子好缺德啊!你离我店远点啊……别回头把我店给砸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只能继续跑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说道:“算了算了,看你这JB样也知道你今天肯定惨了。”他站起身来,说道:“我给你找个地方躲躲吧。”

  他抬脚就跑,我跟在他后面一起跑,我们一直顺着公园出后门左边那条街跑,我扭头看了看,发现那群小混混也跑出了公园,正往这边跑来。

  我们跑到了街口,他对路边那个卖羊肉串的小贩喊道:“怎么又跑这来卖羊肉串了?不去公园门口?”

  那是个新疆人,戴着白色的帽子,但是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是啊,那边总是有城管来,所以我就到这里来卖了。”

  那个小商店老板对我说道:“你赶紧的躲他摊子后面去!”

  我立马就跑了过去,躲到了他的摊子后面,还蹲下了身子,怕那群小混混们看到我。

  小商店老板则走过来跟新疆小贩聊了几句。

  过了不到半分钟那帮小混混就追了过来,我赶紧躲,可惜羊肉串炉子太小,还是没能挡住我,那几个小混混环视了一圈之后还是看到了我。我当时就觉得悲剧了……

  关峰首先走了过来,接着他身后一个地痞模样的人也走了过来,那人剪个子弹头,T恤上面有个大大的骷髅,裤子还是破洞的,嘴里叼着烟,很吊的模样。

  新疆小贩跟商店老板仍然一脸轻松的聊着天,直接无视了那两人。

  关峰冷笑着说:“呵呵,宇信,今天你死定了!”

  新疆小贩停下了说话,看了看那四个混混,用带着新疆口音的蹩脚中文问道:“你们干什么?”我有些奇怪,这个小贩只见跟商店老板说话的时候还用着流利的中文,现在怎么又用上了新疆口音?

  那个地痞模样的人走了上来,他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我估计他肯定不是学生,是社会上的混混,没想到关峰居然能叫来社会上的混混……

  看):正_Z版章x节上w酷匠网

  那个地痞指着新疆小贩很牛逼的说道:“卖羊肉串的,我警告你,我老大是这条街的扛把子!识相点就赶紧让开,否则我叫人来把你炉子扔河里去!”

  我心里有点愧疚,没想到我的事情居然还连累了这个无辜的小贩。

  新疆小贩却一下子凶狠起来,说道:“什么?你说什么?找事?”

  说完他直接从炉子底下“哐”的一声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来,指着那几个小混混说道:“干什么?干什么!欺负我?”

  领头地痞的脸立马就变了,他说道:“别激动,这不关你的事……”

  新疆小贩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大声的嚷道:“买东西不给钱?欺负我?”

  领头地痞也立马换了一副凶狠的脸,举起铁棍说:“别JB的装逼!你以为你会玩刀老子不会?”

  然而就在这时,马路对面却跑过来三四个新疆人,个个手里都拿着刀,嚷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冲着几个混混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领头地痞这下子慌了,喊道:“妈呀,新疆疯子!赶紧跑!”

  那几个混混撒腿就跑了,关峰不甘的看了我一眼,但也只好跑。

  那几个新疆人没有再追过去,等他们跑远了之后,那几个新疆人冲这边叽里呱啦了一通,然后这个新疆小贩也叽里呱啦了一通,我估计他们是在对话,最后那几个新疆人就拿着刀走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哥啊……我当时就震惊了,尼玛敢在街上拿着刀,碉堡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旁边的小商店老板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了,一边笑还一边说:“那家伙太SB了敢跟新疆人来这套,简直就是找死……”

  小贩继续烤羊肉串,淡定的说道:“看来我明天又得换个地方烤羊肉串了。”

  为了感激这个新疆小贩替我挡了一架,我在他这里买了五串羊肉串,花了我十块钱。

  为了感谢那个小商店老板帮了我,我果断把五串羊肉串都给他吃了……

  他无比满足的吃着香喷喷的羊肉串,然后对我说道:“对了小男生,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说道:“宇信,你呢?”

  小商店老板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我叫岳天奇,你可以叫我奇奇。”

  我说道:“我还是叫你奇哥吧……叫奇奇会不会有人以为我们搞基……”

  他说了声随便,然后突然问我:“小宇啊,我这次帮你了一个不小的忙,你就这么用羊肉串打发我了?”

  我问道:“那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他想了想,然后严肃的说道:“我觉得吧……这你必须要好好报答我……比如说,再请我吃五串羊肉串。”

  我有些无语,摸了摸口袋,身上已经没钱了,我只好说道:“我身上已经没钱了,下次请你吧。”

  小商店老板叹了口气,说道:“那就只好下次小宇,你说话可要算话啊。”

  新疆小贩啧啧了两声,然后说道:“小男生,别理他,他就是一江湖骗子,专门出来骗吃骗喝的。”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称呼,问道:“你叫我什么?”小宇啊,哦,你别介意。我这人喜欢给别人取外号,比如说我就经常叫这个卖羊肉串的叫大白羊。我觉得小宇这名字挺文艺的啊。很符合你秀气的外表。”奇哥说道。

  我只好说:“好吧,你是文艺青年。”

  这时我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我妈给我发短信催我回家吃晚饭。

  我对他们说道:“两位大哥,我先回家去了,我妈叫我回家吃饭。”

  他俩点了点头,然后我就扭头走了,走出一段路之后听见奇哥在后面喊:“喂,小宇,下次打群架记得叫我啊,我最喜欢看人被打了!”

  回到家里,我给老胡跟扬天各发了一条短信,问他们安全没有。

  扬天很快就回我了:已经安全,我现在都到家了。

  不过老胡一直都没回我,我发短信问扬天有没有收到老胡的报平安短信,他说没有。

  我有些担心老胡,不过我还是不停的安慰自己,也许他只是手机没电、或者没看到我跟扬天的短信。

  吃过晚饭,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扬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还没有接到老胡的报平安短信,给他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后来打过去听到的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也比较担心老胡了,但是此刻扬天的心情肯定比我焦急万倍。

  不过着急也没用啊,我怀疑老胡悲剧了。

  事实证明我没猜错,星期天下午的时候,扬天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他终于联系到了老胡,坏消息是,老胡被打的住院了。

  他把老胡所在医院和病房都告诉了我,我匆匆忙忙的就出了门,然后狂奔到了那个医院。

  我跟扬天约在医院门口见面,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他,他朝我招手。

  他也是一头汗,估计也是赶的十分匆忙,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咱们先进去吧,问老胡。”他说道。

  我们进了医院,老胡的病房在五楼,我们找到了老胡的病房,推门进去。

  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正端着一碗汤在喂老胡喝,便喂还边说着什么。而老胡头上缠着纱布,样子十分虚弱,脸都是肿的。

  扬天轻声告诉我:“这是老胡的妈妈,我今天早上往老胡家里打电话,就是她接的,也是她把医院地址什么的告诉我的。”

  我点了点头,我俩一起走过去,一齐喊了一声:“阿姨好!”

  老胡妈妈“嗯”了一声,说道:“你们是胡超的同学吧?”

  我们都点头,我现在才知道老胡真名叫胡超,以前一直都是听别人“胡哥”、“老胡”的叫。

  扬天走上前去,对老胡妈妈说道:“阿姨,您照顾了胡超一晚上,累了吧?不如让我来喂他吧。”

  老胡妈妈把汤递给了扬天,说道:“真是麻烦你了。”

  扬天接过汤,笑了笑,说:“没关系,我跟他关系好。”

  老胡妈妈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腰,对老胡说道:“你瞧瞧人家多懂事,多有礼貌。不像你,整天在学校里不学习,就知道打架、闯祸,唉,真是造孽啊……”

  不过我很快就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大概是想到了我妈吧。

  扬天开始一勺一勺的喂老胡喝汤,一碗汤喂完之后,老胡对他妈妈说道:“妈,我想起之前医生说找你有事,你去问问医生有什么事吧。”

  老胡他妈妈点了点头,说道:“我去找一下医生,问问他你现在应该吃些什么东西头上的伤能快点好,你跟同学聊一下天吧。”

  然后老胡他妈就走出了病房,病房里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扬天皱着眉头问道:“老胡,那天我们分头跑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儿啊?那帮孙子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