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忙躲开了,这被划出一个口子来那可是真疼啊。

  他一转刀片,刀片顺势就在我手臂上划出一道长口子来,当时并不感觉很疼,只是有点麻。

  看着他手里的刀片,我的木棍就要发挥优势了。

  我把木棍尖的那一头对准他的肚子就捅了上去,他拿手握住我的木棍,但我的木棍还是捅到了他肚子,他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来。

  这就是打架宗旨:哪里弱往哪打,哪里打的疼往哪里招呼。而且下最大力气,打不死他也要疼死他。必要的时候踹档也在考虑之中。

  其实他的力气不小,是完全可以握住我这一棍之后推开的,但是我发现一个问题。

  他用右手拿的刀片,而是用左手握住的棍子,他左手的力气好像挺弱的,我能感觉到。

  我想起那天打他时,他是被侧身绑住的,左手在外面,于是我们踢打他时他的左手好像挨了不少攻击,我估计他的左手肯定受了伤什么的。

  我决定测试一下。

  我收回棍子,然后直接往他的左边身子打去,他下意识的拿左手挡了一下,然后表情一变又迅速的把手放了下来,而我也感觉到了,他这只手的力气果然很小!

  我当即对着他的左手就是几棍,他果然露出很痛苦的神色,但他很快冲了上来用刀片想划我,我闪了一下,他却低下头直接一刀划破了我的大腿。

  妈的,只有一只手有力气他都能这么轻松的控制刀片,碉堡了。

  我往前迈了一步把他踹开,看了看自己的大腿,果然被拉了一道大长口子。

  此刻我的胳膊已经开始疼痛了,那道口子发挥了作用,火辣辣的痛。血也不停的往外流,整个袖子都被染红了。

  我心里冒火,顾不得手上和腿上的疼痛就冲上去一棍子“扑通”一下打在他肩膀上,我好像感觉到棍子弯了一下,似乎是……折了。

  他疼的蹲下身子,我上次哐哐就给他头上两脚,然后我就拿着棍子……撤。

  我在人群中搜索到了扬天的身影,他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了一块碎玻璃渣,挺锋利的,他挥舞着,像个疯子一样,其余人都不太敢近身。

  我退到了他后面,然后看了看我的木棍,果然折了,我把木棍给扔了,都断了也就没什么好要的了。

  我拍拍扬天的肩问:“玻璃片哪里捡的?”

  “地上。”他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我问道:“在哪个地方啊?就一块?”

  扬天说道:“我刚刚在那边的草丛里捡到的,不过就这一块又长有锋利的,其余的都挺短或者不尖。”

  我看了看空地旁边的草丛,没想到那里面都能有武器。

  我一时不敢往前面去了,前面此刻正打得火热,就像战场,尼玛还有碎砖头渣乱飞。

  我看见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一个大汉,拿着一块砖头见人就拍,那阵势……

  我的腿也开始火辣辣的疼,裤子衣服上都有了一大块血渍,并且此刻伤口还在流血。

  我在想我一会儿回家怎么跟老妈说。

  我的身上到处都在疼,那些挨得拳脚、刀伤疼得我呲牙咧嘴,我也没什么力气再往前面冲了。

  此刻都是一团大乱斗,我分不清到底哪边占了上风。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警笛声:滴咚滴咚……我们看见不远处公园的大路上开过来一辆警车,天已经黑了,那红蓝二色闪烁着的车灯格外显眼。

  “草,警X来了,都分头跑!”一旁有人喊。

  然后两百多个人(除了已经被打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都开始分头跑,我也一样。

  但是我没啥力气了,跑的有点慢,扬天这人比较讲义气,看见我跑不动了上来拽着我就跑。

  我们一直跑出了公园,才缓过劲来,此刻那一大帮子人全部跑散了,早已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而我与扬天也与组织分散了,我们两蹲在路边,像两只迷茫的小羔羊。

  他看了看我的腿和手上的伤,问道:“还有人动刀子?”

  “恩,刘康拿了一刀片来。艹,真心疼。”我说道。

  此刻我心里的怒气仍然未消,以前我在扬天面前说话还是有些拘谨的,不过在愤怒的情况下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还好我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没流血了。

  “伤口深不深?”他问。

  我看了看,不算很深,但也不浅。

  他说道:“你等下回家,赶紧的去医院打个破伤风针,不然等下如果破伤风的话就麻烦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很犯难,我一会儿该怎么跟老妈说呢。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蹲到我面前,笑着问:“小兄弟,身手不错啊。”

  我一看,这不是小商店的那个老板吗,他怎么在这呢。

  我问:“你怎么在这啊?”

  小商店老板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说道:“准你们玩热血高校就不准我围观?”

  我叹了口气,也不说话了。

  这时扬天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机,然后露出震惊的神色。

  他扭头语气中带着惊慌的对我说道:“宇信,不好了,阳哥被警X抓走了!”

  我一时也十分吃惊,问道:“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兄弟看到了,说阳哥被抓走了。我还不知道老胡和于茂现在怎么样!”他说完赶紧就继续低头摆弄手机了,应该是想给那两人打电话。

  小商店老板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来,看了看,然后叹了口气说:“咋没烟了。”

  “你有烟没?”他问我。

  我一直都知道我们学校的这帮混子们喜欢抽烟,所以尽管我不抽这玩意儿,我今天下午来的时候还是买了一盒白沙烟。

  我对这个小商店老板的印象不知道为什么,十分的好,主要是我觉得他不像坏人。

  看正e版}"章节上,酷匠网3J

  我从口袋里拿出来,然后给了一根给他,他叼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然后拍拍我的肩对我说道:“谢了啊,祝你们的老大好运。”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拖着拖鞋一摇一晃的往小商店那边走去了。

  我很郁闷,索性也叼上一根烟,突然想起我没打火机。

  扬天不停的打着电话,但似乎那边没有人接,他的神色也变得焦急起来。

  我安慰他:“别着急,没准只是那边太吵了,他们没听到呢。”

  扬天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说道:“阳哥被抓走了,这两个家伙可别也栽了啊!”

  他打了一会儿之后,电话终于通了,他张口第一句就问道:“你们两王八蛋在哪呢?”

  电话里似乎传来了老胡的声音,但说的什么我没听清。

  杨天报了我们目前在的地方,然后嗯嗯啊啊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大概过了快二十分钟的样子,远处走来了两个人,正是老胡跟于茂。

  没想到他们居然从公园后面绕出来的,扬天一上去就给了老胡一个热烈拥抱。

  扬天很瘦老胡挺胖,两人抱在一起有种怪怪的感觉。

  老胡推开扬天,骂道;“你TMD搞基啊!肉麻!”

  扬天猥琐的笑了两声,然后说道:“我TMD还以为你们死在你们了呢!”

  于茂说道:“我们从公园后墙翻出来的,那墙有点高,胡胖子上不去,他就爬上树然后跳出来的,下来的时候还摔了一跤半天没站起来,所以我们来得晚了一些。”

  扬天鄙视的看了老胡一样,说道:“我说胖子,你也该减肥了!连个墙都上不去。”

  老胡悻悻的说道:“谁说我这身材没好处啊,回头干架干不赢我一屁股坐死他!”

  我果断的喊道:“胖哥威武!”

  扬天叹了口气,然后情绪低落了下来:“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老胡问道。

  “阳哥被警X抓走了。”扬天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老胡直接“啊”的叫出声来,而那个情绪变化一向不明显的于茂也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老胡脸色凝重的说道:“这个节骨眼阳哥居然进去了,这下子不好办了啊。”

  “也不一定,我估计警X到的时候,人都跑了一大半了,说不定就拘留个几天就出来了。”扬天说道。

  于茂来了一句:“但是这事警X一定会通报学校的,这种性质的群架,到时候学校十有八九会直接开除了阳哥。”

  从他们的语气和表情我可以看出来,这件事情绝对很麻烦。

  而我自己也明白,这场群架并没有分出胜负,说不定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已经明着与关峰开战了,而在这时阳哥进去了,这也就是说高一年级阳哥的势力将进入一个群龙无首的情势。

  扬天说道:“也没办法,明天我就联系一下阳哥原来的手下们吧,这个消息不知道他们知道没有。关峰经过这一战肯定元气大伤,一时也没有时间来搞我们。”

  我本来不想回家的,但是我知道我不回家我妈肯定会非常的担心我,但我这个样子回家她肯定会更担心我……我十分的纠结。

  最后我只能硬着头皮回家,我看了看身上的长口子,想我或许真的要去医院打个针了。如果真的破伤风的话,那么都会有生命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