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茂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俩,骂道:“白痴。”

  他依然是一脸的冷漠,只有跟阳哥老胡扬天说话的时候才会正常一点。

  对我他更是一脸的冷,完全没给我好脸色。

  这样的人我还真没见过。

  第二天早自习的时候,我闲着无聊,就把老胡让我转交的那份情书给我拿了出来。

  我想打开看看,但又觉得这么做不道德。

  这时我抬头看了看那个卢乐,此刻她正默默看着书,很温顺的样子。

  最终我还是耐不住我的好奇心,虽然觉得这样很可耻,但我还是把情书打开看了。

  上面写的内容灰常的文艺,不过我却看着想笑:爱一个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以前我一直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但当我看到你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感觉。你,是我青春的悸动……”

  文中不乏各种优美的语句,不过我估计他是在网上抄的。

  看完的时候,刚好下早自习,我把情书重新装好,然后朝着卢乐的位子走去。

  我敲了敲她的桌子,她抬头看了看我,卢乐的眼睛很大,很清澈。

  我把信放到她的桌子上,然后说道:“有人托我给你的一封信,你打开看看。”

  “什么信?”她轻声问。

  “我也不清楚,没准是有啥要紧事要跟你说呢,你打开看就知道了。”我说道,其实我很想笑。然后我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一个上午都没事,只是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我发现我自己在班里的位置,忽然就高了许多。居然又有一些人喊我喊宇哥”,自从我被关峰打了之后,在班里就没什么人敢理我了,但现在以前跟我玩得好的那群人又回来了,而且个个都要跟我称兄到弟。

  我在食堂打伟哥那事,也在班里传开了,班里的一些男生都说他很怂。我估计是有人把他逃跑那一段添油加醋的说了出去,把他说的很猥琐的那种。

  还有就是他当时丢下“兄弟”跑了,因此在班上很多人纷纷说他不讲义气,再加上现在我在一年级也有了一点名气,因此以前跟他近的那些男生都来跟我套近乎了,他反而有些孤独这些人,果然还是靠不住啊。

  我很想找伟哥解释一下,但我又该怎么解释呢。

  不管怎么说也是我主动打了他,而且我还要取代他当班级老大。

  没办法解释索性就不解释。时间一晃就到了周末了,周末下午六点的时候,我们就提前到了公园,不过并不是全部到,全部到约好的是七点。我们这些都是类似于班级老大之类的先去,原来在不知不觉间我也被阳哥视作了班级老大,不过他本来就希望我做这个老大,也是他安排的。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阳哥在高一的势力还是挺大的,高一有一半的班级老大实际上都是偷偷跟他混的,不过表面上的尊敬关峰而已。

  我们在一家小饭店开了一个包厢,然后一起吃了一顿饭。无非就是商量一下等下的群架什么的。像我们这些高中生的群架往往不需要策划什么,通常都是直接上去打就行了。

  这顿饭的主要目的是阳哥请我们吃饭,说一些比较热血的话,最主要是意思还是聚拢人心。

  我们还喝了酒,这顿饭吃到七点我们才到公园。

  公园门口已经聚了一堆人了,都是我们学校的,为了防止晚上黑漆漆的打错人,大部分人都按预先说好了的穿上了白色的衣服。

  我估计这堆人起码有八九十个,没想到已经来的这么多了。

  这堆人手上都是空空如也,他们应该都把家伙给藏了起来,不然拿着家伙的话被人看到肯定是会被怀疑是打群架的,到时候引来警X就不好了。

  我也不知道该干啥,就站在这帮人的前面、阳哥的后面,然后就那么站着。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拨人,人更多了。

  大概七点半的时候,阳哥喊了一声“走”,然后我们就一起进了公园。

  周围不少人都用惊讶的眼神打量着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隐隐觉得自己的血有点沸腾了。

  这算是我从小到大干过最疯狂的一件事,跟着一百多个人去打群架。

  我突然想起这个时候应该是我们学校的晚自习时间啊,我们学校星期天晚上就要上晚自习了。这么多人,我估计整个高一的教室都应该空了一半了吧。

  这么多人同时旷晚自习,还真是稀奇啊,不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学期也难得发生几回,因为这样大的群架一个学期都是很少很少有的。

  我们走到了约定好的地点——公园后面的那一大块空地上。

  我走在扬天的旁边,扬天抓住我的肩膀,问道:“紧张不?”

  他声音居然有点哆嗦。

  “紧张。”我说道。

  “妈的,我进高中以来还没打过这么大阵势的群架,我现在……有点害怕。”他说道。

  旁边的老胡居然没有嘲笑他,因为老胡现在显然也紧张了。

  “我也是。”我咽了唾沫,说道。

  我们一群在在空地上站定,然后许多人纷纷抽出了手里的家伙。

  公园里这时候还有些散步的老大爷老奶奶啥的,不过他们都绕走了。

  就在这时,对面迎面走来了一大群黑压压的人,他们没有统一衣服,肯定是关峰带来的人了。

  领头的两个人,一个是关峰,一个是晟伟。

  看:正f版ul章节Mq上q#酷:匠h+网~

  我暗暗的抽出了裤子里藏着的木棍,硬邦邦的,很长,一头还尖尖的。

  这是我削了好久才削尖的木棍,等下如果打不赢的话我就戳他,专门戳他肚子。

  当然尖的那一头我是露在裤子外面的,我没那么傻。

  回头没戳到别人反而把自己戳成了东方不败,那就惨了。

  我都已经想好了,等下我就专门冲着关峰打,我还是忘不了那天的屈辱。

  今天我就要雪耻了!

  这时两边人都停了下来,忽然隔开了一段距离。

  这似乎是群架前的惯例,都要互相停下来,然后要等两边的老大互相挑衅一下,壮壮气势,才可以开打。

  然后阳哥走到了前面,对着对面喊道:“关峰,这个场景你我都应该熟悉吧。半年前,我输给了你,今天,我要让你跪地喊爷爷!”

  对面的关峰冷笑道:“是吗?半年前我能搞赢你,今天也一样!”

  “滚你MB,要不半年前你使诈的话,你能赢?”阳哥骂道。

  然后他们彼此又挑衅了几句,反正就互相贬低对方、丑化对方。

  话说完了之后,阳哥扔掉手里的烟头,大喊了一声“开打,弟兄们搞死他们。”

  然后群架就开始了,所有人都拿着家伙冲了上去。

  那一刻我真的是十分热血啊。

  但是黑不溜秋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撞了我一下,我直接就摔地上了,然后还有两个不长眼的自己人不小心在我身上踩了几下,妈的我心里那个窝火啊。

  我从地上爬起来,心里也火了,要的就是这种怒火。

  我拿着木棍冲了上去,恰好一个对面的人迎上来了,我一棍子就打在了他的脑袋上,嘴里还狠狠的骂了一句:“让你踩我!”

  那个人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我从他身上踩了过去,然后见到一个对面的人就用力的拿木棍打他,当然我身上也挨了很多下。

  我就拿着木棍一路狂甩,打倒了几个人,不过打到后来我就没什么力气了,于是就闪到一边去休息。没想到我刚刚喘口气就有人冲上来一脚踹到了我的身上,把我踹的摔了个狗吃屎。

  我当时就怒了,拿着木棍起来,那个踹我的人,居然是晟伟。晟伟里拿着一根很粗的铁棍,我估计那棍子如果给我头上来几下的话,我下辈子就要口齿不清、留着哈喇子的度过了。

  我紧紧的握着木棍,怒视着他,晟伟冷笑一声,然后一棍子打了上来。

  铁棍带着风往我肩膀上袭来,我用手挡了一下,当时觉得手臂一下子全麻了。

  感觉手都快断了,这棍子还真是给力啊。

  我拿着木棍把他的棍子打开,然后后退几步打算跑,我确实打不过他,与其跟他硬拼还不如快点撤到人群后面,没想到我刚跑了没几步前面就闪出了一个人跳起来一脚踹我肚子上。

  这人是刘康,刘康头上还包着纱布,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又能活动了,那天被我们打成那样。

  晟伟喊了声:“交给你了!”然后就拿着铁棍继续去“奋战”了。

  刘康手上竟然拿着一把长刀片,当然跟我的弹簧刀是不能比的。这种刀片除非割到动脉,否则根本弄不死人,但是割到身上非常的疼,还能流很多血。

  而且拿到手里明晃晃的,倒也给人一种威胁感。

  他并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废话,上来就用直接拿刀片往我胸口招呼,是划不是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